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章 突发情况
    老头十分和蔼的笑着,但在我看来却是那么扎眼。

    “道友明天就来上班吧,这是地址。”老头说完以后递给我一张名片。

    陈浮生

    阴阳风水,测字避凶。

    道士协会。

    上面写得东西倒是不多,在上面用一行小字标注出了协会所在的地址。

    这老头的名字就是陈浮生吗?

    “我能再问一下吗?咱们这个协会一共有几个人?”我说。

    “嗯,算上你有两个人。”老头说。

    “啥?那协会这两个字是不是太重了?”我说。

    “重吗?道友有所不知,一个名字对于我们的发展是很有帮助的。名利,没有名那儿有利?没有利谁给你名?二者相互依存,而这个协会就是咱们的名,有了它自然就能够有利。”老头笑呵呵的。

    这老头说的有道理,虽然扯了点,但是这并不影响他说的话。他姓陈我以后就叫他陈老头,我在这个时候仅仅是认为他有些贪财而已,可是之后我才发现这家伙不仅仅是贪财那么简单,最恐怖的是,这家伙靠着一张嘴竟然能勾搭上几个有钱的富婆。当然这都是以后发生的事情了,这些事情我们以后再谈。

    在和陈老头谈完之后我也没有继续留在这里的必要了。【】前几天我那么努力都没有公司需要我,但是今天怎么就碰上这么个老头呢?

    当我找到胡依依的时候她的电视剧还没有看完呢。

    “完事了?”胡依依问。

    “完了啊!明天就可以去上班。”我说。

    “哦!”胡依依头也不回的说。

    “哦?你不想知道这个老头是谁吗?”我问。

    “不想知道。”胡依依说。

    “我还是和你说一说吧,这个老头看破了你的幻术,他能看到我眼睛中的这些虫子。”我说。

    “嗯?”胡依依听到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才逐渐有了点反应。

    “这个老头就是当年给我们学校做法事那个,小六子还说他是个不入流的。”我又给胡依依补充道。

    “不入流的?不入流的他能看见你眼睛中的虫子?”胡依依问。

    “我怎么知道,我对这个东西又没有什么概念。”我说。

    “你具体的工作是干什么?”胡依依问。

    “具体的?就是卖东西,应该和一个销售差不多。等明天我过去的时候就好了。”

    “好吧,那咱们现在撤了呗?”胡依依说。

    “好,我也想回去睡觉了。”我说。

    “不行,你答应我了,帮我去把屋子收拾干净的!”胡依依说。

    我的天,怎么把这一茬事给忘了,就胡依依这种卸磨杀驴的人不管发生什么她都是不会改的。可是每当我发下这样的毒誓之后都会于心不忍的过去,一开始我还觉得这可能是我心地善良的原因,可是直到后来我才发现,现在的情况完全就是胡依依搞出来的小手段。

    这时候我的手机出现了响动。我将手机拿起来的时候才发现这个电话是乔江北打过来的。

    “小郁,十四小姐在你旁边吗?我给她打电话打不通。”乔江北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

    “怎么了出什么事情了?”我问。

    “尸体,就是咱们今天刚看了的那种尸体,今天又送过去一俱。我想问一问十四小姐,这次要不要过去看看?这个东西好像真的不是人做出来的事。”乔江北说。

    “怎么了?”胡依依好像听到了。

    “十四小姐您现在在哪?我马上去接你。”乔江北说。

    “你先具体说说。”胡依依说。

    “好,这俱尸体送来的时候还挺正常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尸体的内脏全部都没有了,而且身上没有任何伤口谁也不知道这些内脏是怎么消失的。江燕是解释不清楚了。所以我想问问。”乔江北说。

    “好我知道了。”胡依依说。并且她在挂掉电话之前还把地址告诉了乔江北。

    等乔江北到这里的时候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我和胡依依从人才市场走了出来,我还在附近顺便给胡依依买了杯奶茶让她喝着。

    一辆车停在了不远处,从车上下来的人不是乔江北还能有谁?刚刚在早上的时候还见过一面,可是为什么我感觉现在见到他的时候他的状态不是那么好了呢?

    可是当胡依依见到乔江北的时候竟然大吃一惊。

    “喂!你怎么搞成这个样子了?”胡依依大声说道。

    “没事,我还是先跟您说一下这个事情吧。”乔江北说。

    “你被什么东西打伤了?”胡依依接着问,似乎并不想给乔江北任何多余的时间。

    什么?乔江北被打伤了。我怎么看不出来?乔江北的身上并没有任何伤痕,可是为什么胡依依要这么说呢?

    这是我现在的想法,直到很久以后我才知道,原来受伤有很多种形式,总不可能所有的受伤都得弄到血流成河吧?

    “这也是我要和小姐说的事情。”乔江北说。

    “你说。”胡依依现在的脸色特别不好看,我在看过胡依依的表情之后就知道她现在应该是生气了,而且是生很大的气。

    “早上的时候我刚离开江燕哪里,就被她的手机声给叫停了。并不是什么别的原因,而是她说还有一俱尸体要运进来。并且她说这样这样的话大概就是发现这俱尸体有什么不同寻常的地方吧。如果光是这样的话我甚至都不会回去。”

    乔江北在说完这句话的时候还看了我们几人一眼。

    “接着说。”胡依依有些莫名的生气,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她刚才说乔江北受伤的事情我都没有看出来呢,谁能看出刚才的时候乔江北受伤了呢?我看他最多有一些困倦而已。

    “接着,江燕尖叫了一声,十四小姐你也是知道的,江燕这个人平时的性格就不太一样,我在想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才能让她发出尖叫,可是我想不下去了,必须得赶到他哪里。所以我就开车过去了。

    “那照你说的,你是在开车的路上被攻击的吗?”胡依依说。

    “不是,是去了那里之后才出现了这些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