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佛像
    “道长只要能救救我儿子,什么都不是问题。”妇人说道。

    “哎,这蛇精道行不浅。我现在也只能想办法为你拖延一阵,要想彻底降服她还得再找些人手才行。”老头说。

    “道长?怎么拖延?”妇人也应该也知道,要想治好她儿子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治好的,所以她把重点放在了拖延二字上。

    “哎,我这里有一尊佛像,是我的一位故友所赠,虽然不值多少钱,但是这佛像沐浴经文香火,身上自然有了些许佛气。如果这个佛像被夫人请去了,最起码也能让公子好受些,不用再忍受那些水气的折磨,只不过……”老头皱着眉头说。

    老头的这个动作可把妇人吓了一跳,此时的老道就是她的救命稻草,能让自己儿子少受点罪妇人又怎么会拒绝老头提出的条件呢?只是老头此刻的表现让她把心提到嗓子里了。

    “道长,有什么不妥的我都可以去安排,只求道长救救我儿子!”妇人说道。

    “哎!这佛像是故友赠送,而且他现在已经离世了。这佛像我实在………”这老头说到这里之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光是他现在这幅神情都可以直接去当个影帝拿个小金人儿了,我在一旁看着心中产生了敬佩之意。

    那妇人想了一会儿后说道。“道长,这佛像只要帮我儿子度过这次的难关就好,只要我儿子好转了这佛像我立马归还,您看怎么样?”妇人问。

    老头也沉吟了一会儿。

    “也好,只不过,这佛像也不能白请。毕竟我们师徒俩还要糊口。这一点我希望夫人不要见外。”老头说。

    “那是自然。”妇人一听有戏了,赶紧回应道。

    “嗯,不过夫人,这请佛像也是分日子的,今天的话恐怕不行,不过两天之后可以。在此之前我需要提醒夫人一些事情。”老头说。

    这老头在这个时候没谈价格是我没有想到的。

    “两天之后?可是这些天来我儿子的情况越来越差,这两天是不是太久了?”妇人一脸担心。

    “夫人不用着急,这些事情并不难。一会我为夫人请道神符,有这道符咒定能保令公子平安。不过最关键的点还是在于那个佛像,只有佛像请道了才算是安全,妇人之前请过佛像吗?”老头说。

    “没有,之前找的那些大师并没有让我请佛像的。”这妇人说。

    我听到这里的时候就有些诧异了,这妇人能把生意做这么大的多多少少对这些东西也应该信点儿才对,就连乔江北的公司都有一个大的风水局。这时候我对这个妇人的看法有些改观了。

    “无妨,夫人这几天只需要注意这些问题就好了。在请佛之前需备齐贡桌,并在两日之后由夫人持经诵典,回向十方法界,并以净水、香、花、灯、水果等供养。尔后日日维持整洁,夫人能做到吗?”老头问。

    “道长,这持经诵典应该怎么做?”妇人问。

    “哦,这个夫人不用担心。我自然会为夫人准备好。只是这些事项夫人能做到吗?”老头又问。

    “能。”

    “此外,夫人能否提供一间静室?用于安置佛像?”老头问。

    “可以。”妇人现在非常认真的听老头说话。

    “此静室需避免会客,宴饮,嬉闹。”老头接着补充道。

    “嗯。”

    “那好,两日之后开始请佛像。到时候由我师徒二人亲自主持。”陈老头儿说。

    “好,两日之后我派人来接道长。”妇人说。

    “有劳夫人了。”老头微微点头致意。

    “道长,您刚才不是说有道神符吗?”这妇人说。

    “那是自然,夫人还请稍等片刻。”老头说。

    那妇人点了点头,但是我却看到了妇人额头上渗出的汗珠。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徒儿,将黄纸朱砂取来。”老头说。

    我听到之后回应了一声,这老头之前把放朱砂黄纸的地方也告诉我了,可是我真正去取的时候才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这老家伙到底屯了多少东西?光这黄纸就得有两人多高,这一点我还是比较佩服他的。不过屯这么多东西究竟有什么用呢?不是他自己说的吗?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与其屯着还不如到时候直接买新鲜的呢。

    “师父。”我将朱砂和黄纸放到了大厅中的一张桌子上,顺带将毛笔等材料拿了出来,我自己也没少画过符,今天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还真的是我第一次见到别人画符的。

    虽然被小六子评价不入流,但是这老头也不是一点本事没有,我想看看他画的张符到底有没有名堂。

    老头笑着接过了笔,取过黄纸之后就在上头挥动起来。

    我和妇人目不转睛的看着,只不过我们两个人所看重的角度不同。

    别的不谈,就谈这老头现在的动作,那绝对是潇潇洒洒,显尽高人风范。

    就是不知道这符咒的效果如何。

    这老头在即将画完的时候我突然感觉到他画的这符咒竟然有些太清寅火破煞符的影子,但是又不全像。

    他将最后一笔勾了出来。就在这一笔完成了瞬间这一张符竟然发出了一道淡淡的金光,可能不是很明显,但是这道金光最起码被我和妇人看到了。

    而妇人看到之后对老头儿的信任又多了几分。

    这一下可不是虚的了,我能感觉的出来,老头画的这张符咒并不是一般的江湖骗子能画出来的,这张符咒应该是真的有用,但是就效果而言应当是不如太清寅火破煞符的。

    “夫人,这道符咒请收好。”老头将刚画完的符咒交到了妇人手中,妇人小心翼翼的生怕将这张符咒弄坏了。

    随后这老头拿出了一块红布将妇人手中的符咒包裹起来才算作罢。

    “夫人,这符咒还请放在令公子的枕头之下。这蛇精在两日之内定不敢造次。”老头说道。

    “谢谢道长。”

    “夫人不用客气,只是咱们该谈一谈价钱的问题了。”老头说。

    “道长请说,只要能够救我儿子,钱的事情不算什么大问题。”妇人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