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四章 水汽
    老头没顾上搭理我,那些煞气除了能够制造这种冰冷的环境以外竟然还可以搞出巨蛇那样的怪物。

    我冷冷的看着这一堆白雾,刚才保镖进来的时候被那条巨蛇吓出去了。现在的这堆白雾并不是极力对付我们,而是有一种倾向,是冲着床上躺着的那个公子哥去的。

    “小郁现在什么都别问了,你的符咒比我的有用,阻挡住那些煞气别让它们冲到哪位大少爷床上!”老头冲我喊道。

    我点了点头,寅火破煞符就像是不要钱一样冲着那些煞气甩去。这样的举动自然是有作用的,少年周边的白雾被硬生生的逼散了,在短时间之内肯定是聚集不起来的。

    “陈叔,你要是知道这些煞气的情况你就赶紧说出来,我的符咒也仅仅能压制它们一会儿,要是再一会符咒的效果消失了咱们可就被动了!”我说。

    “我上哪儿知道去,我以前是见过鬼王没错,可是这煞气比一般的鬼王还要厉害,我都不知道这煞气凭什么能把我的符咒引发的。这时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老头说。

    “我靠!又来?”这个时候那些白雾聚集着朝我冲来,我只能用破煞符一点一点的进行驱散。

    “陈叔!你从刚才到现在了究竟在干什么?”老头从刚才到现在就一直在地上忙活,甚至于就连他周边的那些煞气都是我驱散的。

    “布阵!”老头说。

    “啥?”我慌乱之中问了一声,这老头说他在布阵,可是他这是布什么阵呢?怎么啥东西都有?我也布过,可是我用的都是符咒啊!

    老头的布置方法我是不知道,并且我也不打算去过分关注了,因为这个时候我连自己身边的煞气都顾不过来了。

    这煞气一波接着一波,一次比一次厉害。这还不是让我最担心的,我最担心的是我的眼睛,这眼睛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了,可是我都不知道这眼睛究竟是在表达着什么。眼睛越来越暴躁,我也越来越暴躁。破煞符,还有另一只手上的剑指符都疯狂的冲着这一团煞气甩去。

    从我的角度看去,这些煞气被我甩出了一大圈的空白地段,哪位在床上躺着的公子哥儿倒是没事,可我的感觉到眼眶周围有一些热热的感觉。

    我不经意的用手擦了一下。

    血?

    我的动作僵硬了一下,也就是这一下让那些煞气钻到了空子。

    那些煞气朝着我涌来,我本能的后退,可是这一退竟然撞到了房间中的那张贡桌。【】

    我没来得及反应,并且身子朝着后面仰了过去。

    “吞天大阵!开!”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老头的呐喊声。

    几乎是在同时我周围的那些煞气一股脑的冲着老头那边飘散过去了。并且整个房间中的煞气都冲着他冲过去了。

    “陈叔!”

    “没事!”老头回应了我一声。

    “这是?”

    “阵法啊!吞天大阵!霸气吗?”老头问我。

    “吞天大阵?”我被这个大阵的名字震惊到了,这是什么样的阵法才能取这样的名字?

    “我瞎起的,就在刚才随便摆的,没想到还真的成了。”老头说。

    “………”这老头真的是没谁了,在这个时候竟然有这种闲心,不过他刚才说的话让我对他有了重新的认识。阵法!这种复杂的东西可不是说摆就能摆的,如果是以前就有的阵法倒还好,可是老头刚才说他是随便摆的,那不就是说这老头在刚才自创了知道阵法?要知道用别人的东西是很容易的,最多需要练习一下,大不了多花费一些时间就可以了,可是自创阵法就不一样了,难道这老头真的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自创了一个?

    看着那个阵法我真的有些不敢恭维,除了在中间立着一把铜钱剑以外就几乎不是什么难寻觅的东西了,这老头也算是就地取材,不过也不能小看,毕竟当年诸葛亮用一些石头就能摆出那样惊奇的阵法来。

    “这煞气还真的霸道。”老头说了一句。

    这个时候我才注意起来,刚才那些煞气冲出来之后就把房间肆虐了一遍。并且在房间中的水汽都被这煞气冻结了,这也就是我们两个刚才用符咒阻挡住了,不然就连我们身上的水分也要被煞气冻结不可。

    这煞气光靠制造出来的温度就能够达到这样的效果?如果被这些煞气侵入体内的话,我不敢再往下面想了!

    对了,哪位公子哥怎么样了?不会真的变成冰棍了吧?我靠!

    我赶紧往床上看去,老头的动作也不慢,看来他也想到了这个问题。

    还好!还有呼吸,并且现在我发现了一个很奇怪的问题。

    这位公子哥儿在刚才的时候脸上还有煞气凝结成的霜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时候竟然全部消散不见了。

    公子哥儿浑身湿漉漉的,哪里有刚才被煞气袭击过的样子?

    我的眉头拧成了川字。

    老头的面目也没有比我好到哪里去。

    我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怎么回事?”我问。

    “恐怕刚才还有别的什么东西,我从一开始就弄错了,我以为只有知道妖物,现在看起来至少得有两个!”老头面色凝重的说。

    的确!在这个时候我也感觉出来了。

    这公子哥儿身上的这些水汽应该是从别的地方来的,刚才的那些煞气应该和这些水汽没有什么关系,所以这两种东西是来自不同的妖物的,可是这些东西为什么都要盯着一个混吃等死的公子哥儿呢?

    “陈叔!现在该怎么办?”

    “刚才那些煞气把我的计划打断了,到时候我再想办法吧,光是煞气都这么厉害了那么本尊得厉害到什么程度去?小郁,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小心点,保住自己的命才是最关键的。”老头说道。

    “嗯!”我点了点头。

    就在这个时候,一道水汽从我的面前闪过。

    我手上的剑指符还没有消散,就这样我下意识的朝着那道水汽抓了过去,可是在这个时候却发生了一件让我惊讶的事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