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五章 雨女
    “等等!”一道甜美的女声从一旁传了过来。【】

    这时候我伸出去的手差点没收回来。

    那道水汽在划过去的之后竟然在房间的空地里变化出一个模糊的人影来。

    看不清楚样子,并且神奇的是这个人影全身都是用水做的,如果不是这道女声的话我都有些摸不清楚这个身影的性别。

    我开始怀疑这个身影是不是某个人制造出来的傀儡,可是这个女声的下一句话就否定了我的看法。

    “你们别动手,我不是坏人。也不是什么人的傀儡。”用水做成的人影说道。

    “你是?”我疑问道。

    刚才虽然是我先反应过来的,但是老头的反应也不慢,几乎就比我慢了一瞬间,所以老头也摆出了一种疑惑的表情。

    “我没有恶意,并且你们两个人我都认识。至于我是谁你们就不要猜了。”人影说。

    “你认识我们俩?”见那人影的确没有其他的动作所以老头问了一句。

    “嗯,你们应该是猜不到的,不过我的确是认识你们两个。”人影略微有些歉意的说。

    “好,我不去想你是谁,可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我皱着眉头问。我在一开始的时候心里的确是锁定过胡依依,可是不到一秒钟的时间我就打消了这个想法,不是她,光从说话的语气上来说就不像。更不要提什么目的了。

    “我当然是为了保护他!”虽然只是一个人影但是还是可以看出手指来的。

    只见她用手指指向了床上躺着的公子哥。

    “为了保护他?你和他是什么关系?”老头问。

    “他是我的爱人!”人影说。

    我去,怎么突然冒出一个爱人来?而且还是这样的东西?

    “爱人?”老头问。

    “嗯!”

    “你们什么时候认识的?况且我看你的样子……”老头后半句话没有说,但是我相信所有人都明白他后半句话的意思。

    “对,我不是人。我是雨女!”那人影说。

    “雨女?那是什么?”我问。

    老头也是摸不着头脑一样。

    “你不用想了,你是想不出来的。你可以问一问你身边的哪位狐狸姐姐,她肯定知道。”人影淡淡的说。

    胡依依?这事情怎么又跟她扯上关系了?

    “你说你认识我们为什么不用真面目见我们呢?”老头问。

    其实这个时候不光是老头有这样的疑问,甚至于就连我都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我不想用真面目见你们一定是有我自己的原因,所以你们也不要问我了。我现在既然出来那就说明我相信你们。”

    “你相信我们?我们怎么相信你?”我问。

    “这个我还没有想出来,不过你可以提一提你的条件,我可以试着给你答复。”那名自称是雨女的人回答。

    “呵!你冒冒失失的出来还大言不惭的说相信我们,你以为你是谁?”老头身上突然多了一份土匪气息。

    “这的确是我的不对,我向二位道歉。只不过现在在我认识的人当中只有二位最有本事了,还请二位救一救我的爱人!”雨女说。

    “救你爱人?”我看了一眼在床上躺着的公子哥。

    我实在是想不到在床上躺着的这位大少爷究竟是怎么和这个雨女扯上关系的,按道理来说八杆子也打不着啊!

    “嗯!他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许再拖下去了,而且以我现在的状态我也拖不下去了。”雨女说。

    “什么意思?你说明白了。还有你不是认识我们吗?你既然觉得我们可以帮你你为什么不在更早的时候说呢?”我问。

    “因为在之前的时候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人是不是骗子,我不是指其他方面,我是说我不知道你们两个人能不能处理掉这里的事情。”雨女说。

    “……………”额,这一点话我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毕竟跟随老头的这两天也太像是骗子了。人家说的也没我在什么毛病。至少在我这里我是挑不出什么毛病的。

    “行了,你既然认识我我相信你是懂我的规矩的,要让我帮忙可以,但是,得掏钱!”老头突然说道。

    “可是我没钱!”雨女说。

    “啥?你没钱?没钱帮什么忙?”老头的本性暴露了。

    “他有!”雨女指了指躺在床上的公子哥。

    老头看了看床上躺着的公子哥,随后又看了看哪位雨女,叹了一口气不知道从哪里摸出来一根烟,蹲在一边抽烟去了。

    我也没有再理会那个老头,在这时候我对这名雨女开始好奇起来。

    这个人究竟是谁呢?

    “没事你说吧,我听着你别管那个老头,我听着。”我说。

    “好!那我就直接说了,现在的他只有身体还活着。”雨女平淡无奇的说。

    “啥?什么意思?植物人?”我问。

    “嗯,按照人类的说法可以这么说。”雨女说。

    “嘿!我在这个时候就有些搞不明白了,躺在床上的不是你爱人吗?你为什么一点都不在乎的样子?”我问。

    “他的灵魂现在在地府,我不着急,反正大不了等他轮回转世就可以了,我又不会像人类一样死去。可是这样的话对这一世的他来说就太不公平了,所以呀希望你们能救一救他!”雨女说。

    “你先别说这个,你就先说说他身上这些煞气是怎么回事?刚才差点把我们两个都害了。”正在一边抽烟的老头突然开口说。

    “他身上的煞气是一个很厉害的东西弄出来的,我也不知道是什么但是在我找到他之前他就已经这样了。我只能通过自己的办法保护他,帮他抵挡这些煞气,可是他还是被带到地府去了。”雨女说。

    “一个很厉害的东西?这么说他身上这些湿漉漉的东西才是你搞出来的。他身上的煞气就不关你的事了呗?”我问。

    那个人影点了点头。我在一旁啃着指甲权衡着其中的利弊得失。最后我做出了决定。

    “你说吧,我该怎么帮你?”我不是为了这个雨女,而是为了在门外的哪位母亲。

    正如雨女说的,它等多长时间都无所谓,可是哪位母亲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