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胡依依之死
    事实证明是我想多了。就只是单纯的信号问题。胡依依那边没有信号了也就罢了,不知道为什么乔江北这边也会出现这种问题。

    随后乔江北给我打过来一个电话,让我去校门口等他。他说他一个小时之后会过来。我穿上衣服,带着我昨天晚上的成果,去了校门口。

    等乔江北过来的时候我已经温习了一遍那本古书上的东西了。

    “昨天晚上有没有想过关于那个鬼魂的事情?”乔江北问我。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粗神经的问题,昨天晚上的时候我还真没有想过。只是一门心思的画符。补充弹药而已。

    “没有。”

    “那你的心理素质可真是够好的。”乔江北笑了笑。

    与乔江北谈了一会以后,我询问起了今天的安排,他表示如果那个鬼魂真想藏起来的话,他也没有办法。不过目前唯一的线索就是礼堂。因为昨天所有人都往出赶,也没有办法。今天可以过去看看有没有什么漏掉的线索。

    话不多说,奔向礼堂。

    今天的时候礼堂已经被警戒线围起来了。或许是因为学生们对于学校豆腐渣工程的评论太过于激进,也或许是因为昨天被砸到的那个倒霉蛋。总之,现在学校礼堂处于关门整修的状态。

    不过以我们学校的办事效率来看,真正能够找到施工队过来施工也不知道得等到什么时候了。乔江北和我绕开警戒线,从常年打开的一道后门进入了礼堂。

    礼堂内部倒是没有什么变化。空空荡荡的,当然。除了在礼堂前方掉下来的那块天花板以外。

    乔江北走到了那块天花板前,将手放在了上面。闭着眼睛,似乎是在感受着什么。

    我也将六丁六甲开路符拿出了一张,根据古书上对于六丁六甲开路符的描述,大意是,能够让人开启天眼,看破周边一切业障。

    一张持续半个时辰。

    也就是说,用过这张符以后。在一个小时之内能够看到肉眼看不到的东西。我按照书中的说法小心翼翼的将符贴在了我的额头前。

    当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的确看到了平时所看不见的东西。乔江北的手上散发着烟气,并且这股烟气还在不断的飘散着。似乎马上就要充斥整个礼堂了。我没有打扰他,而是观察起这些烟气来。

    这些烟气歪歪扭扭的,看起来就像是蜿蜒扭动的蛇一样。在使用了六丁六甲开路符以后,本来熟悉的礼堂竟然变得诡异起来。空空荡荡的,被烟气所环绕。

    就在这个时候,在礼堂顶部,一道红色的影子闪了过去。

    “乔老哥!!上面!”我冲着乔江北喊到。

    乔江北自己好像也感受到了那个红色的影子。说时迟那时快,散布在礼堂中的烟气瞬间凝成了一条烟蛇向那个影子轰去。

    一声哀嚎出现在了礼堂。

    并且极端的刺耳。我不知道普通人能不能听到这种声音。如果能听到的话我估计整个学校的人都得赶过来,说不定明天还会登上本市头条。

    那声哀嚎所带来的影响还没有退去,我感觉到头皮阵阵发麻,甚至于就连身上的骨头也在共鸣似得,颤个不停。反观乔江北却是直挺挺的站着

    。似乎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周围的温度在逐渐下降。在前排的座椅上甚至能够看到凝结出来的霜。要知道现在可是大夏天啊。

    “小郁,你小心。刚才应该伤到它了。不然它不会放出这么多煞气。”

    乔江北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在六丁六甲开路符的作用下,周围的煞气也被我看的清清楚楚。可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渐渐感觉到呼吸困难。不是温度的原因,而是煞气太过浓郁。

    我用颤抖的手捏出了一张太清寅火破煞符。那微微亮起的小火苗烧掉了我身边的煞气。这才让我好受了点。

    可是那个鬼魂似乎没有出来的意思,除了那一声哀嚎以外就再也没有动静了。要不是它放出来的这些煞气,我甚至都以为刚才的红影是我出现的幻觉。

    周边的环境似乎在一瞬间暗了下来,也变得极为安静。除了我和乔江北的呼吸声以外就再没有别的了。

    在空荡的礼堂里,这样的安静是极为瘆人的,尤其是在你知道了这里面有个鬼的时候。

    总这样僵持下去也不是办法。我接连用了几张太清寅火破煞符扫清了周围的一部分空地。

    在这个时候乔江北忽然拉住了我。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在舞台上出现了一个“人”

    。

    她身上穿着大红色的衣服,低着头,看不清她的长相。头发长长的披散在了肩膀两边。我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如果不是乔江北提醒我,我甚至都不知道。

    可是在乔江北的脸上却是出现了疑惑的表情。后来我才知道,在这之前乔江北碰到的都是一些小鬼,类似于小六子处理的那两只。可是这次的因为情况比较特殊,这是他也没有遇见过的。

    “你们,滚。”那女鬼的声音有些嘶哑,但是还是能清楚的听到她所说的东西。

    “你,你能说话?”乔江北惊讶的说。

    “滚。”女鬼一直重复着这句话。

    乔江北眉头一紧,重新将烟气聚集了起来。

    那女鬼也缓缓的抬起了头。一张没有任何血色的脸出现在了我的面前。这女鬼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她的样子和我们也是差不多的年龄。但我知道不能这样轻易的下结论,胡依依看起来还是大一小学妹一样呢。

    女鬼顿时消失不见。似乎这个礼堂就是她的主场。乔江北的攻击也落空了。

    其实女鬼并不是消失不见,而是突然来到了我的身边。似乎在我们两个人之间我是比较弱的一方。一开始的时候乔江北攻击到了她,这也让她颇为忌惮。一双枯瘦的手卡住了我的脖子,把我向前面推去。

    那女鬼以极快的速度将我重重的推在了墙上。那只枯瘦的手似乎有无穷的力量一般,不论我怎样去用力都掰不开。

    “小郁!”乔江北大声呼喊着我。

    以我的这个目光看过去,乔江北身上的烟气已经到了一种夸张的地步。乔江北就站在女鬼的身后。因为我在女鬼手里,所以乔江北也不敢做下一步的动作。

    “你放开他。”乔江北说。

    “你们,滚。”女鬼从见到我们开始就一直重复这句话。

    “不可能。”乔江北义正言辞的说道。

    乔老哥啊,你和她服个软不行啊!我还被她捏在手上呢。

    “我这辈子从来就没有退过,你大可以杀了他,我再帮他报仇。如果你连我都杀了,那以我马家弟子的身份,你觉得你杀了我以后,你可以跑多久?”乔江北身上的烟气似乎已经凝结成了实质,已经可以看出一条烟蛇的样子。

    那女鬼听到这里以后低下头,似乎在想什么。

    在女鬼低头的这个功夫,乔江北偷偷的给我使了个眼色。我也看到了,可我现在能怎么办?她说掐断我脖子就掐断了。这样的滋味很难受。但似乎是乔江北的话起了点作用,那只掐住我脖子的手不像那么紧了。

    “我没有害人,你们今天过来要干什么?”那女鬼抬起了头,可能是女鬼抬头的动作过快。导致正在给我使眼色的乔江北被她看了个正着。

    虽然看不见那女鬼脸上的表情。但是我想她现在一定是不开心的。这样的不开心表现在了她掐我的手上。

    “骗我!”那女鬼的声音带着一丝愤怒。

    一股巨力从那只瘦弱的手上传来,我此刻就像小鸡儿一样被她掐了起来,双脚离地。窒息感让我感觉害怕。双脚不停的扑腾。在这一刻我甚至都感觉自己快要死了。在慌乱中我一直踢打着那女鬼。

    我心中也发了狠,你不让我活,我也不会让你好受。但我人在空中根本无从借力。我的脸涨的通红,舌头也不自觉的往前面伸,意识也越来越模糊。

    但在这个时候我似乎听到了乔江北在喊我的名字。

    “小郁,用符,用你的符啊!”

    还好在我彻底失去意识之前听到了这句话。刚才在慌乱中都把符的事情给忘了。我也不去管那只掐住我脖子的手了,就凭着我这一口气,从身上摸索着。终于摸到了,我也不管有几张,是什么符,反正一股脑的抓起来往那女鬼手上拍去。

    一阵火光在那只女鬼的手上出现。

    “啊!”那女鬼在吃痛之下放开了我。说来也奇怪,这符上烧起来的火似乎只对鬼怪有效果,而我离她那么近都没有怎么感觉到火的温度。

    一旁的乔江北也等候了多时了。那条凝结成实质的烟蛇几乎是在我往女鬼手上拍符的同时甩了出去。

    但是,那女鬼竟然能够反应过来。一股煞气顶着烟蛇,竟然在短时间内没有分出胜负来。

    我趴在了地上不停的咳嗽着。疯狂的呼吸空气。脖子上生疼,我一摸,竟然摸到了血。而一边的乔江北在用烟蛇抵抗着女鬼的煞气。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