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六章 事已至此
    胡依依的这句话把我拉回到了现实。我转过身看着胡依依!欲言又止。

    书中的东西在我从那个世界回来时就已经全部记完了。只是那个世界太过诡异。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和胡依依说,待我组织一下语言!

    “记是记完了!不过我刚才好像去了一个很奇怪的地方!”我说!

    “奇怪的地方?什么地方?”胡依依停下了吃零食的动作!

    我把我刚才在书中所遇到的事情告诉了胡依依。胡依依听罢后若有所思的拿起了那本古书。

    “你刚才说,在那个世界你遇到了一个老道,他的身上就挎着这本书?”胡依依皱着眉头和我说。

    “嗯!不过他挎的那本是有封面的!”

    “最后还有一道烟光?”

    “对!那道烟光出现以后我就感觉自己回来了!”我说道。

    胡依依啃着手指甲,似乎是在思考。我倒是不需要坐下,此刻这个状态像是完全感觉不到累似得。

    “看来,明天真的得回去一趟了。”胡依依声音较小的嘟囔了一句。我没听清。

    “什么?”

    “没事儿!你快说说!你在书中背下了些什么?”胡依依说道。

    “这怎么说啊?你不会看啊!”

    “我还真看不了,那些符咒我一个都看不懂。”胡依依一脸无辜。

    听着符咒二字,我竟是回忆起来了,在书中确实有大量的符咒,各种功能的都有。一幅幅特殊的图像在我脑海中飘过。最终被我选中的有两张。

    一张是太清寅火破煞符,一张是六丁六甲开路符。

    这太清寅火破煞符好像就是我在书中世界看到的那个老道所用的符。想到那符咒在那老道手中的威猛,我就有些激动!这他大爷的,以往在电视里看到的那些东西,没想到小哥我有一天也能学到啊!

    我将这两道符告诉了胡依依。

    “嗯,你说的那个太清寅火破煞符应该就是专门破煞,破解怨气的,那个六丁六甲开路符应该是开眼见鬼的!这两张符对付鬼的话用处很大,可要是对付妖怪的话估计作用就没那么大了。

    ”

    “可我看到那个老道用这个符用的挺猛的啊!”

    胡依依此时用一种看神经病的眼神看着我。“人家用的猛,你也不想想人家的道行多深!你这样的连速cd算不上!”

    胡依依总是能在适当的时候打击到我。

    “那你画出来试试呗。”胡依依又说。

    我也想画,可这附近什么都没有,我怎么去画呀!

    胡依依貌似也察觉到了!于是——胡依依开始疯狂的联系乔江北!

    我为乔江北,乔老哥默哀!一位堂堂的地产商老总,就这样被一个丫头片子呼来喝去的。

    不一会,黄纸,朱砂,毛笔都出现在了办公室内的石桌上。

    “十四小姐,虽然不该问,但您要这些东西干什么?这不都是南派的那些人才用的东西吗?”乔江北问。

    “我肯定有用啊!哎!笨死了你!”胡依依并没有多理乔江北。而是收拾起乔江北送来的那些东西了。

    这时我才注意到,乔江北的肩膀上不时有烟气散发出来。隐隐约约的还能从他身上看到一条烟蛇。难不成这就是他供奉的柳仙?之前没有看到大概是因为我那时候的状态是一个普通人吧。

    “快来画!”我闻言走了过去,可当我的手接触到毛笔的时候,我的手却从毛笔中穿了过去!

    “我拿不起笔来!直接穿过去了!”

    “哎呀!怪我!你还是先回到你的身体里去再说吧。”

    “那我之前为什么能拿起那本古书啊?”

    “你怎么废话那么多!赶紧的别磨磨唧唧的!”

    我只好走到了我自己的身体旁。一个人看着自己的身体躺在地上,那种感觉说不出来的诡异。我沿着我自己的身体躺了下去。就在我完全躺下去的时候,我感觉到,我的身体醒了。

    我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眼前出现的是胡依依,还有乔江北。当我想要站起来的时候,却感觉自己的身体无比的疲惫,并且感觉自己的身体很重。就好像游泳游了很长时间,然后突然上岸的感觉一样。反正觉得不是那么舒适。

    我终于挣扎了起来。在乔江北和胡依依的注视下缓慢的走到了石桌子旁。

    “行不行?能画出来不?”

    胡依依说。

    “你太小看我了!”我说。

    我拿起了毛笔,蘸了点朱砂。便往一张黄纸上画去。

    虽然说身体感觉无比的疲惫,不过好在所背下来的知识还在。我在脑海中回想着这两张符的画法。

    但我将笔往纸上画的那一瞬间,我就有些后悔了!牛皮吹大了!

    这两张符看起来很简单,很随意,但是当你真正想去画出它们来的时候,就会发现并没有那么简单!那就好比让你临摹王羲之的字的一样!都是中国字,可你还真不一定能够写出来。

    看我停下了,胡依依跑过来站在了我身后。一只手压到了我的头上。

    我感觉到自己的冷汗流了一地!这货要干啥?

    我也不再纠结,只好硬着头皮画下去。终于歪歪扭扭的画完了一张太清寅火破煞符。

    当我画完以后,胡依依看着我画的符,满头的烟线。

    “你这也叫符?”胡依依说!

    字而有灵,可我画的符却是与灵毫不搭边。

    不过乔江北倒是饶有兴趣的看着我画的符。

    “这个符怎么用?”乔江北问。随后紧接着说:“符这种东西在市面上很多人都在用,但有效果的我就没怎么见过。小郁你画出来的这个,倒是和我见过的不太一样!”

    “不一样?怎么不一样?”我问。

    “市面上的那些,大多都是瞎画一通,根本看不出来画的是什么东西,你画的这个却是能清清楚楚的看出上面所写的字来。虽然你画的是丑了点。”

    “乔老哥!你也太直接了。”我无奈的说。

    我仔细的看起我画的那张符来。我回想着那名老道用符时的动作。我拨开胡依依的手,拿着那张符站了起来。

    手里学着那名老道捏了个剑指,另一只手捏着那张符向前甩去。

    砰!

    啥都没发生,那张符直勾勾的落到了地上。我灰溜溜的将符从地上捡了起来。也不去看胡依依和乔江北。

    不用想我都知道他们现在是什么眼神。

    我看着手中的那本古书,盯了好一阵。忽然我一拍大腿,这一拍倒是将二人吓了一跳。

    “你抽什么风呢”胡依依毫不客气的说。

    “我才想到,画符不光要画,还得念。”

    在古书的第一页上就写明了这一点,虽然我将书全部背下来了。但是这第一页就和说明书一样。可是不看说明书的后果就是我现在的状态。

    我看着书上的誓神文跟着念了起来。

    “弟子李郁,今在众仙佛,道祖,神圣,菩萨前誓愿学符咒术,用以护身,保家,镇宅,救世,济人,行善。今后弟子一本忠孝,仁义,常伦,决不逆天行事,盼请明鉴。愿众佛,诸神护佑弟子李郁学法成功,所画灵符,神迹赫赫,光芒万丈,赐福苍生。”

    随着我念完了这一段,我心中似乎也多了一份感应。很玄的感觉。不但如此,就连古书上也无故的多了几行!

    只见上面书写道“弟子李郁,今日之言,句句属实。今以我鲜血为誓,以慰诸神。”

    “这,啥意思?”我看着二人。

    “嗯,大概是让你把血滴上去才有用吧。”胡依依说,乔江北也跟着点了点头。

    “那,滴多少?”

    “你把手指头咬破往上滴点就行呀!”胡依依说。

    你大爷的,你说的轻巧。把手指咬破那得多疼啊!

    “那能不能找根针刺破一点儿?”我试探着问。

    “一个老爷们,磨磨唧唧的。”胡依依瞅着我说。

    我也被她说的有点脸红。将手指放入嘴里,脚一跺!(其实也没怎么跺,挺疼的)!心一横!(其实也没横,因为我不知道心横了是什么样。)就用力咬去。可我吃痛之下竟然没有咬破。

    胡依依估计是嫌我太磨叽,直接过来。将手变作爪子,在我的手指上一划。竟然直接流出血来。并且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疼。

    “你能这样不早说!”

    胡依依没有说话,乔江北倒是笑了笑。

    我将血滴在了古书上,只见那古书瞬间就将我的血液吸收了过去。

    那几行字就消失不见了。

    “这就完了?”

    “你再画一张试试吧!”胡依依说。

    我没有多言,用黄纸又画了一张符。

    这一次的符倒是感觉没有第一次那么难看了。

    我依旧学着那名老道的样子,捏着剑指向前甩去。

    这一次倒是有效果了。只见那张符纸上燃起了很小的一团火苗。

    但是很快就熄灭了。我呆呆的看着那张符纸。久久说不出话来。

    乔江北倒是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

    “别灰心,至少有效果了不是?”

    我点点头。胡依依在一边倒是一副轻松的样子。你非得把我拉过来学什么东西,你好歹给个态度啊!

    “这些黄纸你先拿回去练着吧,虽然不知道十四小姐为什么让你学这些,但是应该是有她的道理的。”

    看看人家,虽然今天才认识人家吧,但是人家给我的感觉就是那么亲切。乔江北叫人过来将东西收拾了收拾。就去找胡依依说话了。

    我将我画的第一张符纸收了起来。这毕竟是第一次接触到这个领域,虽然说画的丑了点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