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章 游魂
    那女鬼缓慢的说着,尽量避免着出现太过刺耳的声音。

    原来,那个女鬼在礼堂中已经存在了好长时间了。可是她也就是仅仅在礼堂里待着而已,那天在礼堂的时候她本来也打算和平时一样,躲在一边就行了,可是那天她莫名的有了一种愤怒的冲动,她甚至都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就将那块天花板丢了下去。再然后当我们赶过去的时候她就把我们当成了准备打着降魔卫道名号消灭她的人。再然后就打起来了。

    至于为什么她有意识,却只有煞气这一个手段的情况,她表示她丝毫没有这方面的印象。甚至就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她只知道,当她有了意识的时候就已经出现在礼堂中了,其他的倒是没有什么记忆了。

    听到这里时,乔江北却是一直皱着眉头。

    “小郁,你觉得那本古书的内容你会忘记吗?”乔江北问我。

    我想了想,随后对他说“不会,我觉得无论出什么事情,我应该都不会把这些东西忘掉。”

    乔江北点了点头。

    “那就对了,可明明她有意识却不记得。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乔江北说。

    我也没有什么建议,就这样待着。

    “既然你没有害人,我们也不会难为你,但是毕竟你现在的状态比较特殊,所以你就在这里待着吧。【】”乔江北又扭头对那女鬼说。

    以那女鬼现在的状态,她似乎除了接受以外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乔江北收起了烟气,那女鬼可以活动了。

    “你放心,我不会跑的。对于我来说,哪里都一样。”那女鬼说。

    乔江北默许了她的说法。

    我看这边似乎没什么事情了,就和乔江北告辞。乔江北派车送我回去。

    回到宿舍以后我早早的睡了。

    一夜无话。

    当清晨我起来吃饭的时候才发现,乔江北派的工队过来了。

    看着那些农民工大哥我不禁在心中泛起了一阵酸水。他们太不容易了!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我在放暑假赚外快的时候被朋友坑过去当了几天民工。

    风里来,雨里去。大热的天得在外面干活,下大雨也得出去。我没坚持几天就退出去了。但是从那以后,我只要看见农民工就是一阵感慨。

    都是朴实的人,都是在外面讨生活。我不知道现在的人为什么看见农民工就是一阵厌恶,觉得他们脏,不讲究卫生。可是如果将你放在他们的位置上时,你或许比他们更加严重。

    在我的注目下,农民工大哥向着礼堂前进。

    可能是乔江北事先交代过他们,他们进去了以后面对那些冰霜并没有什么惊讶。既然乔江北没有和我说过什么别的事情,所以我也就没有继续看下去。转身离开了。

    随后给胡依依打了个电话过去。

    可能打电话的时候这货还在睡觉,所以她接起我的电话时有一点儿起床气。

    “李郁!你爷爷的,这么一大早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手机那头传来了胡依依的咆哮声。

    我早就预料到这一点了,所以在她咆哮的时候我将手机拿远。从而完美的保护好了我的耳膜。

    “得得得,小祖宗。给你打个电话而已,你这起床气也太大了吧?”我说。

    “就是大,你打扰到了我的睡觉时间还能渴望着我能有什么好脾气吗!”

    “没,那个,咳咳!依依啊,你家里那边的事情办完了吗?”我问。

    “没有,也不知道抽什么疯呢,这两天天天说事情。”

    “说什么了?”

    “没听。”

    “………………”

    对于胡依依的这种行为我只能膜拜。您这次回去不是去开家庭会议了嘛。为啥连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和胡依依拌了半天的嘴,我才将闲话扯到正事上。

    “那个女鬼啊,从前也没见过这样的。可是应该不是很厉害的东西,一个乔江北就可以收拾的小角色,能有多厉害?”

    胡依依好像渐渐的清醒了。

    我听着胡依依的话感觉到一阵无语。

    你大爷的,什么叫一个乔江北就能收拾的东西?你要知道那女鬼差点给我掐死了。

    “依依,你觉得我背下来的古书得怎样才可以忘掉?”其实我就是想知道人以灵魂状态记下的东西究竟可不可以忘掉。

    “你要干啥?”

    “不干啥呀,我就是想知道可不可以忘掉。”我解释道。

    “好办而且很简单。”胡依依说。

    “啊?什么办法?”我问。

    “喝孟婆汤去!”胡依依特别随意的说着。

    “你大爷的,说正经的呢。”我说。

    “没有,这东西我能想到的就只有孟婆汤了。”胡依依说。

    “那这个意思是不是就是说那本古书的内容只要我不死就可以一辈子忘不掉?”

    “你记那本书的时候是在灵魂状态下记的。所以那些东西应该都刻印在你的三魂七魄里了,可是如果非得说有没有什么办法能够忘掉这些的话,我知道的也就只剩下孟婆汤才能有这个效果了。”胡依依说。

    她说到这里的时候我似乎是有些明白了,当你在灵魂状态下所记住的东西往往都是最牢靠的,这一点比你在**形态的时候要好很多。

    但是这样一说的话那名女鬼的情况就更加难以猜测了。按照胡依依所讲的情况来看,在灵魂状态下能够使人忘记东西的除了孟婆汤以外就没有别的东西了,难不成那个女鬼已经是喝过孟婆汤的人了?可是喝过孟婆汤以后的人不都是应该转世投胎去了么,这女鬼怎么看都不像那么牛掰的人。我越想越乱,再这样乱想下去我甚至感觉自己的脑子都可能会爆炸。

    和胡依依瞎扯了一会以后我就去吃饭了。顺便再拿手机看看赵大叔的小品,想想都感觉舒服。就在我吃完饭以后,突然间的就看到待在食堂里的人一股脑的冲出去了。

    什么情况?地震了?

    我看见别人在冲出去的时候我也下意识的跟着往前面冲。在出了食堂以后我才发现,你大爷的,没有地震啊!那这帮人在跑什么?

    而我隐约的听到了那帮人说的话。好像是什么尸体什么的。看着他们跑去的方向好像是礼堂。

    顿时我的脑子里就闪过了一个念头。

    不会是乔江北请的那帮工队出什么事情了吧?

    想到了这里我急忙往礼堂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