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一章 老四
    面对这样突如其来的剁肉声我们不禁感受到一阵恶寒。如果老宛不说他吃死人肉还好,他这样一说我们都有些觉得这个叫老四的人剁的是不是死人肉了。

    当人在这样的情况下总会莫名的产生一种愤怒的情绪。这是人体的自我保护功能在起作用。虽说这是老宛他们的习俗,但是我还是有些接受不了。

    而这期中自我保护功能反响最大的人就是赵愿了。

    “这家伙剁什么剁,我把他给剁了去。”赵愿在这里自言自语似得说了几句,就冲出屋子外头了。

    也不管自己是不是在淋雨了。我看见他站在院子里大声的喊了出来。

    “老家伙,你他大爷的别剁了,剁个屁啊,吵死了!”

    赵愿喊完之后大口的呼吸着,一副小沈阳小品中那个耿直保安的表现,这孩子明显是气坏了。

    但是他的这一嗓子还真的管用,经过他喊以后那个声音明显的停顿了。

    不是说这个人是个神经病吗?难道他还会搭理赵愿的喊叫?神经病我也见过,他们是坚持自己内心想法的一群偏执狂,想要改变他们的做法必须得付出极大的努力才行。也有人说,神经病的世界才是真实的世界,我们这些正常人才是神经病。

    当然我对这个说法是不屑一顾的,说这个说法的人你过来!咳咳。

    我实在是不放心赵愿继续在雨地里淋着了,于是我就把他拉了回来。

    “愿儿啊。你别急,咱们去看看这个人不就行了?老宛的这个事情也就是个习俗问题了,没必要这么气。”我安慰着他。

    其实话是这么说,但是我对这个老四也有了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奇也说不上,可我却总是感觉有一个秘密在吸引着我。我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像是命运安排的一样。

    老宛今天估计是什么都吃不下去了。我们只好让他一个人躺在正房之中休息。为此胡依依还贡献出了她的充电宝。手机有了电估计老宛也不会感觉到无聊了,只是这样一来就暴露了胡依依拥有大量充电宝的事实,可是她还是要我回去之后请她吃饭。为什么我觉得自己这么亏的慌呢?

    这个时候是下午,我们在安排了老宛的事情之后就准备去看一看这个叫做老四的神经病。总不能让他一直这样敲下去吧?那这几天还不得烦死啊?

    我们三个人撑着雨伞出发了。只不过让我感觉到震惊的是越是接近老四的住处我的心跳就越快。我甚至都感觉我的心脏快要跳出来一样。

    一只手抓住了我,我一看是胡依依。她把手抚在了我的胸口之上,刚才那种心跳节奏瞬间就改变了。

    接着胡依依用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对我说。

    “小心点,这屋子周围有陷阱。”

    “陷阱?”我刚说出了这句话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胡依依的意思了。

    “你是说?”我又小声的问胡依依。

    “很像仙家的魅术,但是又不全是。总之很奇怪,小心一点吧。”胡依依也小声的对我说。

    至于赵愿则是一个人走在了最前头,压根就没有听到我们说的。

    老四的住处按道理来说就在我们的房子后面才是,可是我们已经绕了一个大圈子了,却还是没有看到老四家的门。

    “你走啥呢?那前面不就是?”胡依依这个时候也不和我交谈什么了。这样长的路已经吸引起了胡依依的注意。

    “啊?什么前面?那么大一块石头你看不到啊?”赵愿说。

    胡依依皱起了眉头。

    我顺着赵愿指的方向看去,这个时候我才发现赵愿所指的那个地方果然就只有一块大石头。

    “依依?那前头的确只有一块大石头啊?你迷糊什么呢?”虽然我话是这么说,但是这么长的路也确实让我产生了一些怀疑。

    胡依依这个时候把脑袋转过来,用一种看傻子的眼神看着我。

    “你把你那破符贴出来。”胡依依对我说。

    我把放在衣服里的六丁六甲开路符拿了出来。

    “你捣鼓这东西干啥?”赵愿在宿舍也见过我画符,但是他和老宛只是把这个当成是我的自娱自乐罢了。

    我贴上这一道符,眼前的景象确实让我吃了一惊。哪里原本是石头的地方竟然就是老四家的门。

    以前看三国演义的时候就觉得诸葛亮用石头摆下的阵法有点假,可是今天遇到的这个却是改变了我的看法。

    这附近没有鬼魂啊!要有的话先别说我了,胡依依一个人就搞定了。

    “你嘴张这么大干什么?你看出花来了?”赵愿在一旁说着。

    我也不和他多费口舌,上去就是一道六丁六甲开路服。放符咒的作用开始奏效的时候,赵愿被眼前的景象雷到了。

    “你丫的嘴张的比我还大呢。”我嘲讽道。

    “我,我,我靠!真的啊?郁哥,卧槽,这什么情况?你捣鼓的这东西是真的啊?”赵愿转过头目不转睛的盯着我看。

    “那是,咱正儿八经的茅山108代传人。”我说。

    啪!

    胡依依拍了我一下。

    “别乱说!”胡依依严肃的对我说。

    “那,那咱们遇到的这是?鬼打墙?”赵愿说。

    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开玩笑的心思了。这他大爷的才走了多久竟然就遇到这种怪事了?

    “别乱走。离咱们这么近的地方有种东西我竟然都没有察觉。小心一点。”胡依依脸上已经没有了平日里的表情。

    “那,那咱们现在到底怎么办?进还是不进?”

    “进!咱们今天过来不就是为了干这个的吗?我今天还真得看看这个老四究竟是何方神圣。不过你们小心点。”胡依依一反常态的说。我甚至感觉有点不像她了。难道这仅仅是我的错觉吗?

    赵愿的惊叹声不时的响起。

    我不同于他们两个,我的心中不时的翻腾着。我好像来过这里似得。但是具体说是什么时候来过我就没有映像了。

    门没有锁,就这样直直的摆在了我们面前。

    当我们小心翼翼的推开门的时候。一股恶臭传了过来。

    在我们眼前端坐着一个佝偻的背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