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章 坑人的老头
    “怎么一个月工资只有2000块?”我看见合同的时候突然懵了。

    “道友,老夫说的没错,这钱确实不到两万。”老头现在哪里还有那种高人的样子,现在的他又换上了那种猥琐的表情。

    “你坑人啊你。”我的情绪很激动,说好的两万变成两千,整整十倍的差距,我相信放到谁身上都不会淡定的。

    “道友,老夫其实在这里一直等待着一个人。”老头高深莫测的说。

    “你不会说你等的那个人就是我吧?”

    “道友说的不错,我确实在等你。”老头说。

    “你看电影看多了吧你。”我现在已经想走了。老头骗人的手段也太浅薄了,我当时怎么就信了呢?

    “道友,自从你第一天来这里我就已经注意到你了,我也知道最终你要到我这里来。”老头说。

    “啥?我来这里的第一天你就注意到我了?”我问。

    “没错,道友,你骨骼惊奇,这些凡尘俗事怎么能让你动心呢?”

    “一会你是不是还要说拯救世界的使命就交到我身上了?然后还要拿出一本如来神掌让我学?”我反问道。

    “那是电影。”老头笑了笑。

    “你也知道那是电影啊?”我说完以后就起身,这个老头言语中不断透露出一种我就是骗子有本事你就来的感觉来,就算我啥都不知道也不可能再和他扯下去了。

    “道友留步。”老头喊我。

    留步?留下来是傻子,我偏要走。

    结果我没有走出去两步就被老头喊的东西吸引了。

    “李郁,97年生人,曾经就读于………”老头喊。

    嗯?他怎么知道?难道他真的是个高人不成?

    我忍不住转回了头。

    尼玛,这哪里是他算出来的,他手中那着的不正是我的简历吗?这样都可以被他骗到,我充满了无尽的羞辱感。

    “老头你好,老头再见。”我回头用最礼貌的方式和他告别。

    “那道友眼中的尸嘂也是假的了?”老头特别自信的说。

    什么?尸嘂?他怎么知道的?

    “你怎么知道的?”我在这个时候已经把声音降了下来,那个老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老夫掐指一算”

    “好好说话。”

    “咳,这都被道友看出来了。你眼睛中那么多虫子只要不是个瞎子就能看的到。”

    我记得以前胡依依说过,她在我眼睛中下的这个幻术能骗过普通人,但是修道之人是骗不过的,难道眼前的这个老头就是个修道者?他不是骗子?

    “你能看到?”我再一次确认道。

    “嗯,哪怕是这样道友都不愿意加入中国道士协会这个有前途,能拯救世界的组织吗?一个月工资不到2万,还可以顺便拯救世界,以道友的才华定能在这浮华世界中闯荡一片天地。”这个老头就是个神棍,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出这些话来的。

    “别提两万的事。”这老头不提还好,他一提我就生气,这老头活脱脱的给我骗了一顿。

    “那好,道友把合同签了你就是我们协会的人了,以后陪同我出去走南闯北拯救世人。”这番话和老头的那个猥琐表情简直是绝配,就他这样的表情我觉得把整个世界翻过来找都不一定能找的到这样的表情帝。

    “不对我现在才反应过来,我刚才什么都没有问就被你套进去了,你连具体工作都没有给我说我怎么敢加入你这个协会?”这里不少朋友都不知道我是怎么被这个老头用如此低劣的骗术给骗到的,我其实也不是特别清楚,但是几年之后我问起这老头的时,他却笑而不语,只是默默的从衣柜下面掏出了他是一名心理学教授的证书,除此以外他还有很多的证书,只不过他的这些证书不知道是不是他找办假证的办出来的。

    “这个好说,具体的工作内容呢就是帮助我卖东西。”

    “搞了半天,就是个销售的工作啊!”我问。

    “不不不,道友要是这么想的话就变得肤浅了。如此拯救世界的工作怎么能说成是销售呢?”

    “那你怎么个拯救法?”我说。

    “唉,这天下苍生那个不是在水生火热之中?各种小鬼,各路妖魔时不时的就出来作乱,我们要做的就是卖一些法器给他们,在帮助他们的同时还可以拓展一下我们协会的营业额,何乐而不为呢?”

    “你确定?”我现在严重怀疑这个老头说的话,我甚至感觉这个老头卖的东西几乎都是假货。

    “那是,我走南闯北这么多年,那次没有拯救苍生于水火?就连道友的学校我都有去过,并且还做了一场法事。”老头十分得意的说。

    “我们学校?”

    “当年,在一个宿舍中发生了杀人的事件,几只小鬼久久不能消散,于是老夫亲自去做了一场法事,这么多年安然无恙还是老夫的功劳。”

    “啥?那个大师就是你?”

    我这个时候终于是明白过来了,在我第一次遇到胡依依的那个夜晚,出现的那些小鬼就是被这个老头给镇压的?我记得当时小六子还评价了这个老头,说是个不入流的。当时他镇压的那些小鬼差点作乱起来,亏他还好意思提,我在这个时候都不好意思揭穿他。所以我在这个时候只能给他抱以友好的微笑。

    但是我这个微笑可能传递给了他错误的信息,所以他仍旧不肯放过我。

    “道友,这么多天了都没有找到逞心如意的工作,这个时候加入进来难道不是一件好事吗?”老道说。

    我看着周围那些招聘的人心中不由的泛起一阵苦水。

    再三思量之下我做出了决定。

    “你这里给开实习证明吗?”我问。

    “开,一个实习证明有什么。”老头猥琐又不失优雅的笑声传来。

    我仔细的看了看合同确认没有什么问题之后签下了我的名字。老头笑呵呵的收了起来。

    “对了,你说的那些法器,一般情况下卖多少钱?”我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在脑海中冒出了这个想法。

    “看情况吧,最少卖万八千的。”老头笑呵呵的说。

    “我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