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谈话
    “这才是宝贝,那些鹿活草和这些东西相比就是垃圾。”老头笑着说。

    “陈叔,你知道的多,给我讲一讲呗。”我说。

    “好!反正这东西又跑不了。我跟你说,这鹿活草其实最主要的就是用来活血化瘀的。价值自然也不是很大,但是这地府中生长的鹿活草就不一样了。因为在地府中生长的不单单是这鹿活草。而是在于鹿活草伴生的一种东西,这东西叫什么我也不是很清楚,但它的功效可是很神奇的。虽然说这东西是伴生。但是就和寄生差不多,因为这东西个藏在鹿活草内部的。”老头说。

    “那陈叔,这东西的具体效果具体作用是什么啊?您刚才说了那么多也没有将清楚啊。”我说。

    “哈哈,这东西的作用也很简单,那就是肉白骨。”老头最后的三个字咬的特别重。

    “啊?活死人肉白骨?”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实诚呢?我说过活死人这三个字吗?我说的是肉白骨!”老头说。

    “额,没有活死人这一项吗?”我尴尬的说。

    “当然没有,不然的话这东西岂不是夺天地造化的东西了?虽然这肉白骨也挺厉害的。”老头说。

    “这东西真的能让白骨长出肉来?”我说。

    “能个屁啊,都是白骨了那还不得是死人啊?肉白骨就是一种说法,这东西具体的作用呢,我给你演示一下吧。”老头说完就将那烟色的匕首往手臂上一划,这匕首也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做成的,出奇的锋利,这东西一开始就是在老头手臂上轻轻的划了过去,过了几秒后在老头的手臂上闪过了一道淡淡的白痕。紧接着鲜血就从老头的手臂上流了出来,刚开始还好,并不是很大,但是可怕的是,这血液竟然像止不住的一样,哗哗的流着。

    “陈叔!这!”

    “没事。”老头话音刚落就把接到的那些红色液体朝着自己的手臂上浇了过去。这些液体说来也怪,在接触到血液的一瞬间竟然变成了透明色,顺着伤口钻了进去。

    一,二,三,四,五!

    五秒!或者更短的时间。

    这些东西在接触到老头五秒的时间后竟然将老头那条受伤的手臂完全修复好了,甚至连疤痕都没有留下一个。

    我使劲揉了揉眼睛。

    我不敢相信面前发生的一切,明明手臂流了那么多血,但是就这一下照面的功夫竟然就完全修复好了?

    这样的场面实在是太令人震惊了!

    “陈叔!这太假了吧?”我说,其实如果不是老头手臂上还有那些血迹的话我说什么都不会相信在我面前发生的一切的。

    “假?一点都不假。”老头呲牙咧嘴的说。

    “陈叔,你怎么了?”我问。

    “给自己胳膊上划了一刀。虽然能止血,但是疼啊!”老头说话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滑稽,我再联想到老头出去见网友的尴尬竟然忍不住想要笑出来。

    “陈叔,你还顶得住吗?”我问。

    “当然!我又不是七老八十了。”老头倔强的说。

    我看着老头苍老的容颜不禁有些尴尬。这老头都到这个时候了还死撑着呢。

    “行了,你也看到这东西的价值了吧?”老头说。

    “看到了,看的真真的,比珍珠还真呢!”我说。

    “收起来吧,就放到柜台下面就行。放心吧,现在我都在店里,没有人赶来偷了。”老头说。

    我点了点头,表示认可了老头的说法。随后我将剩下的那些鹿血草送到了柜台下面。

    老头在一边坐了下来,不知道他什么时候给自己泡上茶的。这茶叶还是之前被胡依依带走的那种。醇香的气息布满了整个房间。

    你还别说,这茶叶虽然没有那么神奇的功能,但是这提神醒脑的能力绝对是一绝的。而且这茶叶的香味也是值得肯定的。

    “咳咳,小郁啊,今天晚上的时候有没有遇到什么难缠的事情啊。”老头在喝茶的时候突然问我。

    这老头在说这句话的时候我的脑海中突然出现了王富贵和那个女子的身影。

    “额,我遇到了一个叫王富贵的人。”我说。

    “哦,那个人啊,别管它!那就是个神经病。”老头一边喝茶一遍说。

    我看着老头,其实我也想把红衣女子的事情对老头说的,可是我话到嘴边时候就是张不开嘴。

    我不知道该怎么对这个老头说。

    之前握在面对那个红衣女子的时候就已经把这个老头骂了个遍了,可是这老头真让我对他说的时候我反而说不出口了。

    “怎么了你这是?有话就说吧。”老头再一次催促我。

    我在心中犹豫了好长时间。

    “行!那我可说了陈叔。”我说。

    “说!”老头拿纸巾擦了擦手臂上的血液。

    我做了决定,我要跟这个老头当面对质一下。

    “陈叔,我遇到了一个红衣女子,我也在你给我的那个账本上看到了一些关于她的信息。”我说。

    老头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

    “哦!”老头特别平淡的说。

    “哦?陈叔,你说的哦是什么意思?”我说。

    “就是哦的意思啊,你继续说,我想听听你说的。”老头接着说道。

    “行,那我可说了啊,陈叔你不是答应那个女鬼了吗?她就想活一天!你在那个账本上都把这个女鬼的信息写出来了,就说明你是知道这个女子身上发生的事情的。那既然这样你为什么又要给她一个希望呢?你明知道让它活一天是不可能的事情。”我说。

    “我知道啊!所以我更需要这样骗它。”老头说。

    “这是什么意思?陈叔,您说的有些好深我理解不了。”我说。

    “哈哈!先不说这个,我先问你一个别的问题!你知道我在收货的时候是用什么东西来结算的吗?”老头说。

    “鬼晶!”我说。

    “是石狮子告诉你的吧?”老头问我。

    我点了点头,那老头看见我点头的样子后沉默了一小会儿。

    “小郁,这个时候我再问你一件事情!你知道那些鬼晶是从哪里来的吗?”老头调整了一下坐姿之后对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