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六章 无魂
    “他被缠上了,我能做的就是帮他隔离一些煞气能够保住他现在的性命就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事情了。我也说了他的魂魄现在就在地府,现在在床上躺着的就是他的**而已。我需要你们帮我过一趟阴。”雨女说。

    我还没有说话呢老头就已经开口了。

    “过阴?你以为是喝水呢?你说的那么容易。”老头冷冷的说。

    “陈叔,她说的过阴是?”我问。

    老头看了我一眼随后说,“小郁啊,我看你那符咒挺厉害的,怎么连过阴都不知道呢?”

    “额,我真的不知道,以前也就听说过,自己哪儿干过呀。”我说。

    “我也没干过,让她另请高明吧。”老头淡淡的说。

    “好!大不了我再等二十年。”雨女的口气也不是很好。

    这个时候我就有些纳闷了,这不是你其求我们吗?怎么弄得跟我们求你似得?

    “陈师傅?里面情况怎么样了?”门外保镖在大喊。我们在里面勉强可以听到。

    这保镖胆子可真大,就刚才的那条巨蛇都没有吓倒他吗?

    “我先出去一趟。”我对老头说。

    雨女和老头都没有搭理我,我叹了一口气之后就推开了房门。

    “老哥,里面的怪物我和师傅已经处理完了,只是现在的情况有些………”我难已开口。

    “阳阳!阳阳没事吧?”妇人在一旁声音颤抖的说。

    “阿姨,你刚才一直就在这里没走?”我吃惊的问。

    这保镖没走也就算了,可是我万万没有想到这名妇人也没走。

    想必刚才保镖已经把屋子里发生的事情告诉妇人了,虽然老头用符咒召唤出来的怪蛇并没有直接在妇人面前使用,但是也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我没走,不确认阳阳的状况我不会走!”妇人说。

    “哎,里面的妖物已经被除掉了,可是………”我支支吾吾的说。

    “阳阳怎么了?”妇人紧紧的拉住我的手问我。

    “他,他的魂魄已经不在阳间了。”我最终说出了这个答案。

    我也不知道妇人能不能接受消息。

    “阳阳!”妇人惊呼一声眼看着就要向后倒去,不过好在她身后的保镖扶了她一把。

    “阿姨!您别急,不是没有办法救回来。有办法!”我连忙说。

    妇人本以为自己的孩子已经魂归九泉了,可是她没想到我竟然这么说。

    “你,你是说阳阳还有救?”妇人难以置信的说。

    “有救!不过需要过阴!”我说。

    “那是什么?”保镖问我。

    这个时候妇人也用同样的眼神看着我。

    “就是需要有一个人去地府那边带他回来。”虽然老头刚才没有告诉我,但是我想过阴的意思大概就是这样了。

    “我去!”妇人一听自己的孩子有救毅然决然的说。

    “夫人,我去吧。”站在她身边的保镖说。

    “不行,这是去阎王爷哪里拉人啊,我怎么能让你们去?都是爹妈生养的谁的命不是命?”妇人说。

    我在一边听的有些不是滋味。随后对妇人说。

    “你们也别争了,过阴这事还是得我们来,你们去了知道该怎么办吗?”我问。

    妇人想要说些什么,可是听完我说的话以后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了。

    “哎,这样吧,你们先在这里等着吧,我先进去等我和师傅处理干净以后你们再进去。”我说,其实我并没有告诉他们还可能藏着一个怪物的事情,我只能用这样的方式来安慰妇人了。

    “好!”妇人的眼里已经泛出了泪花,整个人也颤抖起来,但是她终究是没有哭出来。

    我不忍心再看下去,于是我打开门又走了进去。

    我把门死死的关上,看着在一旁抽烟的老头和在空中漂浮着的人影就感觉一阵头大。

    “哎!行了不就是过阴吗?我去。”我说。

    这一点主要是为了门口的哪位母亲考虑,不知道为什么看着她泛着泪花的样子我就特别难受。

    我的话音刚落,谁知道老头一听我的话开始不乐意了。

    “过阴?你知道什么是过阴吗?你疯了?”老头对我喊。

    “不就是去一趟阴间吗?”我说。

    这个时候我看到了雨女对我鞠了一躬。虽然我当时并不能理解她鞠躬的意思。

    “小郁啊,那是阴间!你一个大活人跑到哪里你能担保不出什么事情吗?活人承受不住地府的阴气,你见那个干这一行的人愿意过阴的?那是要折寿的,你懂吗?”老头冲我说!

    “可是在床上躺着的这个人怎么办?我们做好点防护措施不就好了吗?我有符咒,可以把阴气驱散掉。”我说。

    “符咒?你过阴之后你以为自己还可以使用符咒?你到时候能进入地府的也只有你的魂魄而已,你敢用符咒我保证你会先把自己烧死,再说了你以为底下的那些鬼差是吃干饭的?到时候随便来几个鬼差就够你受的了。之后你想怎样?被抓起来关到地狱去?”老头质问我。

    在我和老头说话的期间雨女没有插一句话。

    “可是躺在床上的这个……”我说。

    可是这句话我只是说到一半的时候就被老头打断了。

    “你管人家干什么?在这床上躺着的是你亲戚?跟你八杆子打不着的一个人你去为了他卖命?值吗?你要愿意去做你就去,我反正不跟你去。自己想办法!我也就是看你这孩子还不错的份上和你说一说,你要愿意送死我也不拦着你!”老头说完之后赌气一般的又掏出一根烟点上了。

    “嗨!陈叔,你这是干什么?我现在不就是这么一说嘛,咱们先别说这事情了,咱们想想办法怎么跟人家解释吧,你说呢?”我知道老头说这话是为了我好,所以我在这个时候只能跟老头打了一个哈哈。

    随后我对雨女使了一个眼色,也不知道她到底有没有看懂我的意思。

    “我一直在他身边看着,如果你们考虑好了就来这里找我好了。”雨女说完之后身体逐渐的消散了。

    看来她领会了我的意思。

    这时候老头斜着眼睛看了我一眼。

    “我来说。”老头把烟头一扔,随后对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