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死人肉
    老宛他们已经进去很长时间了。剩下的我们几个人呆呆的坐在大厅里头不免有一些无聊。

    在等待的这一段时间里,子梦和胡依依聊着一些我们听不懂的事情。窗户外面的雨依旧在不停的下着,这雨怎么还不停呢?不知道为什么这雨给我一种压抑的感觉。难道仅仅是因为在山里头的缘故吗?

    过了这么长时间,老宛终于是出来了。不过族长和其他几个人还在屋子里。但是老宛出来以后面色就变得有些难看。他的目光还变得有些呆滞,时不时的还偷瞄子梦一眼。我不知道他们几个人注意到了没有,但是老宛的这个反常举动却是被我看了个正着。在大厅里我没有办法询问。只好等到回去了的时候再问问他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

    在大厅里头我们呆了一小会儿就告别子梦离开了。

    在回去的路上我迫不及待的问他,在祠堂中的那个小屋子里头究竟发生什么事情了。可是老宛依旧脸色惨白。我问他他也不说,我只能就这样怀揣着疑问了。

    “晚上咱们回去整点肉吃呗?一会咱两个再去买点。”胡依依不合时宜的向我说道。

    因为老宛听到肉这个字儿的时候竟然忍不住干呕起来。

    “我靠,你这是怎么了?”赵愿看见老宛干呕的时候大声说道。

    别说赵愿,就连我和胡依依都被老宛吓了一跳。

    “你丫的到底怎么了?你能不能说说。”我实在是有些忍受不了了。老宛这家伙,还真能憋。之前他自己要冥婚的时候他憋着,现在在祠堂里头发生什么了也憋着。这家伙不硬逼着他的话估计他能一直憋下去,也不怕自己给憋死了。

    老宛没有回应我们,只见他自己的伞都落到一旁了。他身上被雨水打了个遍。他伏在一块大石头上拼命的喘气。加上他本来就胖,这样的场景竟然让他有点变得有些滑稽起来。可是我们都笑不出来。老宛在祠堂之中一定是遇到什么事情了,不然他不会这样的。

    “肉。”老宛刚说完这样一句话的时候就呕吐了出来。这一次他在那块大石头上吐了个痛快。早上吃的饭全被他给吐了出来。

    “你快说,急死我们了都。”赵愿捡起了老宛丢下的那把雨伞给老宛打在头上以后说道。

    “他们,吃肉。呕!”老宛明明已经没有可以吐的东西了但他还是在干呕。

    只不过老宛说他们吃肉是什么意思?

    胡依依拉了拉我。我当下就明白了她的意思。这里毕竟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经快回去的好。

    我们拉起老宛,急促的向住宿的地方走去。老宛在路上的感觉很不好。

    当我们踏入家门的时候,老宛已经克制不住的吐了好多次了。

    “他们在吃肉,吃死人肉。”老宛给我们说起了他在祠堂中看到的诡异景象。

    “啥玩意儿?吃死人肉?”赵愿说。

    老宛点了点头。

    “吃谁的肉啊?这么可怕?”赵愿又接着说道。

    “子梦的肉。”老宛面露痛苦的说。

    “子梦?子梦和我们一直在一块呢。什么意思啊?你说明白。”我皱着眉头说。

    “是梓梦。”老宛强调了那个梓字儿。

    这一下我们不能放松了。

    “梓梦?那不是你的冥婚对象吗?”胡依依也说。

    “对啊,他们,他们一块进了那个屋子里头吃梓梦的尸体。里面还,里面还放了好多的冰块。”老宛不是很流畅的说完了这几句话。

    听到这里的时候我才知道了为什么老宛要出来一直盯着子梦看了。

    “我,我也吃了。”老宛低着头,痛苦的说。

    “啥?你丫的变态吧?吃死人肉干什么?”赵愿听到这里后惊讶的说道。

    “他们逼我吃的,你以为我想啊?到现在我嘴里头都是那骨子死人味。呕。”老宛也被激怒了,但他说完以后还是忍不住干呕了起来。

    “这,这会不会是你们族内特有的文化?我听说在非洲的一些部落里头……”我还没说完就被胡依依打断了。

    “那这里是非洲吗?这里用和死人结婚吗?”胡依依说着。

    我顿时无语了,的确按照胡依依这样说的话还真的是这么个道理。

    如果这样说的话我不禁感觉到一阵寒意。不论在哪里,人吃人都是不会被道德接受的。像这样光明正大的吃死人肉行为真的让我有点不知所措。这到底是什么跟什么呀?

    “你还记得我昨天和你说的话吗?我感觉这里让我很不舒服。”胡依依说。

    我记得倒是记得,但是这样的情况我实在是有些接受不了啊,这他大爷的吃死人啊?

    “要不咱们回去吧?这里太恐怖了吧?”赵愿打起了退堂鼓。

    “等等,先别急,老宛你给家里人打个电话问问,问问这种情况是不是你们这里的习俗?”我说。

    老宛此刻已经不能听到肉这个字了,为了他胡依依今天算是吃不上肉了。

    老宛听到了我的建议,就拿着手机出去给家里人打电话去了。

    我们三个只好呆呆的坐着。等老宛打完电话以后再做决定,这还没结冥婚呢就出了吃死人肉的变态事件了,那真结了冥婚还不得吃活人肉啊?我也有些忍不住想逃跑了。

    过了一会以后老宛才回来。他挂掉了手机,泪眼婆娑的对我们说。

    “我问了,这个好像真的是这里的一个习俗。”老宛说。

    “那你哭啥?”赵愿说。

    “我,我,我毕竟也吃了啊,你说不会把我抓起来吧?”老宛此刻竟然发出了一种唔咽声。

    “你丫的一个大老爷们,别哭了。”胡依依忍不住训斥着老宛。

    老宛强忍着泪水,不让泪水掉下来。我这样看下去也不是滋味。

    “行了,老宛。毕竟这是习俗,好吧?不会抓你的。”

    我们几个人在这里听老宛继续说。

    这里的人认为吃死人肉能代替死者把他未走完的阳间路走下去。或许换个更委婉点的说法就是,吃死人肉可以延年益寿。

    听到老宛讲这个的时候我就不免想要吐槽了。啥东西?吃死人肉可以延年益寿?当年蒙古军吃的可不少,还不是都死了?

    正在我吐槽的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出现了。

    铛铛铛

    又是那个剁肉的声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