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章 妖气
    来者何人?

    我冒出了这样的想法。

    但是这股妖气好像并没有什么恶意,我不知道这是什么,但是既然说到妖气的话胡依依应该知道的更多一些。毕竟她自己就是,而且还是属于那种官二代的样子。

    “不对,这妖气我不认识。”胡依依在一边说道。

    我听了之后不禁感觉一乐。“怎么着?那么多妖气你全部都认识呀?”

    “不是啦,不管是什么妖怪的,我都能差不多感觉到,可是现在这个妖气,好陌生啊,从来没有见过。”胡依依皱着眉头。

    “天底下这么多妖怪,你能保证自己全都见过吗?或许这是那个路过的妖怪罢了。别放在心上了。”我说。

    胡依依点了点头。不光是因为我提出的这个可能性,更多的则是刚才那股妖气并没有发出什么恶意的缘故,才让胡依依取消了探查一番的念头。

    胡依依是一个很神奇的生物,她对自己的领地很看重,尤其是在这种时候,一股陌生的妖气出现在了她的地盘上,她当然坐不住了。

    可是话又说回来了,这么看重自己的领地,却又不认真打扫,还得通过抓壮丁的方式来进行清洁的人除了她我是再没有见过第二个人了。【】

    “我看这雨一时半会是停不了了,我要是再不走,咱们俩可真的得睡一块儿了。”我看着外面下着的雨不由自主的发出感叹。

    “死一边儿去,谁跟你睡。给你把伞,自己跑回去。”胡依依有些不耐烦。

    “你不能卸磨杀驴啊!给你打扫完了就这样对我?”我说。

    “嘿嘿,不是那个意思啦,主要,主要是人家今天不方便嘛。”胡依依可怜巴巴的看着我。

    我心头一凛。这货说的不方便是什么意思?难不成是她亲戚来了?可是她作为一只妖有这么一说吗?

    不对不对,就算是她亲戚来了关我什么事?

    “你不方便我也得在这里睡,这样的天气让我回去真的是太残忍了啊。”我说。

    “我是不是给你脸了?赶紧走赶紧走。等回去给我打个电话就行。”胡依依把腰一插,也不知道从哪儿摸出来的一把大烟伞,还有一件雨衣。

    “你那弄来的?你变魔术呢你!”我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发生了一切。

    “这不是怕你回去的晚了嘛。赶紧回去吧,亲!”胡依依此刻又换上了一张笑脸。到底是狐狸啊,不光脸变得快而且还狡猾狡猾的。

    “你这赶我走的意图也太明显了。你一会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要做?”我将信将疑的说。

    “没有呀。对了,忘了告诉你了,我的几个姐姐过来了,就在这个屋子里呢,你要不要见见她们?”胡依依脑袋一扭。

    “啥?你还真的是有亲戚过来了?”我说。

    “你想什么呢你!赶紧走,我们要打麻将呢!”胡依依说。

    “不是,我也没见到你的姐姐们呀。”我说。

    “哎呀,你太啰嗦了。”胡依依压根就不管我,就这样给我从屋子里推到了楼道外头。

    “喂!好歹你给我个雨伞什么的呀,我什么都没有带着好不好?”

    刚才胡依依推我出来推的太过急切,就连刚才她给我拿出来的雨衣和伞都没来得及递出来。

    这时候胡依依家的门打开了一道缝,从中间把我刚才落下的伞和雨衣都扔了出来。

    不知道是不是我的幻觉,在这两样东西扔出来的时候,我好像听到了胡依依房间里传出了女子的笑声。

    可我记得我刚才在房间里没有看到人啊,难道是这眼睛出问题了?可是自从眼睛中住进那些虫子以后我就感觉自己的眼睛越来越好使了呀,不然为什么连六丁六甲开路符都不需要整了呢?

    于是为了证明我刚才不是出现了幻觉,所以我把耳朵紧紧的贴在了胡依依的房门上。

    没有声音,不管我怎么听没有声音。

    “哎呀!”我的头部好像受到了重击。

    不是别的原因,而是胡依依将她的房门突然打开,给我结结实实的嗑了一下。

    “小鱼鱼,偷听人家女生的房间可是很不礼貌的哦。”胡依依说完之后嘭的将门关上。

    留下我一个人楼道里。

    我的大脑还处于一种半死机的状态,刚才发生了什么?我是谁?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个事情让我久久不能忘怀,就是这一次让我感受到了胡依依的无赖。

    她的姐姐们来,或者不来,于我都没有什么太大的关系。只是现在的情况下我好像是要从这里走回学校了。

    好在离得不远。在这里我要感谢一下乔江北,如果不是他帮胡依依把住的地方整到这里来的话我今天回去怕是得有生命危险了。

    “胡依依,算你狠。卸磨杀驴!”我在口中不断的念叨着。

    就这样我走到了楼下,将防盗门一开我就得在雨中漫步了。可是就在我将要迈出这一步的时候,我感觉到了那股妖气。

    可能我对于妖气的敏感程度不如胡依依,但是这股妖气出来的时候我还是感觉到一丝紧张。这妖气没有做什么多余的动作,它没有恶意,这是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就说过的,但是突然袭来的妖气还是让我感觉到不舒服。

    “谁呀?你大爷的。别老吓唬我。”我被这股妖气整的烦。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这股妖气变得十分阴冷起来。

    我见状也不愿意去多管了,这股妖气好像不是特别强大,我感觉以我现在的水平都差不多可以收拾掉它了,就更不用提胡依依了。

    我推开了防盗门,本打算就这样走出去。但是外面的雨下得似乎有些太大了。雨衣都不一定能防护的住啊。

    而且这样的雨经常容易打湿眼睛,所以在这样的天气里能见度也是相当低的。我甚至在想,如果走着走着被一辆车撞上了,这责任究竟得算谁的呢?是这场雨的?还是胡依依的?

    我琢磨了半天之后打算把这个责任丢给胡依依。

    在做了半天思想斗争之后,我终于是决定迈出那一步了。

    就在我迈出那一步的时候,我好像听到有人在喊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