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九章 老头的表演(下)
    哪怕这是一个放佛像的屋子也不是一般的大。

    妇人站的远远的,老头看了看竟然莫名其妙的呼了一口气。

    “小郁,将东西准备出来。”老头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随后往那张沉香木的桌子上摆放着。

    东西都在我拿的那个包里。

    香炉,碟子,黄纸。以及一些奇奇怪怪的小玩意。我也不知道这老头到底是从哪里捣鼓到这么多小玩意儿,而且我竟然还不知道这老头让我带着的究竟是一些什么东西。

    “夫人,在屋子中我为何没有看到贡品?”老头问。

    “有!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取?”妇人对着保镖说道。

    “是。”保镖说。

    而是这是我第一次听到了妇人保镖声音。

    这保镖的动作就是快,那些需要的贡品在一小会儿的时间内就被保镖端了上来。

    齐齐整整的摆在香炉前面。

    老头一看,满意了!

    老头今天的穿着就是突出了一点,那就是仙风道骨。老头从背包中拿出了那把桃木剑的时候他身上的这种味道越来越浓了。

    “四方青霜远远兮,五老归回绕江东。”老头用桃木剑挑了一沓黄纸,也不知道这家伙是怎么让这些符咒固定上去的,而且最恐怖的事情就是这老头竟然莫名其妙的唱了起来。

    我回头看了一眼妇人,只见她紧张的看向了这边。

    老头口中依然是在唱着一些东西,只不过现在他唱的东西我就有些听不清了。谁知道他唱的是什么,很有可能就是《小苹果》不过他唱什么和今天的事情还有关键吗?

    我看着这个场面尽量控制自己不要笑出来,明明是请佛像为什么要用道家的方式来呢?老头也太无耻了,为了赚钱这种方式都可以使出来。

    在桃木剑上的黄纸哗的一下燃烧起来。老头用着桃木剑在四周的空气中虚点着。

    也不知道这老家伙虚点什么呢,有谁听说过请佛像的时候还有这一道流程?

    我看着时间差不多的时候将背包中那个包着红步的佛像搬了出来。

    老头背朝了妇人,在这个角度别人是看不到老头的表情的。老头偷偷的给我使了一个眼色,我会意的将佛像放到了桌子前方,老头桃木剑上的黄纸莫名其妙的朝着佛像的飞了过来。

    这黄纸也是奇特,我不知道这老头究竟是怎么做到的,总之这老头竟然让这黄纸燃烧这么长时间。黄纸不断的燃烧着,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没有烧完的意思。

    黄纸开始围绕着黄纸飞行起来。一圈又一圈。

    妇人在一旁看的目瞪口呆,她在那边压根就想象不到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其实也是一种小法术,这种法术叫飞头术,据说修炼到最后可以将头分离身体,随后飞出去,不过这老头也只能做到让黄纸飞行的份上了。

    老头的手悄悄的动了动,别人都没有发现,但是我这个角度却是看了个正着。

    老头的手里偷偷的藏了一张符纸,就等着发动了。

    这黄纸也飞行了很长时间了,如果这个时候再不发动符纸就迟了。

    老头极其果断的发动了符咒。顿时在屋子中梵音四起,并且都是十分空灵的那种,让人在这种情况下分辨不出真假。

    我叹了一口气,如果说那儿有人拍电影的话我就一定推荐老头过去,这家伙别的都不谈了就凭他做的这一手好特效我估计都得有人抢着要他。

    而且我还发现了一个事情,这老头别的东西会的不多,但是这些小符咒倒是会不少,而且这些东西都是一些没有杀伤力的纯粹和平的符咒。

    或许是我的叹气激怒了老头,于是老头冲着我疯狂的使眼色。

    我控制住了自己,但是我不能保证下一秒我不笑。看来我还是出来的少,如果不是的话我觉得我自己应该可以像老头那样,骗人都不带脸红的。

    这些梵音深深的刺激到了那名妇人,也正是这一手才让她无条件的信任老头。

    梵音越来越弱。只不过在这些梵音在即将停止的瞬间在佛像上闪过了一道金光,这也就是我死死的盯着看的缘故,不然我是注意不到这一道光的,不过在一旁的妇人却不一样了,刚才闪过的那道金光应该是被妇人尽收眼里了。

    “呼,好了,夫人佛像请到了。”老头摸了下头上的汗珠后说道。

    虽然这老头是个骗子,但是这老头还真的卖力啊,就刚才的那一段东西,我在上面的话估计我也会流汗。

    妇人在听到老头说话的瞬间就赶了过来。

    “陈师傅,您没事吧?”这妇人在说完话的同时就朝着佛像走了过去。

    “别动!”老头大声说道。

    妇人被老头的这一嗓子吓了一跳,连忙停止了自己的动作。

    “妇人,这佛像刚刚请来,万万受不得凡俗之气的影响啊。”老头连忙说道。

    “哦,我太着急了,这样就可以就我儿子了吗?”妇人焦急的问。

    “哎,这只是暂时的阻止了蛇妖的动作,用不了多久这佛像就不管用了,在这段时间内只能保令公子平安。”老头说。

    呵!这老头说的可真好听。

    妇人听了之后赶紧点头,记下了老头说的一切。

    “嗯?夫人您先出去吧。这屋子里好像来了我的一位老朋友。”老头笑着说。

    妇人听到之后点了点头,同意了老头的说法。

    随后妇人就和她的保镖走出了门口。

    老头趴在猫眼儿上看着外面的动静,直到确认妇人的离去。

    “快,小郁,把佛像上的东西擦掉。”老头说。

    “啊?擦什么?”我疑惑的问。

    “哎,当初买的时候买个国产的就好了。非要买进口的,现在想想真是的,还好刚才看到了。”老头深深的呼了一口气。

    “什么字啊陈叔,这么重要?”我看不出这佛像的不妥啊。

    “那几个大字你看不到吗?”老头把声音压的极低。

    为了配合他我的声音也降低到了和他同样的程度。

    “能有什么事儿啊,那上头不是写着吗?美得因拆拿。”老头发音不标准的说。

    啥?你拿上头有字儿的东西充当古物卖给人家?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