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章 鬼晶
    这鬼晶到底是什么东西?我都没有见过呢怎么可能知道这东西到底是从哪里来的呢?

    “陈叔,我没见过,怎么可能知道这东西是什么啊。”我说。

    “没见过?那今天你就见见。”老头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转到了另一边。我也不知道这老头是怎么做到的,只见他从一边的墙壁上凭空掏出了一个四四方方的小匣子。

    这小匣子通体雪白,就像是白玉做成的一样,看起来特别漂亮。尤其是在周围蓝色光芒的照耀下,竟然显现出一种妖异的美来。

    老头没有看我,只见他当着我的面打开了那个小匣子。

    在他打开之前我想象过无数次鬼晶的模样,但是当真正打开之后我却有些失望,因为这些鬼晶和我想象中的不太一样。

    说是鬼晶,但是我看起这些东西来的时候却感觉这些东西特别,特别像是一些玻璃珠子。

    如果非要说不一样的,那就是这些玻璃珠子晶莹剔透,呈一种透明色,在珠子之中还隐隐有一着电弧在闪烁着。

    我咽了一口唾沫。

    “陈叔,这就是鬼晶?”我说。

    “没错,这就是鬼晶。”老头说。

    “这些东西是怎么来的?”

    “鬼晶嘛,自然是从鬼身上来的啊!”老头淡淡的说。

    “鬼?”

    “你说我既然知道那些鬼魂的遗愿但是我为什么不去帮他们实现那些愿望呢?”老头笑了笑。

    “陈叔,我不知道这些,但是你说的这些和鬼晶有什么关系?”我问。

    “关系?有很大的关系!你别看这个盒子小。但是光这个盒子里头放着的鬼晶就是我这一辈子积攒下来的。我这么和你说吧,小郁。这些鬼晶不是别的,它们全都是那些鬼魂的执念!”老头一字一句的说着。

    “执念!?”我皱了皱眉头。

    “嗯,你就没有想过那些鬼魂为什么在阳间待那么长时间以后就变成那种浑浑噩噩的样子了吗?”老头问我。

    “我想过,但是我想不通。而且我老觉得那些鬼魂好像有一些神智的样子。”我说。

    “你说的对,但是也不对。这些鬼魂在人间就是因为有这些执念所以它们才留着不走的。但是因为有天道的存在,所以每过一小段时间,天道就会把这些鬼魂的执念打散。所以这些鬼魂也就变得浑浑噩噩的。”老头给我解释道。

    “但是那些有意识的鬼魂怎么解释?”我问。

    “你是说那些有大能的鬼王吧?”老头问我。

    我点了点头,表示肯定。

    “这就是天道的漏洞。它虽然一直在打散这些鬼魂的执念,但是总会有一些执念特别重的人存在着,久而久之也就出现了那些所谓的鬼王。”老头说。

    “哦,可是为什么这些鬼魂到了这个店里之后就有了神智呢?”我问。

    老头看了我一眼,接着说,“这还是天道的原因啊!鬼魂要轮回,不然也不可能存在着阳间这么繁华的地方了。所以这些鬼魂就需要一个可以当做中转站的地方。”老头说。

    “地府?”我脱口而出。

    “没错,就是地府!”老头回应道。

    “可是,这里是地府吗?”

    “当然不是,但是这个店铺自从在这里存在以后就一直是这样,我也不知道我的那些先祖是怎么做到的,竟然能在阳间建造出一个拥有阴间气息的建筑来!我只需要搞到一些阴间的东西并且将它们用香炉焚烧就可以完全将地府营造在这里!所以那些鬼魂在这里就拥有了意识!”老头说。

    “可是,陈叔,这个地方仅仅是为了让那些鬼魂有意识吗?这又有什么意义?”我这个时候已经将眉头拧成了一块。

    “意义?当然是为了这鬼晶!这些鬼魂如果可以拥有意识那么它们的执念也就越浓,但是如果这些鬼魂在阴间那么这些执念就会消散在阴间,变成阴间的养分,虽然我这里虽然有阴间的气息,但是你要知道,这里毕竟是阳间啊!所以这些执念并不会消散,而是变成鬼晶!”老头说。

    “可是它们的执念越来越浓你就不怕它们变成鬼王那种存在吗?”我紧锁着眉头问。

    “当然不会!因为它们快变成鬼王的时候我就已经把它们送到地府了!这些鬼魂一旦进入了地府那他们还能翻起什么浪来?”老头说。

    “可那些鬼魂一直以为你在帮它们!你收了它们的钱财,但是你还这样做!这是不是有点过分了?”我的语气有些强硬。我有些看不惯老头的做法。

    “小郁啊!你太年轻了!你以为我是坏人?你以为我这样做是错的?你知道这些鬼晶的用处吗?光这些东西就可以无条件的增加一个人的道行,还不用像其他邪法一样背负因果。因为这本来就是天道的漏洞。再说了,它们算是什么东西?鬼!鬼啊!你会去同情它们?”老头问我。

    “可是,它们一直以为你在帮它们啊!”我喊道。

    “帮?我已经在帮它们了,它们每天都可以在这里享受活着的感觉。多好,它们有一些人是要下地狱的,可是在我这里它们还是人,这有什么不好吗?”老头问我。

    “你手里拿着的这些鬼晶是什么?那不是可以增加人道行的东西。这是执念啊!这是这些鬼魂存在于世上的唯一证明啊。”我说。

    “屁!你知道那些鬼魂的执念都是什么吗?就拿那个红衣女鬼说吧,你以为它真的就是想活一天?才不是,它是想报仇。你说我难道应该帮她一把?帮它去害人吗?”老头说。

    “可是她也是被别人害了呀!”

    “什么时候?它还是人的时候?”老头问我。

    “是!”

    “别傻了,那个时候它是人,这个时候,它就是鬼!鬼是什么?有尊严吗?”老头说。

    “陈叔。话不能这么说吧?”我说。

    “怎么不能?它们就是鬼,你别忘了,你是个修道者。你得站在人这边。”这个时候的老头与我心中对他的感觉是不一样的,这个时候我为什么感觉老头像是变了一个人似得。

    “那它们受的冤屈就白受了?那它们的执念就那么不值钱?”我皱着眉头问。

    46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