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十七章 心太软
    老头把烟掐灭之后之后深深的看了我一眼。

    “小郁,过阴的事情我不管你是随便说说也好,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也好。总之你不要去就对了。”老头不放心的说。

    这老头别看平时贪财又猥琐,在这个时候还挺为我着想的,只是,我可能要骗这个老家伙一次了。

    “行,你放心吧陈叔。”我说。

    “哎!走吧。”老头说完之后就冲着门口走去了。

    老头把门打开,门外的妇人满怀期待的看着我们俩。

    我的目光有些躲闪,有些不敢触碰妇人的目光。

    “夫人。”老头开口说。

    “陈师傅,请你救救我儿子。刚才哪位小师傅已经说了,您的大恩大德我这辈子都不会忘记!”妇人用最快的速度往下跪,甚至速度快的我有些反应不过来。

    “哎,夫人您这是干什么,快起来。”老头说。

    妇人没有动,但是眼中闪烁的泪光说明了一切。

    “夫人,您,另请高明吧。”老头无奈的说。

    当老头说完这句话的时候妇人脸上的表情都凝固了,并且妇人的脸色在一瞬间变成了白色。

    “陈,陈师傅,您说什么?”妇人难以置信的说。

    “哎,令公子身上的蛇妖已经除去了,可是要救他的话必须有人去地府那边把他的魂魄带回来,但是要去的人必定会损耗阳寿,恕我直言,这样的钱我不敢赚,妇人您给我打来的钱我会一份不少的退回去,告辞了!”老头说完之后就要离去。

    老头的这一番话听的我都有些呆了,这是干什么?老头说这句话是什么意思?难道这件事就不管了?我心中除了震惊以外就剩下了震惊。

    “等等!陈师傅!我愿意去!”妇人喊道。

    老头往外面走的步伐稍微停滞了一些。

    “哎,夫人何苦呢?你自己的性命难道不是命吗?这一路必将充满危险,妇人还是别冒这个险了。”老头说完之后大步的朝外面走去。

    “他是我儿子啊!”妇人的声音有些悲凉,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场面,所以我有些动容,甚至有些不忍。

    这种情绪与老头的行为产生了一种反差感,在这个时候我有些不知所措。

    老头说的没错,谁的命不是命?

    “如果我帮了你,天道报应一定会降在我头上,我这么一把年纪了,我可不想临老了弄一个不得善终的下场,夫人还是另请高明吧。”老头说。

    这老头说的倒是容易,但是这年头哪儿有真正的高明?能找到像你一样的就不错了,你这时候让人家另请高明不是故意难为人家吗?

    “难道我去救自己的儿子都不可以吗?”妇人问。

    “什么事情都有个道理,夫人你的做法没错,但是我也有自己的道理,说的直白一点,我惜命!告辞了,您给我打的钱我会一分不少的给您打回去。小郁!我在外面等你。”老头说完就走了出去。

    我在屋子里有些犹豫。

    保镖在一旁也只是叹气,而妇人在这一瞬间像是失去了所有的力气一样。

    妇人艰难的站了起来,走进了屋子。

    刚才因为我们在屋中的打斗所以屋子有些杂乱,但是万幸的是躺在床上的少年安然无恙。可能与我们两个的拼命保护有关系吧。

    “阳阳!”妇人如同梦呓一般。

    并且在这一瞬间妇人哭了起来!之前妇人的眼中虽然有泪花,但是她都是强忍着,可是在这个时候她再也忍不住了。

    妇人在哭泣,但是躺在床上的少年却是没有任何动静。

    一种悲凉的气氛环绕着整个房间。

    可能是脑子一热,也可能是我早就计划好的,但是这一切都是那么顺理成章。

    “夫人,您放心。师父有他的考虑,所以他去不了。但是我可以,我一定会帮您把他带回来的。”我终于是把这句话说了出来。

    妇人的哭泣声并没有停止。

    只不过换作了一种低声的抽泣罢了。

    妇人看着我,很长时间没有说话。

    “你师父说的对,谁的命不是命?你这是在拿自己的命去换我儿子的命啊!”妇人说道。

    “夫人,我自己有几斤几两我还是知道的,我答应了你我自然就可以做到。”我自己真的清楚我的斤两吗?我在心中问着自己。

    “你!”妇人难以置信的看着我。

    “妇人,这是一些符咒,你拿好了。如果这些符咒自己燃烧起来的话你就换上新的。这些符咒可以阻止一些煞气,这样的话可以让他好受一些。”我说。

    虽然有雨女帮忙阻拦煞气,可是她的办法终究是有副作用的。那些煞气虽然厉害,可是配合上雨女的话应该可以起到一些作用。我在心中想。

    我把手中的符咒交到了妇人手上,我已经对这些符咒做了处理,哪怕这些符咒离开了我它们也是能发挥作用的。

    “谢谢你!”妇人接过了符咒,神情复杂的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

    “他这样的状态可以持续多长时间?”我开口说道。

    “嗯?”妇人有些疑惑,在一旁的保镖更是如此。

    “如果他保持这样的状态的话,大概还可以持续七天左右,到时候我就阻挡不住这些煞气了。”雨女说。

    这个时候雨女已经出来了,我刚才的那些话就是对着雨女说的。

    “好!七天之内我把他的魂魄带回来。”我说。

    “谢谢!”雨女对我说。

    “你这是?”妇人十分疑惑的问。

    “你们看不到她,我跟她询问一些情况。”我说。

    妇人听到在屋子中还有她看不到的东西时身上的动作有些紧张。

    “阿姨,您不用紧张,她没有恶意。”我替雨女解释道。

    这个时候雨女在一旁对我表示谢意,虽然我看不到她真正的样子。

    妇人在一边也不知道该怎么做。

    “阿姨,这样吧,您等我的消息,我这边一有消息就通知您,您看怎么样?”我问。

    “好!”妇人对我说。

    “行了。我也得走了不然一会出去的话不知道该怎么和师父说了。”我笑着说。

    妇人神情复杂的看着我。

    我走了出去,当我出了门以后我发现老头正靠在一颗梧桐树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