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命案
    “哈哈哈,你快逗死我了。自己是干什么都心里没数吗?你还能被一个不存在的平房给吓着了?”胡依依在电话那头无情的嘲笑我。

    “你!好,你是老大你说什么都是对的,哪怕你错了,也是对的。”我说。

    “对呀对呀。”胡依依不停的笑。

    “得,你说吧,给我打电话干什么?”我说。

    “嘿嘿,那个,我们几个人不是凑一块打麻将来嘛,所以,这个房间就变得有点脏,人家想请你过来帮帮忙呀。”胡依依说。

    “你翻脸比翻书还快呢!真把我当小时工了?就算是小时工也得按时收费呢好吧?不去,让你卸磨杀驴了都,别想了,驴都让你杀了,不给你收拾,自己收拾去。”

    “哎呀,小鱼鱼,你就行行好嘛!帮帮忙。”胡依依嗲嗲的说。

    “不去!”

    “李郁!给你脸了是不是?你过不过来!”胡依依突然转变了画风。

    咳咳!

    “得得得,怕了你了,我去还不行吗?”我说。

    “嘿嘿,改天请你吃好吃的。”胡依依说完就把电话挂断了。

    我就说她翻脸比翻书还要快。这立马就把脸翻过来了。

    我把电话挂断之后,就将手机扔到了一边,并且在洗了个热水澡之后准备美美的睡上一觉。

    但当我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才想起一件事情来。我是不是没有加小雨的微信?

    想到这里我立马将手机拿了过来,当我点开微信的时候才发现,人家早就给我发过申请来了。

    对不住对不住,刚才和胡依依打电话有点入神,竟然把这个事情忘的死死的。

    我赶忙同意了小雨的申请。

    “怎么那么久?”小雨给我发了一个愁眉哭脸的表情。

    “对不起啊,刚才和一个朋友打电话来着。耽搁了太长的时间。”我给小雨回复到。

    “我等了好久呀。”小雨那种软绵绵的声音,让我有点控制不住自己。咳咳。

    “在俄国都有一个名人说过这样的事情,并且还将这个传为了美德。”我给小雨发道。

    “嗯?”小雨给我发了一个疑问的表情。

    “伟大的俄国哲学家,人类学家,沃兹基索得曾经说过,迟到的人应该被原谅。”我给小雨发了过去。

    “什么意思呀?”小雨好像还没有看出来。

    “还没有看出来吗?”我问。

    过了很长时间小雨才回复我。

    “原来搞了半天是你自己说的呀?”小雨说。

    我只好在微信上给她发了几张认错的表情。

    “没事啦,反正我也闲的无聊。”小雨说。

    “你家里没有人吗?”我问。

    “没有,好长时间也不能见他们一面。”小雨说。

    “什么情况?”我说。

    “家里人都出国了,就留下我一个人。”小雨说。

    “为什么出国?”小雨说的话让我有些摸不清头脑,她家到底是干什么的?怎么就留她一个人在这里?

    我知道不论我现在在想什么,都比不上小雨直接对我说。

    可时小雨却仅仅是给我发了一张笑脸。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大概是有什么难言之隐?

    反正我也躺下了,想睡觉的时候自然是可以睡的,还不如就和小雨聊天呢,这个时候我终于承认了,这个小雨实在是令我太好奇了。

    就这样从下午天快烟的时候一直聊到了凌晨,最后到我实在困了才停止。

    第二天早上一大早我就醒了过来,由于昨天晚上并没有吃什么东西的缘故,所以导致我现在特别的有食欲。

    等我起来之后,稍微的收拾了收拾。就准备去食堂吃个饭。

    今天的计划就是帮胡依依打扫房间,另外去找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

    可是现在的好工作那儿那么容易找?小时候有个哥哥,在大学毕业之后就一直处于找工作的状态。年幼的我可能并不明白,还以为找工作是一份特别好的工作呢。当时家里人问我以后长大了想干什么,我说找工作,没想到却是迎来了哄堂大笑。

    但是小孩子又能懂的了什么?

    我现在知道找工作是什么工作了,等你真正要步入社会的时候你才会知道找工作有多么艰难了,这还是好在学校宿舍可以收留我,当我连住的地方都找不到的话可能我也就得卷铺盖滚蛋了。

    我打了份豆腐脑油条,正准备美美的吃上一顿。没想到这个时候我的电话又响了。

    而且这一次的电话我也不知道究竟是谁的。

    我接了起来。

    “是李郁吗?”那头有人说。

    “你是?”

    “我是江燕。”江燕说道。

    “嗯?你买手机了?”我说。

    正常人在这种情况之下都是要调皮下的。

    “我用的别人的。”江燕说话的语调依旧是这样。

    “好吧?怎么这么早给我打电话。”我说。

    “最近在市里头发生了一桩命案。我想让你来看看。”

    “叫我去?为什么?别人呢?”

    “哪有什么别人,过一会你直接到我哪里。”江燕说。

    “哦,好吧,我能不能知道点信息?比如这是什么命案?”我说。

    “一切等你过来再说。”江燕说。

    我正打算挂电话的时候江燕的声音又出现了,告诉我说千万别吃老豆腐,怕我一会闻到尸体的气息会吐。我不知道为什么,直到我把老豆腐从中间掏出来一块。

    这东西怎么看起来这么像人脑子呢?

    怪不得江燕让我别吃老豆腐。可是我在这个时候都有这样的想法了,还有什么用?早饭照样是吃不下去了。

    我将吃剩的东西倒掉,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这个命案又是什么东西呢?

    我这里离江燕所在的地方隔的并不远稍微走一走就到了,从宛家岗回来之后我可没少来。

    江燕的工作地点实在地下,在到达的瞬间,那种冰冷的感觉又充斥着我的身体。

    一名女子在这样的工作环境下可以大口大口的吃三明治已经是很恐怖的事情了,然而更恐怖的事情就在于不光她在吃,而且她还想要招呼你一块吃。

    我拒绝了江燕的邀请。

    “那我全都吃光了,对了,乔江北和十四小姐一会就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