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夜深了
    这老头在店铺里头收藏了不少的茶叶,具体是什么品种我也不太清楚,但是泡上之后竟然有种莫名的香气。而且比一般的茶叶要浓,品尝起来让人觉得心旷神怡,神清气爽。

    既然今天晚上要熬夜,所以这老头收藏的茶叶就被我接纳了。

    时间已经到了十点,可是依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这个时候胡依依的电话打了过来。

    “喂。”我接起来电话。

    “怎么样?碰到什么事情了没有?”胡依依在电话那头慵懒的问我。

    “没有啊,这店里头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事情呀。而且已经到了十点了,我有点怀疑这里的真实性了。”我说。

    “那你多加小心吧,我可是把手机调到最大声音了,你有什么事情的话就给我打电话。我先去睡觉了。祝你好运,么么哒!”胡依依有些俏皮的说。

    “行吧,熬一夜再说吧。对了,你怎么会给小华买手机的?”我问。

    “怎么了?关注一下了家里的小辈不行吗?”胡依依说。

    “等等,我有个问题要问问你。”我说。

    “什么问题?你说吧。”胡依依说。

    “其实也没有什么,就是这个问题让我有些困惑,你看啊,你是狐仙对吧!你的姐姐也是,可是你们为什么会多出一个蛇仙的重孙子来呢?”我说。

    “你是猪吗?是我重孙子就一定得是狐仙吗?全天底下的仙家们都是一家的,有这种辈分很正常的好不好?”胡依依此时一定翻着白眼呢,我都可以想到她的动作神态。

    “好吧,那小华为什么那么漂亮?他真的是个男的吗?”我问。

    “你的问题有点多了啊!说好的只是一个的,现在你怎么又要问一个呢?行了,本小姐去睡觉了,别吵我。”她说。

    “那我出事了给你打电话行不行?”我问。

    “那个可以例外,我挂了不说了不说了,给你打个电话确认一下你的安全,嘿嘿!”胡依依说完之后挂断了电话。

    我在电话这头又一次体验到了胡依依的果断。

    吱~吱~吱

    什么声音?我听到了这种声音,并且在这一瞬间将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在大厅里挂着的灯也开始闪烁了起来。要来了吗?

    我在手中捏了一张太清寅火破煞符,用来防备来自鬼魂的突然袭击,虽然老头说的好听,但是命是自己的,万一丢了怎么办?

    在这一瞬间灯光停止了闪烁,整个大厅都陷入了一片烟暗之中。

    一道汗珠从我的额头滴落了下来,我在这个时候心里突然产生了一种不可抗拒的感觉,就好像有什么猛兽出笼的一样。

    在大厅中突兀的出现了一盏蓝色的灯,并不是现代的灯泡,而是古代的那种油灯。在我的注视的之下这一盏灯就像是有分身的一样,在短短的时间内将整得大厅布满了。

    幽蓝色的火光在店铺中摇曳着,我能清楚的感觉到,这火光不像是人间该存在的,这种气息就像是地府的气息一样。因为这种气息我在那些自称是包工队的鬼差身上见识过。我的汗珠已经浸湿了我手中握着的符纸,不过这并不能影响到我手中符纸的威力,如果这个时候从一边出现了鬼魂的话我绝对可以反应过来并且一巴掌给它甩到脸上去。

    整个店铺的模样也发生了巨大的改变,它开始变得越来越古朴,就连老头的那台电脑也消失不见了。我这是进入结界当中了吗?但是这周围的感觉却没有结界那么强烈。这到底是改变了什么?怎么在发生改变的时候我没有感觉呢?

    我相信这里发生这么大的变化站在外头也一定能看到了,可是这店铺都存在了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被人发现过,那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普通人在外面是看不到这里发生的变化的,哪怕是一般的修道者也看不出来,不然这个地方总不可能这么长时间也不被人发现吧?我虽然不知道这些东西对胡依依她们来说算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但是以我现在的能力却根本看不出这里面的玄机来。

    这老头怎么整出这种东西来的?如果说这些东西全部都是老头的祖宗弄出来的话,那他的祖宗得有多么强大的实力?我想不通透。并且我在这个时候更关心的是刚才那个猛兽出笼的感觉是怎么回事?

    我越来越紧张了。

    “别这么紧张,放松一点。”这个时候从店铺外面传来了特别低沉的声音。这声音让我的心神都有些动荡。

    “谁?”我紧张的问。

    “嗯?那老头怎么弄了一个生瓜蛋子过来?看起来傻傻的。”这个时候从外面传来了一个与之前不同的声音,不过这个声音和之前的那个相比就显得弱了许多。

    “你们是谁?”我问。

    “我们是狮子呀。”两个声音同时说道。

    狮子?石狮子?就是我白天看到了那两个?它们本来就是石头做的,怎么在这个时候活了?

    “哎?你还喝了那个老头的茶?这下他恐怕得生气了。”之前那个低沉的声音说。

    “行了,你今天晚上看着吧,我在睡一觉。”另一个声音说。

    “你都睡了一天了,还睡不够?”低沉的声音说。

    “嗯。”另一个声音答复道。

    “那好吧,今天我就来看着吧。你是那老头的儿子?为什么他会让你过来看店?而且这么久了,也没有听过他有儿子呀,而且你身上的气息怎么熟悉呀?我想想,时间太长了,忘记了。”低沉的声音说道。

    “你熟悉我的气息?”我知道这声音是石狮子的以后就没有之前那么紧张了,不过屋子里的这些幽蓝色的灯让我有些不适应。

    “你是?嗯?怎么回事明明你身上有他的气息,可是现在的你为什么这么弱?不对劲。”这石狮子好像在自言自语,不过它的声音就是这么大,它说的再小声我也能听得到。

    “你说的什么意思?他是谁?”我已经听到很多人提及到一个‘他’了,‘他’好像和我有关系似得。不过任何人都没有和我提过这个‘他’是谁,就像是别人家的孩子一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