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七章 差点嗝屁的老头
    “这些鹿活草好像是从地府那边挖的,是一个柳树精过来卖的。”我说。

    “地府?这些东西上面是不是还发着淡淡的荧光?”老头说。

    “额对啊陈叔你怎么知道的?”我说。

    “嗨,我什么不知道啊?这下可赚翻了。我就说这些柳树精特别好骗吧?是打的白条吧?哈哈!”老头在电话那头放声的笑着。

    “额,没打。”我说。

    “没打?没事,那些柳树精太傻了,我估计它们明天都不会找过来。这次赚大了,等陈叔回去给你包个大红包。哈哈哈!”老头狂妄的笑着。

    “额,陈叔,不是这样的。它虽然没有打白条,但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把您的东西给拿走了。”我说。

    “哈哈哈!嗯?东西什么东西啊?”我听到老头在电话那头喝了一口水。

    “额,您的茶叶。”

    “噗!”老头将喝的那口水全部都吐了出来。

    “啥?我的茶叶?”老头震惊的说。

    “对,那个柳树精拿走的。”我说。

    “谁啊!我的茶叶都藏起来了怎么还能被这些精怪给找到?”老头的声音有些大,我听得出来,这老头的情绪发生了一些变化。变得有点激动。

    这些茶叶是我拿出来的,但是这个老头此刻的表现让我把这句话咽到了肚子了。别扯淡了,现在我虽然看不见那老头,但是我能想象的到,就他那两个眼珠子,在这个时候估计已经瞪个和个牛蛋一样了吧?

    我就听着老头在电话那头发脾气,我一言不发。不仅仅是理亏的原因。就老头现在的这个状态,谁敢去触碰他的眉头?我眼观鼻,鼻观心,听着老头发脾气。

    “我还没问你呢。小郁。我的茶叶它拿走多少?”老头像是突然惊醒了一样。在这里直勾勾的问我。

    “额,陈叔你坚持住啊,我说的消息可能会刺激到您。”我委婉的说。

    “没事!你说吧,什么消息我都能挺的住!”老头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其实不光是这个老头需要深呼吸,我同样也需要。胡依依啊胡依依。你这是要我坑死这个老头啊!

    虽然那些茶在胡依依的嘴里是不值钱的东西,但是东西的价值是要分场合来看的,就好比一杯水吧,放在超市里也就一块钱的价值,但是放在沙漠中呢?那就是无价之宝啊。

    同样,这茶放在老头这里就如同无价之宝一样啊。增加寿元听起来那么吸引人,可是这说不定就是老头的理解呢?

    我并不认为这老头有什么,最起码我不会像胡依依一样抓住一个点就去死命的怀疑这个老头。相反我还认为这个老头有些可怜,虽然他喜欢骗人,也贪财,还可能好色。但是这老头为人还是不错的啊!

    我尽量去说服自己,直到这个时候我才把真相说了出来,我在这个时候只希望这个老头能挺住。

    “陈叔,其实吧,那个柳树精(我虽然打算告诉老头一个噩耗,但是还没有准备把最残酷的一面告诉他)把你的茶叶全部都拿走了。”我用一种比较平淡的语气说,其实我希望老头能接受现实。

    “哦,那还好。”老头说完之后就陷入了沉默。

    我在电话这头也不敢继续多说,只能希望老头挺住。

    沉默,死一般的沉默。

    过了好长时间,老头在电话那边终于是再次说话了。

    “小,小郁。你说刚才那个柳树精是把,是把我的茶叶都给……”老头说。

    我深吸了一口气。

    “对,陈叔。全部,都给拿走了。”我说。

    五秒,大概过了五秒钟的时间。

    我听到电话那头传来了一声打嗝一样的声音。随后就是一声闷响,好像有什么物体倒在地上的声音。

    紧接着,我就听到女人的声音。

    这声音正是刚才那个慵懒妇人的声音。

    “润发!你怎么了润发?”这声音听的不是很清楚。好像离的很远一样。

    这时候我在心里慌了神,我靠都说了让这老头挺住,这老头不会是这股气没倒腾过来给抽过去了吧?顿时我的心里像是打了鼓一般。

    “喂?你是谁?”这时候那个妇人好像是接起了电话。

    “啊?我,我是他徒弟。我师傅怎么了?”老头在此之前和我说过,只要有外人存在就让我喊他师傅,我不知道现在的情况算不算有外人,但是我情急之下只能这样喊出来。

    “润发他,润发他好像不行了。”妇人好像有些嘤嘤的抽泣声。

    这老头不是叫浮生吗?怎么突然又叫润发了?我知道这个时候是不该是关注这个的,所以我就逼迫自己放下了这一截。

    “那个,姐姐啊,你赶紧打个120说不定人还有救。”我给妇人出主意说。

    “是,是。”妇人在电话那头对我说。

    我让自己冷静下来,并且不断的安排着妇人。这个时候我不能乱,如果我乱了这老头说不定就真的嗝屁了。一个修道的人因为这点事情就嗝屁的话也太憋屈了,我在心里想着。

    “润发?”妇人的声音从电话那边传了过来。声音依旧听的不清楚,好像这妇人是把手机放到桌子或者是其他地方上了。

    紧接着,我从电话那头断断续续的听到了以下的对话。

    “我,我没事。你不要这样。”一个特别虚弱的声音从一边传了过来。这声音是老头的,我认识这声音。

    “润发,我还以为。”那妇人说完就开始抽泣起来。

    我实在是听不了润发这两个字了。这两个字和这个老头有什么关系吗?自己长什么样难道自己心里还没有点逼数吗?我听到老头说话的时候就已经放松很多了,只要这老头不要因为这个东西嗝屁了就行。

    “春花,你把电话给我。”老头虚弱的说。

    随后这电话可能是被妇人交到了老头的手上。

    我紧紧的握着电话生怕他再说点什么。

    “小,小郁。”老头在电话那边特别虚弱的说。

    “陈,陈叔。你没事吧?”我有点心虚。

    “把那些鹿活草看好了,等我回来。”老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