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七章 别墅
    我去,这老头玩了一晚上斗地主,就他那么烂的牌技,而且这家伙还不是那种充钱的人,那么问题来了,这个老家伙到底有多少个qq号?

    我不知道这老家伙以前到底申请过多少个qq号,但是就冲他的毅力我实在是佩服。

    我一个人坐在柜台边上吃着早餐,就这么一小会儿功夫,那个老头就已经洗完澡并且换上了一套干净利索的衣服了,我看着老头现在的样子,并没有感觉什么不妥,我之前已经见识过老头换衣服与不换衣服的区别了,这老头俨然一副得道高人的样子。在这里奉劝各位一句,在外面如果你遇到一个得道高人的话你一定要慎重再慎重,因为你不知道你面前的人究竟是不是一个猥琐的老骗子。

    “哎呀,洗个澡真舒服。”老头伸了一个懒腰。

    “得了,陈叔,赶紧过来吃早饭吧。人家什么时候过来?”我问。

    “别急,大概还有一个小时才过来。”老头看了看时间之后对我说。

    “哦,我需要准备什么吗?”我问。

    “嗯,没有,今天就是我一个人的表演,你看着就行了,其实以后有这种生意的话你只需要跟着我就可以了,我怎么做你就怎么做,随机应变吧。”老头说完之后拿起了一根油条,随后美美的喝了一口豆浆。

    我看着老头自信的模样不禁产生了一种疑惑的感觉,小华都不过来帮他了怎么他还这么自信。

    “哎,陈叔,你今天这么自信,是做什么准备了吗?”我问道。

    “当然了,你以为我混到今天是靠别人的施舍吗?我陈浮生还是有些本事的。”老头猥琐的笑着,随后从怀中掏出了一张符纸。

    我看着这张符纸在心中却是产生了一连串的疑问。因为我本身就厉害的就是符咒了但是我在这老家伙的符纸上却感觉不出任何的波动,感觉就像是废纸一张。

    “是不是感觉不出什么来?”老头明知道我也是这方面的行家于是刻意的对我说。

    “嗯,什么都感觉不出来。哎,陈叔,您这是干什么?”我诧异的问。

    只见老头咬破了自己的手指,虽然我知道一些符咒是需要血液还引发的,但是这老头的符纸怎么看不符合那些东西的标准啊,这老头到底想要干什么?

    一道十分淡的血光从符纸上闪过,随后这张符纸就被老头丢了出去。

    “我靠!陈叔你这是弄了个什么东西出来?”我大声喊道。

    这个时候我倒不是夸张,而是这个老头真的整了一个特别恐怖的东西出来。

    一条巨蛇出现在了大厅之中,吐着红红的信子看起来十分的凶残。

    “都能把你给骗过去难道还有人骗不过去吗?”老头吃着油条淡淡的说道。

    “你是说这东西是假的?”我张着嘴问。

    这家伙如果说是假的那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东西是真的?这东西也太真实了。

    “当然是假的了,吓唬人用的,又造不成多大的伤害。”老头手一挥,那条巨蛇就消失不见了。

    随后老头在怀中拿出了一个银色的,并且十分精致的小壶,从中流出了红色的液体,并且这些液体倒在了老头咬破的手指上。

    随后老头的手指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恢复起来。

    这不是鹿活草的汁液吗?这老头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奢侈了?

    “别惊讶,这些东西都是我昨天晚上制药的时候剩下的残渣,不然你以为我会那么大方?虽然是残渣但是不得不说这东西依然是宝贝,要不我送给你点?”老头问我。

    我一开始本来还是想要的,但是后来一想这东西本来就是胡依依送过来的难道胡依依哪里还没有吗?所以我拒绝了他的好意。

    老头也没有说话只是撇了撇嘴继续吃他的早餐。

    一个小时后那辆高级轿车如约而至,在这辆轿车上坐着的如果不是哪位妇人还有谁呢?

    只见妇人从车上下来,她的那个司机兼保镖站在一边妇人走一步他也走一步。

    老头吃过早饭以后早就神清气爽的等候了,这个时候他还嫌这妇人来的迟了。

    “陈师傅,今天可以请佛像了对吗?”我这个时候才注意到妇人的眼睛有些发红,其实不用想也知道,这肯定是为自己的儿子操心造成的呗。

    哎,可怜天下父母心,不管这儿子再怎么混蛋也始终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肉啊。说不操心那是假的。我在这个时候替这个妇人叹了一口气。

    “嗯,既然夫人到了,那咱们就出发吧。早点将佛像请回去也好早点免去令公子所受的苦难。”老头特别诚恳的说道。

    我在心里吐槽了几句,这老头说的可真好听,就你那佛像要是真的能起作用就见怪了。

    妇人点了点头,我这个时候的注意点倒是不在她身上,我的注意点放在了她身边的那个保镖身上,你说这个人究竟是怎么长这么壮的?

    我相信这个人的拳脚功夫也不差。我绝对相信这个人可以轻松的打死我。

    “小郁,将东西带上。今日为夫人请佛像了。”老头对我说。

    他所说的东西就是他行骗的装备呗。他的这些东西虽然其貌不扬,但是效果都是极好的,如果这些东西放在行家眼里那自然是入不了台面。

    但是放在普通人眼里自然是可以让人信服的。

    “是,师傅。”我将老头说的东西带上了。随后我跟随着那个保镖将东西放在了车的后备箱里。我坐在副驾驶的位置,老头和那个妇人坐在车的后面。

    从启程开始,老头就和那个妇人说个没完,有一些东西我在副驾驶的位置上都有些听不下去了。

    汽车越走越远,走的路也越来越偏僻。

    但是不得不承认这里的空气以及环境是真的好。

    汽车终于是停下来了。

    在面前出现了一栋富丽堂皇别墅。

    我靠,这是别墅?

    因为乔江北是做房地产的缘故,所以我跟他在一块的时候也没少见过他公司建造的别墅。

    可是那些东西压根就没办法和这栋别墅比啊。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我情不自禁的咽了一口唾沫。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