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九章 唉声叹气的老头
    当我走进道士协会的时候才发现那个老头躺在太师椅上不停的叹气。

    并且他的脸上有明显的烟眼圈。

    “呦,陈叔。这是怎么了?”我问。

    “哎,小郁啊。你说这世道怎么变成这样了呢?”老头特别悲凉的说。

    “嗯?怎么了?”我比较纳闷。

    “你说人骗人已经不稀奇了,可是这妖骗人又怎么说呢?人和妖之间那最基本的信任去那里了呢?”老头说。

    这个时候我才突然明白过来,原来这老头是因为昨天晚上没有等到小华才变成这样的啊,虽然我在心里笑开了花但是在表面上还是要装出一副正常的样子。并且尽我最大的努力去安慰这老头,虽然我在安慰他的时候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

    “算了,小郁。你吃过早饭了吗?”老头问我。

    “没有啊!”我今天过来的比较急,撇下小华之后我直接就去等公交车了,哪有时间去吃早饭呀。

    “那行,你去附近的早餐摊买两份早餐回来吧,这一晚上给我累的呦,到现在都还没有吃东西,快饿死我了。”这老头说完之后就从口袋里掏出20块钱来。

    我接过钱之后就跑出去帮老头儿买早点去了。

    还好这附近的早餐摊比较多。我买了两杯豆浆以及两屉小笼包之后回到了店里。在回店里的时候我注意到旁边的狗肉铺子并没有开门,也是大早上的谁会来这里买狗肉呢?也不知道那老头为什么会跟这个狗肉铺子的王师傅这么不对眼,难不成就因为王师傅姓王吗?虽然隔壁老王要防一下,但是老头儿你有老婆吗?我在心里不断的八卦着。

    我将小笼包放到柜台上,这个时候我发现那老头又开始了他一天最有意义的活动。斗地主。

    现在的他那里还有刚刚那种唉声叹气的模样?他的表情好像随着斗地主这个游戏在不停的变化着。但是最多的还是那一副欠揍的猥琐模样。

    你说你斗个地主你就好好玩呗。脸上的表情难道能影响你的发挥?我想着。

    “陈叔,吃饭了。”我说。

    “给我放过来吧。”那老头玩的走不开,于是我将早点放到了他的旁边。

    他也不管烫不烫,伸手就抓了一个放到了嘴里。我不知道他现在这个吃相被他的那些个客户看到了会怎么样,但我现在就有些看不惯了。

    这老头边斗地主边吃早点,玩的不亦乐乎。

    反正早上也算是轻松,我也就边玩手机边吃起来。

    我找了一部电影在柜台哪里看了起来,正当我看到兴起的时候那个老头说话了。

    “小郁啊,这包子你怎么只买了这么一点儿?”老头问我。

    我扭过头去看了看,这老家伙已经把刚才那一屉小笼包吃了个干干净净,我的天,我的包子都没吃完呢,这老家伙就全部吃完了?这老头吃的太快了些吧?

    “陈叔,我要不再去给您买点去?”我问。

    “嗯,你再去买点吧。”老头说。

    我将手机放下,刚才买早点时找的零钱我还没有还给老头呢。我出去之后又给这老头儿买了一屉。

    别说我不尊重老人家,你有见过一个早饭吃两屉包子的老人家吗?我才吃一屉。

    我把买好的包子放到了老头旁边。这时候我撇到了他的电脑。你还别说,这老头抓到了一手好牌,四个二两个王,怪不得他眉飞色舞的,就是不知道他一会儿会不会用四个二把两个王带出去。我不安分的想到。

    这老头抓到一副好牌的概率估计不是很大,所以他开心的像个猴子,额,孩子!而且我最佩服这个老头的是,他居然用十几个qq号在斗地主,这个号的欢乐豆输光了就换成另一个号,反正就是舍不得花钱。这也就是现在申请qq号有限制了,不能无限申请了。不然这老头我估计他一天都能申请100个qq号。

    若是光这样也就算了,偏偏这个老头的手气还不太好,总是输。虽然他每个号上的欢乐豆不多,但是胜在号多啊!

    我现在想给他颁发一个荣誉称号,我想还是比较符合他现在的状态的,慈善赌王陈叔,为什么说他慈善呢?因为他的欢乐豆都会被他用一种奇怪的方式输出去。

    我把我刚才吃剩下的包子继续吃完,可是在这个时候我却听到了老头儿拍桌子的声音,过了一会从他的电脑上传出了斗地主输掉比赛时的声音。

    我了个去的!他那样的牌都能输掉?

    他不会真的用四个二带了两个王吧?我拍了拍脑袋。

    这个时候我已经将包子吃完了,我吃了一屉包子的时间那老头吃完了两屉,这他大爷的,到底谁是老人家?

    “小郁啊,晚上加班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老头估计斗地主玩的丧失信心了,他居然和我聊起天来。

    我这个时候正要去门口扔垃圾呢,听到了他说话我把头转了过来。

    在这个时候我发现这个老头选的地方还真好,他选择的这个地方别人刚进店里的时候是看不到他的,原来他选那地方不单单是为了网络好呀?这时候要是进来他的一个客户他也有足够的时间去准备。这老家伙考虑问题还真的全面。

    不过他这个时候提到了晚上加班的事情,我也正好想问一问他呢。

    “这个我还没怎么考虑好呢,不过陈叔呀,你能不能和我说一说。这个夜班到底是怎么回事?我昨天有些不太明白。”虽然我是这么说,但是我却是想从这老头口中套出些话来,比如为什么初来乍到的小华会被这个店所吸引?这个店里到底会有什么呢?

    这个时候老头把嘴一擦,摆好了姿势要给我讲解了一番。

    反正看样子今天是不会有什么客户了,最早的生意也得到后天才行,所以这老头可以安心的讲解了。

    老头润了润了嗓子开口说道,“小郁呀,你说这鬼是什么变得呢?是人,每个人死后心里总会有些难以割舍的事或者是人,所以我们做的最基本的生意就是帮助他们,然后从中获利。”老头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从中获利?怎么个从中获利法?我一脸不解的看着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