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八章 老头的表演(上)
    别墅门口有一条用石子铺成的小路,在路的旁边种满了梧桐树,并且在道路两边还有欧式的路灯矗立着。

    别墅很大,有三层。完完全全就是欧式建筑的风格,在这周围是一块大大的草坪,并且在草坪上还有几处喷泉,而且在别墅周围还环绕着一条河,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却契合了别墅。

    老头站在门口,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只不过他一直皱着眉头。

    “陈师傅,怎么了?”妇人看着皱眉的老头心里面一直拿不定主意,谁知道这位主究竟在想什么呢。

    后来的时候他倒是对我说过,他当时其实是被这栋别墅的漂亮程度给惊到了,所以他才表现出那样一副情景的。当然在这种情况之下自然是不能跟妇人说实话的。

    “夫人。你先退后几步。”老头说完就从怀中拿出了一块罗盘来,随后开始装模作样的走动。

    妇人听了之后哪里还敢站着,慌乱的退后了几步,她的保镖在看到之后也是紧紧的跟随着。

    “怎么会这样?怪哉怪哉!”老头的声音恰到好处,看似小声但是却能让在场的人都听到。

    “陈师傅,发生什么事情了?”妇人紧张的问。

    “这块地的风水极差,若是在这里盖一座殡仪馆自然是没事,可是如果在这里盖宅院那可是大大的凶兆啊,换句话说在这里盖宅院那可是就是凶宅!”老头生情严肃的说道。

    我听到老头说的话以后就情不自禁的看了起来,我虽然没有受过有关风水的专业训练,但是那本古书真的如同百科全书一样,涵盖了各个方面,所以说这风水我也是能看懂一些的。可是不论我从那个角度来看这里都是一块福地啊,怎么可能如老头的说的,这里是一块凶地呢?

    “啊?可是陈师傅我们在这里也住了好几年了,从来没有出过什么事情啊。”我看这妇人其实也是一个特别精明的人,但是在这个时候老头说的话实在是太玄了,再加上自己的儿子刚遇到了怪事所以在这个时候老头说什么她就信什么。

    老头听到妇人说的话之后沉浸了片刻,随后接着说道,“住了几年没事不代表今后就没事。我看是有人故意改了这边的风水局,夫人,平日里您有没有什么生意上的仇家?”老头故弄玄虚的说。

    妇人皱着眉头仔细的思索着。

    “陈,陈师傅?我平日里没有树立过什么仇家啊,都是和气生财,这儿的风水真的有问题吗?”妇人问。

    “嗯,如果没有什么仇家的话就有可能是有人嫉妒才改了的,这儿的风水不适合活人居住,如果在这里住下去的话轻则大病,重则身死啊。也不知道是谁这么大的手笔,要知道在这里改变风水局可不是一句简单的事情。”老头忧心忡忡的说。

    妇人在听到这里的时候就有些慌乱了,尤其是听到重则身死这句话的时候,这句话让她不得不想起自己儿子的处境来。

    “陈师傅,这是不是跟我儿子的病有关系?”妇人的手情不自禁的攥成了拳头,紧张的问道。

    “哎,两件事情并没有什么直接的关系,令公子是被蛇妖所害。这里的风水已变,实在是不适合住人了。趁现在没有发生什么变故,夫人还是尽早搬离吧。”老头说。

    我在心中冷笑了一声,什么蛇妖,这公子哥儿都不知道是被什么东西给害了你就说蛇妖?

    “这,陈师傅,您看能不能帮着改一改?我知道这风水是可以改的。这屋子我真的有些舍不得。”妇人说。

    我看了看这栋屋子之后认同了妇人的想法,没错,就这样的屋子给谁能舍得?

    老头摇了摇头。

    “陈师傅,这,难道改不吗?”妇人小心翼翼的问。

    “哎,难啊。不过夫人既然舍不得那我也自当倾尽全力,只不过要改这风水局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老头唉声叹气的说。

    妇人也是一个聪明之人,在老头开口的瞬间就明白了老头的意思。

    “陈师傅,您放心,价格绝对让您满意。您看咱们在这里等了这么长时间了,是不是进屋子先把佛像请了,随后的事情都好说。”妇人说。

    老头点了点头。

    “好吧,先把佛像请了,好救令公子。”老头说。

    妇人赶紧点了点头。

    随后我们一行人就推开了别墅的问朝着里面走了进去。

    这别墅内部的空间更是漂亮,我尽量不让自己被这华丽的外表吸引。为了配合老头我还不能露出多余的表情来。

    “夫人,这放置佛像的屋子在哪里?”老头问。

    “哦,我马上带陈师傅进去。”妇人说。

    我看着这里的布局不禁产生了一个疑问,像这么大的屋子而且主人还是这么有钱的人那么在这屋子里为什么没有保姆或者佣人的存在呢?我在这里思考了半天。

    可能是人家放假了?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

    就在我思考的这一小会儿老头和妇人就已经走到了二楼,我看到之后急忙赶了过去。

    “这里的位置倒还不错,虽然这里的风水已变,但是这里依旧是一个安置佛像的好去处。夫人,将门打开吧。”老头说。

    妇人听到之后把门打了开来,整个期间,她的保镖都一直在她身边。

    “陈师傅,这门已经打开了,佛像放在这里也好,事不宜迟还请陈师傅开始吧。”妇人说。

    “好,只是还请妇人提供一张桌子,不然没办法开坛做法,这佛像自然也请不过来。”老头说。

    妇人听了之后点了点头,老头说的没错。

    妇人给她的保镖使了一个眼色,随后她的保镖就下楼了。

    过了一小会儿时间妇人的保镖就回来了,并且还扛了一个桌子回来。

    这桌子的材料我曾经在乔江北哪里见到过,是沉香木的,十分珍贵。但是我却没想到这妇人竟然可以随意的拿出来。

    一阵淡淡的香味从桌子上传了过来。

    老头没有多言,之见他笑了笑。随后对着保镖说了一句,“有劳了。”

    老头吸了一口气。

    这老头要开始他的表演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