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一章 突然出现的煞气
    这房间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竟然渗出水珠来。

    在房间中我说为什么感觉不对劲呢,原来这房间整个状况都是湿漉漉的。我皱着眉头回想着妇人在一开始的时候说的话,这她的确提到过房间中出现水珠的情况,只是我亲身体验的时候才明白过来。

    这时候老头也注意到水珠的情况了,这里还不是最严重的,最严重的地方就属少年躺着的那张床了,或许是刚才没有注意到,他躺着的那张床单已经被完全湿透了。整个人就像是躺在一大块潮湿的海绵上。

    “夫人,这就是你所说的?”老头转过头去问那名妇人,虽然他没有说,但是这妇人也明白他说的是水珠的事情。

    “是,陈师傅,这水珠不管怎么样都清理不掉,如果不是这些水珠我也不会去找您了。”妇人说。

    老头缓缓的点了点头。

    “我之前给你的符咒呢?那些符咒不是能压制这些水珠吗?”老头疑惑的问。

    “陈师傅,您给的符咒在一开始的时候倒是起了一些作用,可是之后就压制不住了,并且我儿子的状态也越来越不好,反倒是这些水珠存在的时候还好一点。”妇人说。

    老头不着痕迹的愣了一下,在房间中只有我看到了。

    “嗯,这蛇妖要比我想象的厉害。夫人,一会如果出现了什么状况的话我希望你早点离去,免得伤到自己。”老头说话的时候不光看着妇人,顺带还看了那名保镖一眼,意思是让他在一会保护这名妇人。

    保镖自然是会意了,妇人也点了点头,只是依然不舍的看着她的儿子。

    哎,这老头!

    是不是蛇妖还两说呢,如果真的是蛇妖的话胡依依会感觉不到?我在心里吐槽着。不过我也是佩服了一下老头的脸皮。

    老头围着床转了几圈。

    随后朝我要东西。

    “小郁,将我的罗盘取出来。”老头说,

    我不知道这老头要干什么,我相信就凭着他的眼力他也应该能看出这水珠不是蛇妖弄出来的,哪儿有蛇妖这么厉害的,这都持续这么多天了,难不成这蛇能一直制造这种水珠?别扯了。

    这时候我好像认同了小六子的看法,这家伙还真的不入流。我都能看出来的东西你能看不出来?

    这老头拿到罗盘之后就在屋子中走动了起来。我也不知道这老头到底是在屋子中寻找着什么,更不知道这老家伙到底会不会用罗盘。但是就这老头的专业模样忽悠妇人和保镖还是不在话下的。

    老头走走停停,终于,在一处地方停了下来。

    老头皱着眉头,我往那个地方看了过去随后我感觉那个地方并没有什么异常,但是在此刻我的眼睛却是传递给我一种十分不舒服的感觉。

    老头站定,脸上的犹豫之色也越来越浓,难不成这老头也从中感受到了什么东西?我纳闷的想到。

    “兄弟,陈师傅为什么在哪里站住了?”在一旁的保镖问我。

    “我也不知道。哪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这个时候我已经没有刚进来的那种感觉了,这个时候我真的感觉在这个房间里面存在着什么东西。

    我这个时候担忧的想着。

    “哦,那一会儿?”保镖问。

    “一会要是出了什么事情的话还是早点跑吧我也不确定里面到底有什么。”我这个时候泛起了一阵紧张的情绪。

    “嗯。”保镖点了点头。

    而那名妇人紧张的看着在那边的老头。

    老头的神情也很紧张,本来以为到这里只需要演一场戏就没事了,只不过没有想到的是在老头站的地方竟然真的有东西存在着。

    老头犹豫再三,始终没有动作。

    我的眉头皱的很厉害,双手不自觉的握紧了。

    老头走开了,继续拿着罗盘在屋子里搜寻起来。

    我的眼睛隐隐约约的有一种刺痛感。

    不知道是不是那处地方的缘故。

    老头应该是不敢有什么动作,那个地方给他的压力应该很大,在他处在的地方应该要比我感受的更加浓烈。

    老头的手中捏着一道符咒,应该是之前召唤那种吓人巨蛇的符咒。他难道要在这个时候使用吗?我在心中想到。

    就在这个时候异变突生,在之前所处的地方竟然传来了一种“啵”的声音。

    这声音对我来说十分清晰。但是屋子里的其他人却像没有听到似得。

    就连老头都没有感觉到。

    “等等!”我情不自禁的喊了一声。

    “怎么了?”保镖问。

    老头虽然疑惑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没有说话。

    “不对劲!”我说。

    这时候我看到了一层白雾状的东西从那边飘散了出来。

    这东西应该就我可以看到,如果换做之前我得借助符咒的力量才可以,但是自从眼睛出现变化之后我就可以看到这些东西了。

    老头眉头微皱,随后开口说道,“我这徒弟天生阴阳眼,相必他是看到了什么东西,小郁你看到了什么?”老头问。

    “白雾!”我说。

    老头神情有些紧张,从身上拿出了另一道符咒来。并且贴在了自己身上。

    这应该也是一种开眼的方法,人的身上有三把火,老头用符咒狠狠的压制的其他两把火,将自己的火气降低,从而达到开眼的目的。

    我顾不了那么多,因为不知道在这里出现的究竟是什么东西,所以我迅速的在手中画了一道剑指符,这剑指符在我使用的符咒中属于最好用的一种,因为它几乎适用于所有情况。

    保镖看到了这里发生的情况,将自己挡在了妇人身前。

    老头脸色大变,只是在这个时候并没有表现的很明显。

    屋子中的温度瞬间降低,想来这里发生的情况和那些白雾有关系。

    这是?这事煞气?

    我认出了这东西。上一次我见到的煞气都没有这次浓烈,我记得上一次的时候是刘雅馨整出来的动静,别的都不说,就这次出现的煞气不论从那一方面来讲都要强过刘雅馨制造出来的。

    这次又是一个什么东西?

    我的手中攥了一道太清寅火破煞符,对付这种情况还是这张符咒好用一些。

    我和老头都可以看到这里的状况了,可是在屋子中除了我俩还有其他的三个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