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六章 平淡的早晨
    “大佬,这两次都给我整得差点奔溃了你还让我每天来,我不得死过去吗!”我身上的痛感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我。

    “哼,不行。万一你以后被人家给弄死了怎么办?”胡依依说。

    “谁要弄死我啊。”我纳闷的说。

    “我怎么知道,不过你可以做出假设,比如说,我二姐。”胡依依想了一会儿后对我说。

    我在听到胡依依说话的时候脑海中浮现出了那名妖艳的女子。

    “喂!想什么呢你!”胡依依拍了下桌子吸引我的注意力。

    “没有没有,没想什么。”我解释到。

    “是吗?”胡依依似笑非笑的看着我。

    “咳咳!你这读心术是一直处于发动状态吗?你不累啊!”我说。

    “不累!你想象的很丰富嘛。”胡依依说。

    “你都提她我能不想吗?”我无奈的说。

    “我不漂亮吗!”

    “额,这个怎么说呢。”我挠了挠头。

    “还能怎么说,实话实说。”胡依依果断的说。

    “额,漂亮。可是你跟你二姐的风格不一样啊。”我说。

    “你就喜欢她那种类型是不是?”

    “谁不喜欢啊!”我不经大脑的说。

    我说这句话的后果就是胡依依死死的捏住了我的耳朵。

    “疼疼疼!”

    “我都没用力!”胡依依咬牙切齿的说。

    “我错了,我错了!”我赶紧说。

    “现在知道错了?晚了。”胡依依不讲任何道理。

    “放过我吧。我明天上班呢,大佬!”我赶紧喊道。

    “嗯?明天上班?明天的时候你是不是要和那个老头去处理那个花花公子的事情了?”胡依依像是想起了什么。

    “对啊。”我也是在胡依依的提醒之下才想起来的。

    “哦,这样的话可以放你一马,明天过去的时候记得多看一看。找点什么线索。如果真的能把潜藏在这里的怪物抓出来的话准能捞到不少好处。”胡依依说。

    “什么意思?”我不解的问。

    “没有意思呀,你是不是傻,之前咱们不是讨论过了吗?这个花花公子的事情。”胡依依说。

    “知道啊,可是这跟你放我一马有什么关系?”我纳闷的说。

    “嘿!放你一马还不乐意了?那好!你过来,我给你加个buff!”胡依依的眼睛眯成了一道缝!

    “别!别别别!饶命啊!”

    你们永远不知道我在这天晚上经历了什么。

    蜡烛,皮鞭,皮衣。这些统统都没有!

    胡依依用她特有的能力把我折磨了个遍。这一天晚上我都不知道自己进入过多少次幻境。

    一次比一次恐怖,我的经历也一次比一次惨。她不是说这个东西是根据我的梦境来的吗?可是为什么一晚上都是噩梦?难道就没有一点温暖一些的梦境吗?

    我醒来的时候是在胡依依家的沙发上,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我是一点印象都没有了。而且最悲催的事情就是我醒来的时候是被一阵铃声吵醒的。

    “喂?”我接起了电话,只不过这是一个陌生的号码。

    “喂?郁哥吗?你昨天晚上去哪了?怎么一晚上都没回来?”是小华。

    “哦,小华啊,我昨天晚上一直在胡依依这里。”我解释道。

    “啊?郁哥,你跟姥姥,一块睡的?”小华说。

    “嗯,不是!啥呀,没有,谁跟她一块睡?”我说。

    “哦哦,那你还回来吗?”小华问我。

    我看了看时间,再回去的话实在是没有必要。于是我就跟小华说我不回去了一会就直接上班了。

    我挂掉了电话,腰酸背疼的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胡依依应该在她的房间里,昨天晚上惹到她真的是一个不明智选择,也不知道这家伙为什么有这种特殊的癖好,难道这种虐待别人的行为会给她带来别样的快感吗?

    我在心中邪恶的想到。

    我轻轻的推开胡依依的房间,她正在床上安静的睡着,除了睡姿有些难看以外其他的都还好,只不过不知道她为什么这么偏爱卡通服,就连她的睡衣都是卡通的。

    胡依依的房间中空调开的有点大,我看着被她踢开的被子有点想笑,这么冷的房间还能踢开被子。我蹑手蹑脚的走了过去,将她踢开的被子轻轻的给她盖上。

    可是在这个时候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出现了。

    没错就是我的手机铃声。

    我靠!

    我手忙脚乱的捂住了手机,如果这个时候胡依依醒来的话那可就什么都解释不清楚了,我接起了电话但是并没有在第一时间接起来,电话那头先是传来了欢乐斗地主的声音,而且这声音还挺大,大到我不开免提也能听到的地步。

    “喂!小郁啊,今天早点过来,今天得过去给那个富二代请佛像了。”老头慵懒的说。

    “嗯。我马上过去。”我小声的说,生怕这个时候打扰到胡依依的睡眠。

    老头那边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我已经抢先一步把电话挂断了。

    我长长的呼了一口气。

    看着床上躺着的胡依依我的神情放松了许多。胡依依发出了一阵梦呓,这家伙是梦到什么了吗?呸呸呸,我怎么还在说梦的事情,昨天晚上这家伙就给我的梦魇还不够多吗?

    胡依依在睡梦中翻了一个身,我将被子给她盖好之后就出去了。

    顺带在她这里收拾了一番,别的不说,最起码这脸是要洗一下的吧?

    就是不知道她在醒来之后知道我偷用她毛巾的话会怎么想。

    我将门锁好,出门坐了个公交车。

    在下车的时候我还给那个老头带了一份早饭。

    “呦,给我带的早饭啊?”老头一脸猥琐的看着我。

    我看着坐在电脑旁脸上充满油污的老头一阵无语的感觉出现在了我的心头,难不成昨天晚上和我谈大道理的老头是假的?昨天晚上的事情好像并没有对这个老头造成多大的影响啊。

    我还以为这老头看见我的时候要和我说些什么呢。

    “嗯呐,陈叔先吃还是?”我问。

    “放到哪里吧,我先收拾一下,不然就这个样子过去人家非得把我轰出来。”老头说。

    “额,陈叔你是玩了一晚上斗地主吗?”我问。

    “对啊!”老头特别自信的说。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