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八章 流血的鹿活草
    夜已经很深了,我看见老头的时候我甚至都有些惊讶,刚才在电话里听的时候我感觉这老头就是这一会儿的事了,但是他出现的时候虽然不能说是生龙活虎但是看起来也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

    老头烟着脸站在了门外,刚才睡着的石狮子也醒了过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总感觉这两个石狮子在老头面前永远是摆出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

    鬼魂已经消失不见了,这个时候在整个建筑物的周围都没有存在着任何一个鬼魂。

    “呦,陈叔您回来了?”我赶紧迎了过去。

    刚才在打完电话之后我就回到了屋子中,本来我还和狮子交谈呢,但是这老头突然就回来了,我甚至都不知道这老头是怎么回来的,难不成他是用飞的?

    我在心里想到。

    “嗯。”老头不痛不痒的回应道。看来那些茶叶的丢失对于他来说还是一个比较严重的打击。现在就只能看那些鹿活草能不能安慰一下他了。

    “陈叔,今天晚上的事情我实在是对不住您。”我上去对老头说道,虽然这些东西是被胡依依给拿去的,但是现在我只能选择替她背下这个烟锅了。

    “算了,不怪你,是我没有交代清楚。哎,只是可惜了我的那盒茶!”老头说。

    “陈,陈叔。那茶是从哪儿得来的?要不我赔给您吧。”我说。

    “赔?怎么赔?你也是个修道之人,你知道这些茶是从哪儿弄到的吗?地府!你是要去一趟地府吗?过阴可不是儿戏。”老头说话的声音突然变大了,这样的老头和平时我接触到的老头有些不一样,甚至我还有些不适应他。

    我不敢多说什么,不论从那个角度来说都是我的错。我低着头,一言不发。

    我不知道老头的目光是看向哪里的,但是在我沉默的这段时间里我感觉时间过的太慢了。

    老头叹了一口气。

    “算了算了,我不是说过了吗,不怪你了。以后不管做什么事情我都得先吩咐好你”老头的口气有些失落。

    “对不起啊,陈叔。”我说。

    “哎,这茶叶只在地府中才有生长。而是所有的茶叶都是从一颗母树上采集过来的。所以这茶叶也就倍显珍贵。”老头说到这里的时候顿了顿。

    “陈叔,这茶叶喝了以后真的能增加寿元?”我问。

    老头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怎么可能?谁跟你说的?”老头特别震惊的问我。

    “石狮子说的。”我说。

    “嗯?我什么时候说过这种话了?”老头说。

    “这是石狮子说的啊。”我说。

    “狮子!你别装死!”老头说。

    可是在这个时候石狮子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难道这石狮子和老头待的时间长了开始骗人了?

    老头叫了几声之后眼瞅着没有动静,于是也就放弃了。

    “这狮子,约学会骗人了都。这狮子很长时间也见不到活人,你就当它瞎扯淡就行了。”老头的解释特别不负责任。

    “哦,那说明这个茶叶不是很珍贵?”我说。

    “屁!当然珍贵了。不过好在这种茶叶我还有很多。”老头说着说着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盒。

    这家伙掏出来的那一刻着实让我大吃一惊。我靠,感情这东西有很多啊!

    “那,陈叔。那你刚才在电话里的反应?”我小心翼翼的问。

    “嗨!别提了。我去见网友了。谁知道过去了以后我才发现那女的长的难看也就算了,关键身上还有狐臭。我正愁没办法脱身呢你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我就借着这个理由跑出来了。”老头心有余悸的说。

    你去见网友还嫌弃人家,你是不知道自己的德性吗?这个老混蛋。我在心里面吐槽着。但是我可不敢在现在把这个话对着老头说出来。

    “那,陈叔,丢了的那盒茶叶怎么办?”我说。

    “还能怎么办?就那样了。好在还有鹿活草可以弥补一下。至于那些茶叶我动动嘴不就都有了?”老头笑了笑。

    是,这老家伙也不知道是从那个倒霉蛋手里骗出来的,我觉得这家伙多半是从鬼的手里面骗出来的。大概就是传说中的骗鬼。

    “行吧,陈叔那些鹿活草都在这里了,您过目一下?”我说。

    “好,我先看看。你还别说,这长在地府中的鹿活草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平常这东西也只在药店里见到过。平常的这东西没什么价值在药店里就能买到,可是这东西要是从地府中长出来的话就得好好琢磨琢磨了。”老头捏着下巴对我说。

    “就是这些了。”我将那些鹿活草递给了老头。

    老头皱着眉头,仔细端详着那些鹿活草。

    “小郁!”过了好久,老头叫了我一声。

    “怎么了陈叔?”我问。

    “这东西,是好东西啊!”老头说。

    “这东西有什么作用吗?”我问。虽然之前在胡依依变化成的柳树精口中听到了这鹿活草的传闻,但是那毕竟不能确认真假,但是这老头我估摸着多少是一个识货的人。

    “小郁,你到柜台下面拿出那把烟色的匕首来。”老头对我说道。

    “好!”

    我在柜台下面找了找,在这柜台下面我还真的找到了老头说的匕首。

    可是唯一让我纳闷的是,这匕首我之前怎么没见到过呢?

    “陈叔,给!”我把匕递给了老头。

    老头在拿到匕首之后就对着那些鹿活草切了下去。

    “嗯?这是怎么回事?”我看到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让我大吃一惊。

    那些鹿活草本来就是植物才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老头这一刀切下去以后这些鹿活草竟然还流出了血来。

    “这不是血。看来没错了。”老头刚才只切了一根,剩下的那些鹿活草还好好躺着桌子上呢。

    在那些类似血液的东西流出来的时候老头眼疾手快的用一个茶杯接了起来。

    其实将道理,这一颗鹿活草也没有多大,但是这累死血液的东西却是流个没完。

    那老头小心翼翼的用茶杯接着。我甚至都不知道那些东西究竟是什么。

    “陈叔,这到底是什么呀。”我问。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