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章 必有可恨之处
    清晨,阳光明媚。清晨,温婉如春。这是多么美好的景色!

    啊!如果他大爷的我没发烧的话!

    昨天夜里我所经历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梦幻。一个正常人醒来以后首先面对的就是自身的疑问。这个事情到底是不是真的呢?大多数人都会给自己一个否定的答案!这要是真的那就太不科学了吧?

    可我信了。不是因为我是个不正常的人。而是我透过窗户看见了一个妹子!当时我甚至还揉了揉眼睛!身上穿着夸张的卡通衣,脚底踏着一双人字拖!甚至怀里还抱着一整袋零食!这货不就是胡依依嘛!

    她还跟我打招呼!如果说平时能有这样一位美女和我打招呼的话我估计是挺兴奋的,可当我知道这货不是人的时候,那种兴奋感就荡然无存了。

    “郁哥呀!要不哥几个扶你到医务室里看看!不然你这样下去哪里成啊!”

    赵愿摸了摸我的额头说道!

    其实不用他说我也有这个想法!我现在明白为啥那么多小说里这么描述了。遇到灵异事件的时候总是会生一场大病才能好,那是都是因为吓得!你们想想!一个社会良好青年,忽然遇到了这样的事情那不被吓出病来才怪。尤其是遇到那两位互砍的大哥!一辈子都不一定见到的情况被我遇上了。那刀刀入肉的情形到现在还在脑海中回荡。

    但是被宿舍的哥几个扶到医务室以后我就后悔了。

    医务室的这个医生脸烟的都能滴出水来,拽的跟个二五八万似得

    。

    最广为流传的就是他的治疗水平!以及治疗手段!无论大病小情,用凉水一敷即好!

    他大爷的这货靠不靠谱。

    “怎么了?”这货刚才像是没听到似得。

    “发烧了。”

    “先拿温度计量一下。”这货说完以后扔给我一个温度计。他却自顾自的坐到窗户边看起杂志来了。

    很快,五分钟过去了。量完以后我将温度计递给他。

    “39度啊。输液还是打针!”

    卧槽你大爷的,啥都没用问呢,就输液打针的。这货不会给我治死了吧?

    “输,输液吧!”考虑再三我还是决定相信他,因为发烧的感觉实在让我有点难受。再怎么说他都是在这个学校医务室行医的。总不至于连个发烧都看不好吧?

    “嗯,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给你拿药。”

    我躺在医务室的床上不觉的担心起我的命运来。

    “那个!什么!这里没有药了,我去库房拿一下。”

    这医生说完,拿着钥匙就出去了。

    你大爷的,这学校一天有几个发烧的?还要去库房拿!

    医务室就剩下了我一个人。

    相信大家也都发过烧,这医务室里的被子就是一层薄薄的毯子而已。我死命的攥着这床毯子,但就是这样我依然觉得很冷啊!

    “嘿!他可看不好你!”

    我寻着声音看过去,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一身夸张的卡通衣。没错这声音的主人就是胡依依!

    “啥?”

    “你又不是得病了,你是受了那么长时间的阴气才成这样的,要说的话你这算虚病。他用些药能给你治好啊?”胡依依说。

    “不是!你咋进来的?是不是穿墙进来的?”我带着我的疑问看向了这个女孩!

    “穿墙???我不会啊!”

    “那你咋进来的!”

    “门没锁啊!”

    “我!@%%#&!”

    庸医害人呐!这老家伙走出去以后原来一直没关门啊!怪不得我觉得越来越冷了。

    “那我这病怎么治啊?总不能一直发烧吧?”我问道。

    “我能给你治啊!但是不是无偿的啊。”

    “那你要啥?我穷鬼一个!”

    “请我吃顿饭!

    ”

    “我记得昨天晚上那个叫小六子的叫你十四小姐啥的,你还缺钱啊?”

    “缺啊,我们是仙儿!不能偷不能抢的,我还要吃零食。那可不就缺钱了嘛!”

    仙儿?野仙?以前也看过不少描写这些东西的小说。我之前还一直在想我碰到的是是什么呢。只是没往这一层想罢了!

    “你治不?”

    “治啊!为啥不治?咋治。”

    只看见胡依依将手放在我的额头上一晃。然后我就感觉好了一样!

    “就这?”不是我不相信,而是这太草率了吧?只是这么一晃就行了?

    “你又开不了眼。你当然啥都看不见了。”胡依依解释道。

    我从床上下来,活动了活动。然后发现自己果然好了。脑袋不疼了,也不晕了,身上也感觉不到冷了。

    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校医也从库房拿着药回来了!

    他看见我已经下床了。

    “哎!你怎么下床了?”

    “哦!我突然感觉我没什么事儿了。我先走了啊!”

    我说完就往外头走。胡依依就在我身边跟着。

    “哎!同学!你真的不输液了?”他在我们后面喊着。

    输输输!我输你大爷的。

    人生有时候就是这么奇妙。当我听说过无数次的野仙活生生的出现在我的面前时,我除了兴奋就是感慨。

    兴奋的原因是,世界上真的存在这种超自然的东西。而感慨的原因则是,我眼前的这个货和我印象中的不太一样!

    如果抛去她有别于人类的真实身份以外,她倒是个不错的邻家小妹。或者说是透露着青涩却又略微具有古典韵味的美女一只!可是当她还穿着卡通衣人字拖的时候你就绝对不会将这些与她的形象联合在一起。

    清晨的阳光透过了石阶走廊,那泛着青色的阳光显得那么柔美。紫藤从头顶落下,花香从身后飘来。这里就是我们学院情侣的圣地之一。

    没有办法谁叫这里看起来那么浪漫呢!

    我和胡依依此刻就出现在了这里,不过好在此时是清晨。没有多少情侣。如果时间再晚一点的话,这里就会出现很多少儿不宜的画面。

    “你咋出来了!”

    “啥?”胡依依说!

    “我的意思是,你在这大白天的,你咋出来

    了?”

    “我又不是鬼怪,凭啥不能白天出来。有病!”

    此时我倒是忽略这一点了。反正我的脑海中一直浮现着的就是昨天晚上我的经历。一个正常人如果经历了昨天晚上我所经历的一切的话那他一定会怀疑人生的。说来也怪,我从小对这些事情的反应都比较小,为此我还怀疑过我自己的神经!

    正是因为如此我才问出那样的话。

    “哦哦!是我的错是我的错!可是你出现在我身边总得有点原因吧?要不我一个普通人和你们八竿子打不着的。”

    “你可不是普通人。”胡依依说完这句话立马把嘴闭上了,好像多说一句话就能出啥事儿的一样。

    “啥意思?”

    胡依依对我所说的采取了不理睬政策。她要是理睬我还好,可她这一不理睬的话,场面就陷入了完全的尴尬之中!

    一股风吹过来了,在大夏天的能够平白无故的出现这样一股风也是足够离奇的了。似乎这股风的出现是想打破这里的尴尬似得,但却不知道这样的环境中出现了这样的风反而会让场面更加尴尬。

    “额,你有没有觉得如果这个时候天上再飞过几只乌鸦,并且嘎嘎嘎的叫一下的话会更加应景啊?”

    刚开始胡依依似乎没有反应过来。但当她反应过来的时候,她还是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也算是缓解了一下现场的尴尬局面。

    我见她笑了,也有了继续与她继续聊天的**。

    “你看你笑了吧?我也不问你那个了

    ,你是野仙对不对?那为啥和我知道的野仙都不太一样呢?而且好像有点…”

    “太时尚了?你也觉得我这样好看对不对?”胡依依见我扭转了话题之后瞬间活跃了起来。

    “额,是是是!可你们不都应该是那种活了很久的有点苍老的样子么?”我挠了挠头发。

    “切!那你说昨天晚上小六子看起来老吗?”

    “不老啊!”

    “那你凭什么觉得我应该是老太太的样子呢?”

    她这一句话倒是提醒我了,不管这个人是人还是其他的什么,只要她是个雌性的生物,那她就对自己的年龄很看重。

    “没没没!我的意思是你是什么仙儿啊,怎么那么年轻漂亮呢!”我很有灵性,立马就换了一番说辞。

    “你猜啊!”

    这女生(此时我已经把她当成一个女生看了)让你猜的问题能有什么答案吗?

    “看昨天晚上小六子叫你十四小姐的情况来看的话,你大概是,鼠仙儿?”

    就在我开启福尔摩斯模式的时候,我的腰间传来了一股剧痛。

    胡依依不知道什么时候将手掐到了我的腰上。

    别掐还边说。

    “你才是耗子。”

    当时我的感觉除了疼痛以外就没别的了。

    我在这种情况下只能屈服。

    “是是是,我是耗子,十四小姐饶命啊。”在我的哀嚎下她终于将手放了下来。

    “以前我也没少掐你。你咋这么贱呢!”

    胡依依还装模作样的将手拍了拍。

    “我真猜不出来。”

    “你现在不记得我了也就算了,你为啥还变得这么笨了呢!”

    我没心思听她说的话,因为我此刻被她攥在手里的事物吸引了!

    一条雪白的,毛绒绒的!尾巴?

    难道说她是只…狐狸?

    卧槽!狐狸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