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三章 夜话
    似乎这样的尴尬只能这样进行下去了。礼堂中的座椅上结了厚厚的一层霜。刚才乔江北和女鬼打斗时也将前排的座椅弄倒了不少。

    乔江北看着那个女鬼,一时间也拿不定主意。对于这样的情况,以前没有遇见过,也没有什么经验。不过他似乎是将那女鬼用烟气封了起来。

    “乔老哥,现在这个女鬼怎么办?”

    “我先把她带回去吧,回去问一问那些仙家,说不定他们会知道这个女鬼的情况。”

    乔江北说罢以后就将女鬼收了起来。然后直挺挺的坐下了。但是我在这一瞬间似乎突然感觉他变得十分疲惫的样子。

    “乔老哥,你……”

    “没什么大事,就是刚才动用仙家力量太多了,这个女鬼虽然不是鬼王,但是这煞气却很厉害。刚才我幻化出的那条烟蛇虽说吃了不少煞气,但那女鬼和我比拼时,也有不少煞气进来了。我想休息一会,然后再将这些煞气清理出去就好了。”

    就这样过了大概一个多小时,乔江北就将那些煞气清理干净了。

    现在的礼堂一片狼藉。

    可能是礼堂位于学校比较偏僻一点的地方,也可能是因为礼堂才发生了那样的事故。所以在我和乔江北进入礼堂的这段时间里,没有人发现礼堂中这一场“人与鬼”之间的较量。

    我们从礼堂出来的时候,乔江北就给校长打了个电话。

    “张校长啊。”乔江北打起了电话。

    在乔江北和张校长官方似的交谈之下,张校长将修理礼堂的事情交给了乔江北。并且还一个劲儿的感谢。本来礼堂在学校的建筑物之中也算是老爷爷级别的了,除了天花板掉下来这个情况以外还有其他的一些小瑕疵。要不是这次天花板掉的如此“凑巧”,估计校方也不会去考虑修理礼堂的事情。

    正好这个时候跳出来一个乔江北主动要求帮助学校修理礼堂,那校长自然是开开心心的接受了。这样的话学校不光可以省下一大笔资金,还可以得到一个漂漂亮亮的新礼堂。这样的好事儿上哪儿找去?

    乔江北在处理完这件事情之后就准备回去了,在他临走之前还提醒我要处理一下被那个女鬼抓破的脖子。虽然说只是抓破了点皮而已,但是也要防止煞气入体。

    在拒绝了乔江北的治疗手段(让他的烟蛇把我身上的煞气吃掉)以后,我送走了乔江北。【】再然后我就回到了宿舍,我那两个舍友估计是出去了,我在宿舍待了许久。在短短的两个小时之中发生的事情差点让我与这个世界说再见。对于一辈子没有经历过什么风雨的死宅来说确实有点疯狂。

    此刻既然是要去除煞气,我直接想到的手段就是用符咒。太清寅火破煞符应该可以直接处理的掉吧?

    我不禁为自己的天才想法感到骄傲。

    在我凝神静气的画了一个小时以后终于是把一张完美的符咒画了出来。

    但是就在我把符咒贴在脖子上的瞬间一阵钻心的疼痛传了过来。

    “啊!”

    我忙着将符咒扯了下来,那符咒燃烧了一半。而我的脖子在此刻也是无比的凄惨,一串被烫出泡覆盖在了被女鬼抓破的伤口上。稍微一碰就疼痛不已。而我现在能做的动作只能是将脖子直挺挺的立着,不能动一下。

    你大爷的!这符咒不是对人没有伤害的嘛,为啥我贴在脖子上的时候被烧出了一连串的泡?

    可是直到后来我才知道,我是第一个用太清寅火破煞符来去除身上煞气的人。原来在符咒与煞气接触的一瞬间所产生的是真真实实的火焰,不再是那种对人体无害的火焰。这件事情之后,我对于符咒有了更加清楚的认知,同时这件事情也成了我成长道路上的一个污点。不过这些都是后话了。

    就这样我去了医务室进行了简单的包扎。

    再次回到宿舍以后,那两个无良的舍友就对我进行了毫不留情的嘲讽。

    我一遍又一遍的澄清道——不是因为去耍流氓被女生挠的,而是被烫的。

    可这两个人依旧坚持他们的看法——我就是出去耍流氓去了。

    都是在一起待了好几年的弟兄,他们是什么德行我也了解。当他们一直这样嘲讽我的时候,我就会开启佛陀模式,对他们的嘲讽不予理睬。可是这样的行为还能有几次呢?可能是因为今天经历了生与死的时刻,在此刻我竟然还多愁善感了起来。

    而在这个时候,乔江北的电话打过来了。

    “小郁你现在在哪?”乔江北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我在宿舍啊。”我说。

    “那这样!我一会派人过去接你。我这里出了点状况,这个女鬼的情况,似乎有点……”乔江北说到这里的时候明显的停顿了。我能够感觉到乔江北此刻的诧异。

    “那个女鬼怎么了?”

    “你过来再说吧,在电话里一两句也说不清楚。你准备去校门口吧。司机一会儿就到了。”

    我连忙答应了他,与两个舍友告别之后。我赶到了校门口。

    依旧是乔江北的那辆豪车,没过一会儿就赶到了乔江北的公司。

    在进入乔江北那间位于顶层的办公室之前,我就一直在想象着那名女鬼出现的所谓的状况是什么样子。但当我使用了六丁六甲开路符以后,我却是被眼前的场景惊呆了。

    那女鬼就直挺挺的躺在了地上。

    但她此刻的状态却是出奇的诡异。不仅仅是因为她的眼睛里流出了血泪,并且她身上的那些肉也是在不停的掉落着。

    一片又一片。

    这样的情况我想到了中国古代最有名的一种刑法——凌迟!

    可是这样的情况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自从她被我带到这里来的时候她就已经是这个样子了。当她出现了这种情况以后就失去了意识,不管我怎么和她交流都是这个样子。”乔江北皱着眉头,缓慢的抽着手中的香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