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我去你大爷的
    在我回到宿舍以后发现老宛不知道去哪了,就连赵愿也不太清楚。不知道为什么,从昨天开始我就发现老宛好像有点不对劲。

    我感觉在今天晚上的时候刘雅馨的事情就可以解决了。等解决完之后我再去找老宛谈谈吧,他现在的样子有些不太对。毕竟他之前的性格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

    我回到宿舍以后就画了几张符。快到中午的时候我和赵愿出去吃了一顿饭。等回到宿舍的时候继续开始我的工作。

    在这时胡依依的电话又过来了。

    “嘿!小鱼鱼!”听着胡依依的语气似乎是有一点兴奋。

    “什么小鱼鱼啊?你胡乱给我起什么外号。”我没有附加任何个人情感。

    “哎呀,你不觉得这样叫你很好听吗?老头子看我心不在焉的然后就直接给我放假了。我大概明天就可以回去了。哈哈哈哈哈!”

    听着胡依依那银铃般的笑声,我竟然莫名其妙的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我此刻都不知道该怎样去接她的话了。

    “喂???说话。”胡依依说。

    “额咳咳,这个,依依呀。我这边还在画符呢。”

    “哦!我给你打个电话打扰到你了?”

    “没没没。”

    “那不就得了,快,再和我唠五毛钱的。我和你说……”

    我在听到了她说的话以后竟然有了一种要挂掉电话的冲动。果不其然,她在我耳朵边大概足足说了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里我听到了她在回到家以后发生的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比如她发现回家开会的人里谁的胡子又长了,谁的毛色又变了。反正各种各样的都有。直到我实在是有一些忍受不了了。才壮着胆子和她说。

    “胡依依!”

    “怎么了?”

    “你说的真的太好了。等你回来的时候好好给我说一说好不好?”

    “嗯,也不是不行。对了,还有啊,我二叔这次回家以后……”我知道再不制止住她的话我的符又画不成了。

    “依依啊!我对你的敬仰,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又犹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啊……”

    我已经想好了,不管她怎么样说,我始终用这一句话来搪塞。星爷电影中的这段话我认为绝对适用于任何场合。

    和胡依依这样你来我往的通电,具体是怎么结束的我也记不太清了。反正我的电话是活生生的给打欠费了。

    因为胡依依的这一通乱搞,我直到晚上的时候也没能画出多少张符来。

    不过关键性的六丁六甲开路符我倒是准备出来了。今天晚上的行动反正是以谈话为主。我就相当于一个辅助的角色。反正正儿八经和这个女鬼姐姐打起来的话我也是被秒杀的命运。还不如在后面老老实实的辅助呢。再说了战斗的事情有乔江北呢,我跟着操什么心。

    想着这里我不由的感觉到了一阵轻松。现在万事具备,就差乔江北的电话了。

    在这个时间我和赵愿倒是开了几把游戏。可是直到乔江北电话打过来的时候老宛都没有回来。

    我先是被乔江北叫到了他的办公室。进去以后就发现乔江北正在他那个石制的桌子上吃着快餐。

    “你吃了吗?”乔江北边吃边问着我。

    “我吃过了,乔老哥,那个女鬼呢?”在我使用了六丁六甲开路符以后依然没有看见那个女鬼。

    乔江北用手往桌子上一指。只见那桌子上有一个茶杯。

    “啊?那女鬼现在在茶杯里?”

    乔江北由于正吃着东西所以只能点了点头。其实讲道理,我有些想象不到为什么乔江北会吃这些快餐食品。按照他的财力难道不是想吃啥吃啥,想喝啥喝啥吗?难不成他现在想吃快餐?有钱人的想法咱不能揣测。

    就在这时茶杯中突然浮现出刘雅馨的一张脸来。我猝不及防之下竟然还被吓了一跳。

    “为了不让她引起不必要的麻烦,所以把她装到这个杯子里了。等到咱们需要她出来的时候再把她放出来。”乔江北在一旁说道。

    “嗯,知道了。不过刚才吓了我一跳。”

    “习惯了就好了。”乔江北说。

    按照乔江北的意思,这一次去医院的话最好是在晚上。而且最好在凌晨一点左右。那时候人是最困的时候,处理起一些事情的话也会方便一些。

    就这样在乔江北的办公室里一直待着。甚至中间我还去抽空睡了一觉。

    烟夜就这样降临了。

    在打发了那么多无聊的时光以后,凌晨一点如约而至。

    我和乔江北就这样站在了医院的门口。街道两边昏黄的路灯将我们的影子拉长。面对医院的门我有了一丝紧张的情绪。

    从小到大我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解开谜题。不管那个谜题是有多么复杂,但只要那个谜题解开了,我就会有一种特殊的成就感。

    这一次的事件是我以往从没有经历过的。但是我此刻竟然是有了那种即将要解开谜题的感觉。

    我和乔江北从医院门口走了进去。前台的护士正在打着盹。我们轻轻的来到了陈世光的病房门口。

    而此时,我拿着的那个茶杯(装着刘雅馨的那个杯子)也变得寒冷起来。

    “乔老哥,这什么情况?没什么事儿吧?”我说。

    “嗯,应该没事。毕竟现在子时还没有过,还有十几分钟才到一点呢。这时候正是阴气最重的时候。这种情况也算是正常的。”

    “哦。”我说。

    但是就在我放松警惕的时候我却感觉到茶杯中传出了一丝震动。这震动一晃而过。就像是幻觉一样。

    我也拿捏不准到底是幻觉还是真实的,所以我直到进入病房也没有告诉乔江北。

    在我们进入陈世光病房的时候才发现,只有陈世光一个人在。他的护工早早的离开了。不知道这是不是陈世光自己的安排。

    陈世光睡的比较沉。乔江北把门带上以后就走到了陈世光的病房前。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那种晃动又出现了。而且更加剧烈。我已经明显的感觉到了。但是乔江北此刻却是叫醒了陈世光。

    陈世光迷迷糊糊的醒来了。

    “陈世光。”乔江北叫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