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章 生气不知的公子哥
    “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这佛像就是我从外头弄回来的,你管那么多干什么,我弄回来的时候也不知道这东西是美得音拆拿的呀。行了赶紧处理一下,别让人家发现了,要是让人家发现了就不好了。”老头说。

    这也就是人家大户人家隔音效果做的好,要是让人家知道他这样整的话非得把他的腿给打断了。

    “行了,陈叔怎么做?”我问。倒不是我同情他,你说这东西要是一会被人家给发现了我也逃不了呀。想想那个保镖,虎背熊腰的,一会他要是追我你说我能跑的掉吗?

    “给,拿着这个。”老头也不知道从哪里弄出来的一把锉刀。

    “你那来的这个?”

    “还是那句话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你弄你的,我准备别的东西。”老头不耐烦的说。

    我无奈的接过了老头的锉刀,朝着佛像就是一顿锉,我也不知道这么大的动静会不会把佛像弄坏了,反正只要能把这东西给整掉就是胜利。还有一点,这佛像虽然是老头从不知道什么地方弄来的,但是这质量的确是没话说,我锉了这么久竟然没有坏。

    这佛像上的字倒是没有多深,锉了几下之后就好了。不过这佛像上的锉痕怎么办?

    老头像是预料到这种情况一样,只见他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小盒,在里面竟然有一些松脂粉,我看的目瞪口呆,这是我见到的第二个“小叮当”,不愧为混迹江湖多年的老骗子,这准备工作就是做的好,不过这老家伙为什么没有把佛像上的字处理好呢?

    老头亲自在手上倒了一些松脂粉,随后往佛像上一抹,这样一来刚才用锉刀弄出来的划痕就消失不见了,就算是被看出来也是很老很旧的伤痕了跟老头没有任何关系。

    老头呼了一口气。

    随后他走到了门口,开了门,在门外的妇人迎了上来。

    “陈师傅,不知道您的哪位好友是?”妇人问。

    这妇人自从相信了老头之后就是这样,她还以为刚才在屋子里真的来了一位看不见的老友呢。

    “哦,没什么,就是一位鬼差,说是来收魂的,我跟这家伙有些交情,就问它是不是收错了,这家伙也是一个鬼精,明白了我的意思,说这事情可以往后面拖一拖,这会儿功夫已经走远了。哎!还好这次来的这个是我的老友,如果换成别的鬼差就麻烦了,令公子的事情不能再拖了啊。”老头忧心忡忡的说。

    “啊!”妇人惊呼一声,随立马用手捂住了嘴,不让自己发出声音来。妇人的身体也逐渐瘫软,如果不会在她身后的保镖扶了她一把我估计她都会倒下去了。

    “陈师傅!我求求你,赶紧救救我儿子吧!”妇人握住老头的手无助的说。

    在妇人脸上竟然可以隐约的看出泪花来,而且从我这个角度看去,在妇人的头上还生出了几根银发,这妇人在平日里也是极其注重保养的,可是在这个时候竟然有银发生出,想必在这短短几天里妇人被儿子的事情弄的有些力不从心。

    我叹了一口气,对于老头的做法我也不好说什么,虽然是骗子,但是这属于一个愿打一个愿挨的事情,我现在如果说老头是骗子人家也不会信我,谁让前几天的时候老头把戏做的那么足呢?

    我想看一看那个公子哥,说不定我能帮到他。妇人的情况让我真的有些不忍心,如果换个角度我相信所有的父母都会为儿女付出一切的。

    老头啊老头,你到底是有真本事呢还是纯粹的是一个骗子呢?我在心中疑问着。

    “哎,夫人您这是干什么,我既然收了您的钱就一定会为您把这事情办好。那鬼差已经走了,不过这事情我看不能再拖了,令公子在什么地方,我得先看一下。”老头说。

    “谢谢,谢谢陈师傅。他就在楼上,我带您去!”妇人感激的看着老头,在眼角泛着的泪花已经有流下来的痕迹了。

    我看着妇人心中闪过了一丝不忍,就在这个时候我撇见了在一旁的保镖,他也不经意的叹了一口气。

    妇人在前面有些,虽然不是很明显但是我能看的出来,妇人刚才在颤抖。

    我们走上了楼,妇人走在第一位,老头紧随其后,剩下我和保镖并排走在后面。

    公子哥儿待的地方是一个白色的房间,门口放着几道符咒,这可能是之后老头又给她的,从我的角度看过去这几张符咒是没有什么作用的,但是这几张符咒都被妇人当成是宝贝一样。

    妇人推开了门,等待着我们进去。

    “我们把他接回来了,就怕陈师傅做法的时候不方便。他这样已经持续好长时间了,我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妇人说到这里的时候再也说不下去了,可能是因为刚才老头说了有鬼差勾魂的事情,也可能是因为妇人看见儿子的不舍,所以导致了妇人现在的状况。

    “哎,夫人容我看看。夫人莫要急坏了身子。”老头语重心长的说。

    “嗯。”妇人小声的回应着,并且从身上拿出了一块手帕,擦了擦眼角的泪花。

    老头朝着那张床走了过去。

    我不知道在屋子中的那些仪器是一些什么东西,大概是类似呼吸机那样的东西吧。

    密密麻麻的管子插在了少年身上。老头移动了一下,这时候我才看清楚床上躺着的少年。

    面色惨白是我对他的第一印象,这少年看起来柔柔弱弱的,身体状况并不是很好,而且还是病怏怏的,难道是跟最近他的情况有关系?

    我不知所谓的想着。

    “陈师傅!怎么样了?”妇人有些憔悴的问。

    “哎,让我再看看。”老头装模作样的看着。

    我不信这老头能看出什么东西来,我在这里看着那少年就像是睡着了一样,根本看不出什么。

    可是就在这个时候我被房间里的环境吸引到了。

    刚进来的时候我还没注意到什么,可是在房间里待了这么长时间以后我才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