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鹿活草
    我看着面前的散发着微光的杂草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我的心情了。【】

    “你说这是宝贝?”我说。

    “当然了,这是露露和爷爷挖了好长时间才挖到的呢。”原来这个柳树精叫露露呀。

    “其实我也是第一天来这里,既然你说这东西是宝贝,那这东西叫什么名字?又有什么作用呢?”我问。

    这柳树精沉默了半晌,我看不到它的表情,自然是揣测不出它的想法来。

    过了一会只听它说,“这东西叫鹿活草,只要重病的人吃上一点就可以活过来了呢。”露**声奶气的说。

    “鹿活草?”我这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如果不是这些草发光的话我甚至都要把这些东西扔出去了。

    “你是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吗?你比露露的见识还少哎。”露露说。

    我尴尬了一下,这也不是我想要的啊。那个老头把我当成苦力给使唤过来,说的还好,可是让我感觉到难受的是他给我的那个账本在此时好像是失去了效果一样,每一张之间都变得黏黏的,怎么掀也掀不开。

    我估计是露露看到了我掀账本的样子,它竟然笑了起来。

    “额,这东西真的像你说的那么厉害吗?”我问。

    “嗯嗯,这东西在你们人类的古书中就有记载呀,是一本叫《酉阳杂俎?》中记载的。”露露说。

    “记载的什么呀?”我有些纳闷。

    “在青洲,嗯,古时候叫青州。有个人叫刘炳,他打死了一只鹿把这鹿的内脏都挖去了。后来他又把这鹿活草装了进去,你猜怎么样?那只鹿又站起来了呀。”露露对我说。

    我一听感觉到了惊讶,这他大爷的有点扯淡了吧?把人家内脏都给挖出来了,就填了点草这鹿就活过来了?

    “咳咳,你稍等我一下。”我说。

    “你要去哪里?鹿活草你收吗?这可是在地府中才生长的品种哦,你不要我就拿到别人哪里卖了。”露露说。

    它这么一说我感觉到了一丝不妙。这根柳树枝怎么看起来这么精明呢?这明显是讨价还价的意思啊,以前我和家里大人出去买衣服的时候就差不多是这个套路。虽然具体的过程是不同的但是原理是相同的呀。在这里我不禁留了一个心眼。

    “要,你稍等啊,这个东西我不知道价格。我去问一下。”我这个时候在心里犯嘀咕了,那老头走之前也没说明白收这东西要给人家什么呀,我总不能给人家打个白条吧?

    还好,我说完这句话的时候露露是听进去了。

    不过我不是很能理解它点头的方式,甚至我都不确定它是不是点头了。我只能通过我的猜测来解释这个东西。

    我离开了柜台,走到了门外。

    露露还在屋子里,这个时候我刻意压低了声音,叫了叫石狮子。

    “狮子,狮子!”我说。

    “嗯?那个柳树精给你带什么好东西了?”石狮子问我。

    “别提了。就两样。一样是一种粉末状的东西,就是这种东西使鬼魂保持神智的吧?这个就不提了,它还给我带来了一种叫鹿活草的东西。咱先不提这个东西的价格啊,咱就说结算,这要用什么东西结算啊?”我说。

    这个时候我虽然看不到狮子的表情变化,但是我却能感受到它的情绪呀。它好像是用一种对待傻子的语气对我说。

    “老头走的时候没有对你说吗?”石狮子对我说。

    “没有啊!”我纳闷的说。

    “这老头能把这事儿忘了?”石狮子说。

    “他真的没说啊。我以为他让你告诉我呢。”我说。

    自从我见识到这石狮子能说话之后我就把它当成指南了。有啥事我都想问问它。

    “他也没说啊,算了,不管咋样我现在都得告诉你了。”石狮子说。

    “拿什么东西结算?说吧,还有这东西放在哪里?”我说。

    “结算的东西就是鬼晶啊,至于这东西放在哪里?你觉得那老头的财迷样儿我能知道知道吗?”石狮子反问我。

    这石狮子说完之后我就在脑海中回想了一下。你还别说,那老头真的财迷,这东西我估计他不会告诉一个看大门的。

    “那现在怎么办?人家等着结算呢。”我说。

    “那柳树精等着你结算?”石狮子问我。

    “对啊,怎么了?”我说。

    石狮子沉默了一会儿,好像是在思考着什么。

    “柳树精最好骗了,这是老头说的。每次它们来送东西机会都是不用给钱的啊。你是怎么和这个柳树精谈生意的?”石狮子问我。

    “我不知道啊。里面那个好像还是个小孩子。”我说。

    “什么?小孩子?你怎么知道的?”石狮子特别惊讶的问我。

    “它说话的声音啊,奶声奶气的。”我说。

    “不可能!柳树精哪有小孩子?能得到的柳树精都是活了老些年的怪物了。你不是被那个老家伙给骗了吧?”石狮子说。

    “我靠,不会吧?”我说。

    “还愣着干什么?赶快回去看看啊!”石狮子说。

    我听完之后赶紧往屋子里跑去。

    一进屋子我傻眼了。

    这屋子里那还有刚才柳树精的身影?倒是桌子上的那些鹿活草还静静的躺在哪里。

    而是这屋子里也没有丢失什么东西呀。这柳树精到底跑到哪里去了。

    我四下寻找着。

    “那柳树精还在吗?”石狮子说。

    “不在了。”我特别无奈的说。

    “赶紧找找有没有什么东西丢了啊!”石狮子说。

    “我找了啊,好像没有丢什么东西啊,等等!这他大爷的,茶叶怎么没了?”我大吃一惊。

    “什么?茶叶?这东西可是那老头的命根子啊,你喝一点也就算了,这要是都丢了,那老头儿还不发疯啊!”石狮子对我喊。

    “那茶叶到底有什么特殊的啊!”我问。

    “特殊?寿元啊,寿元!这一杯茶能增加一刻钟的寿元。你知道刚才丢了的那一小盒茶能增加多少寿元吗?”石狮子对我说。

    啥?喝这个茶居然可以增加寿命,我吃了个大惊的。这特么闯祸了!

    嗯?等等,这盒子里好像还有一张字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