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二章 过阴的事情
    “怎么样?这个故事还可以吧?”胡依依问我。

    “好烂的故事。”我撇撇嘴,这故事就像是qq空间里的故事一样,不光无趣而且很扯。

    “行了,真实的故事哪里来那么多转折。”胡依依说。

    “你不玩游戏了?”我看见胡依依把手机放到一旁后问她。

    “不玩了,一直死,一点意思没有。”胡依依说。

    “好吧。雨女真的拥有无限的寿命?”我对这个问题比较好奇,所以我在这个时候问她。

    “嗯,也不能说是无限的寿命。只要有水,她们就可以活下去,就算是死了也可以通过水复活。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没有水的话会怎么样?”胡依依说。

    “这么恐怖?那她们不就无敌了?”

    “你什么记性,我不是和你说过吗?她们拥有无限的寿命所以她们没有什么攻击能力啊,在这方面她们就是一堆弱鸡。”胡依依说。

    “你有说过吗?”

    “懒得理你。”

    我无言以对我不记得这家伙什么时候说过这句话了,难道真的是我记性出了问题?我纳闷的想到。

    “那,我要过阴的事情怎么办?”

    “过你个头!至少得联系一下人吧?你这么急干什么?”胡依依说。

    “我就是问问。【】”我说。

    “哎,服了你了。你还记得咱们在宛家岗的时的那个人吗?”胡依依问我。

    “那个人?对了,宛家岗怎么样了?上次回来以后我就没听人说过,老宛也暂时联系不到了。”我说。

    “宛家岗的事情都处理完了,你别小看我们的办事效率好不好?”

    你还别说,胡依依所谓的办事效率我真的没有体验出来。宛家岗的事情到现在我都没有放下心来,哪里莫名其妙的失踪了那么多人,会不会有人来找我回去做个笔录什么的?宛家岗还有很多秘密,至少在我看来是这个样子的,可是我不可能去宛家岗了,至于老宛,这个家伙自从回来以后到现在都有些联系不到他,除了他走的那天有所联系以外剩余的时间他连电话都没有打过一个。

    “不是不相信你们的办事效率,算了,怎么扯到这上面去了。你说吧,到底是那个人啊,人那么多我哪儿知道是谁啊。”我说。

    “就是地府锁魂工队的包工头,姓赵的那个。”胡依依说。

    “那个鬼差?”我问。

    “嗯。”

    “我记得啊,提他干什么?”

    “你想过阴的话得通过他才行。你虽然会一些道法,但是你想通过自己的本事去过阴就太异想天开了,这个家伙不光是个鬼差,什么烟科技的事情他都会做,送你过阴就跟偷渡差不多。这件事儿找他准没错。”胡依依说。

    “好吧,你要是这么说我就理解了。你要不要跟我去?我一个人可能应付不过来,毕竟我第一次去。”我说。

    “第一次?谁不是呀,我跟你说,我都没有到过地府好不好?我的那些哥哥姐姐们也去了不少次了,就是我没去过,我好像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所以导致我去不了地府,我想这次也一样,你就自己去吧。”胡依依想了一会儿后对我说。

    “你自己都不知道原因?”我问。

    “当然不知道了,不过去不了就去不了了,反正地府阴森森的也不是什么好地方我去哪里干什么,还不去在床上舒舒服服的睡一觉呢。”胡依依说。

    “好,好吧。”

    “不过你放心啦,你就算去了哪里我也是可以和你建立联系的,到时候有什么事情就说,姐姐我罩着你!”胡依依抬了抬了,半开玩笑的说。

    “行吧,啥时候联系他?”我问。

    “你怎么这么着急。”

    “我这不是为了那个阿姨嘛。”我说。

    “你喜欢那个阿姨?”胡依依的瞳孔突然一收有些夸张的说。

    “你想哪儿去了,我就是感觉她挺可怜的。”我说。

    “那好吧,你要硬说联系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帮你联系啊,不过最好晚一点儿吧,正好晚上叫他过来有些事情。”胡依依说。

    “晚上?”

    “你晚上没空?”

    “不不不,有空。”我这个时候才想起了那老头已经放我的假了,直到过阴这件事情结束之后这老头都会一直放我的假。

    而且是带工资的那种,这么一想的话还是可以接受的,甚至还有一点暗爽。

    “那不就行了?等晚上的时候去乔江北哪里。”胡依依说。

    “我感觉有好长时间没有见过他了。”我说。

    “那可不?听说最近他又搞到了一块儿地,要在哪里搞房地产了,所以他最近特别的忙。不过晚上的时候他肯定会在场的,这点你就放心吧。”胡依依说。

    “嗯。”我点了点头。

    “行了,现在你没事了吧?”胡依依说。

    “没事了,再说了能有什么事情呀。”我无所谓的说。

    胡依依对着我冷哼一声。

    “来陪我打王者荣耀。”胡依依说。

    “你不是不玩了吗?”

    “那是刚才。”胡依依不讲道理的说。

    “你一会儿一个想法是不是?”我说。

    “对呀。”胡依依说。

    “没玩过这游戏。”我说。

    “一句话,你玩不玩?”胡依依给我下了最后通牒。

    “手机没流量,下不了这个游戏。”我推脱的说。

    “没事这里有无线。”胡依依也是不给我留一点面子。

    “不是,我不会玩啊。”我还在推脱。

    “你不会比我还坑吧?”

    “啥?我一个打英雄联盟的会怕这个?无线网密码多少?”我问道。

    随后胡依依把密码告诉了我。

    我最不能听到的就是别人说我坑了。

    所以我在每次打游戏的时候第一步做的就是打开符文页,调一调。

    然后打开英雄瞅一瞅,随后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的队友屏蔽了,然后自己就可以开心的玩游戏了,所以这么长时间以来我也从来没有见到别人骂过我,因为他们说的话我根本看不见。

    我原本就是抱着试试看的心态玩的这个游戏,我原本以为会轻松,但是我在这个游戏中却没有找到这个设置。

    所以我感觉和胡依依玩的这把游戏没有丝毫的游戏体验。

    我感觉自己一直在被队友狂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