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五章 煞气的怪异
    看着胖子表情我不禁产生了怀疑。这煞气究竟有什么恐怖的地方呢?竟然可以让一个鬼差产生这样的反应。

    “硬要处理的话倒也不是特别困难,就是有些麻烦而已。因为这煞气不光是鬼魂的煞气,还有一些类似于仙家的东西在里头。”胖子一字一句的说。

    “你也感觉到了?”胡依依在一旁说。

    “嗯,很明显。十四小姐,我冒昧的问一下,这是什么东西搞出来的煞气,怎么看起来是这样的?别说我没有见过了,甚至就连这一些老前辈也不一定见过?”胖子说。

    我说这次的鬼怪怎么这么神奇这么招胡依依关注呢,原来根本的原因是在这里啊,就在于这个煞气同时拥有鬼魂和野仙的气息。

    我之前和老头在妇人家中遇到煞气就是这样,怪不得可以召唤出巨蛇那样的怪物呢,原来是这个东西在作怪。

    “所以这个东西我需要你去关注一下,我们再怎么处理也不如你这个专家处理的干净不是。我现在就是想知道这个东西是怎么做到的,虽然不能说是克制的关系吧,但是这两种气息同是出现在这上面是不是有些太过巧合了?”胡依依说。

    “嗨,我哪里是什么专家呀,还不是得靠各位老板的关照?既然十四小姐这么说了,那我就去查一查,等查到什么东西的话我再找您。”胖子在一边说。

    “嗯。”胡依依说。

    这个时候乔江北邀请胖子坐了下来,并且递给了他一杯茶。

    这胖子在看到茶叶的时候眼睛中突然冒出了一道精光。

    “十四小姐的茶叶果然好喝,要比我那个饮水机强多了。这茶叶就是我在地府中也不经常可以喝到,多亏了十四小姐我才能在这里喝到这样的茶水,真是谢谢十四小姐了。”胖子说。

    这个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总感觉这个胖子话里有话,因为他的话听起来特别的别扭。

    胡依依在一旁好像是明白了胖子的意思,只不过她只是单纯的笑了笑。

    “这里所有的生意也以后能会照顾你的,前一阵子家里的老头子刚把这一块地界划给我,所以我在这一块地界里还是可以说得上话的,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胡依依说。

    那胖子本来在喝茶,在这个时候听到胡依依的话以后竟然是停顿了一下,随后憨厚的笑了笑。

    “那真是谢谢十四小姐厚爱了。”胖子说。

    “还有什么问题吗?”胡依依问。【】

    “没了,只不过这茶叶虽然是好的,但是这用来泡茶的水有些过于平庸了。要不等我回去之后给你送一些水过来?用这些水来泡茶的话我觉得会稍微好一些。”胖子笑着说。

    “好。那我也在这里谢谢你了。”胡依依说。

    胖子又是抿了一口茶水,随后用余光看了一眼刘雅馨。

    “怎么?你看她是什么意思?”胡依依问。

    在这个时候我感觉胡依依身上散发的那种气场有些莫名的强大。

    “不敢,十四小姐要做的事情我怎么敢过问?只是十四小姐不觉得带个这样的东西在身边有些不妥吗?”胖子说。

    “哪有什么不妥?这些东西不存在。你别说我了,你们地府自己是什么德行自己还不清楚吗?外头有那么多实力强大的鬼魂不敢去管非要在这个时候来管我这边?胖子,虽然咱们合作过这么多次了,但是你想在这个时候谈这些我劝你还是自己想一想吧。”胡依依毫不示弱的说。

    那胖子只是笑了笑。

    “既然如此那就罢了,我不知道十四小姐对当年在地府发生的事情还有没有印象了,如果有的话我相信十四小姐应该是可以想的起来的。地府变成今天这样也不是光地府的错。”胖子说。

    “没印象!”胡依依也是一点面子不准备留。

    胖子笑呵呵的,但是我不知道这个人为什么突然发笑。你以为自己是弥勒佛吗?笑得这么灿烂。我在一边都有一些忍不住了,有一种特别想要揍他的冲动。

    “好,如果这件事情是今天十四小姐要我去做的事情那这件事情已经成交了。不知道十四小姐说道的第二件事情是什么?”胖子问。

    “嗯,第二件事情就是要你安排一场过阴,你觉得怎么样?”胡依依说。

    “过阴?谁过?您是知道的,您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进不到地府中去。不会是您想去吧?”胖子有些惊讶的说。

    这时候我不禁在心中为胡依依竖起来一个大拇指,厉害!连地府都不收啊这是,胡依依!你要无敌的节奏啊。

    “不是我,是他。”胡依依用手指了指我。

    随着胡依依的手指,胖子转过头来看了看我。

    “哦,您还在上学呢对吧?”胖子在一边说道。

    这个时候我突然有些懵,不过在这个时候我却是想起来了,之前我在第一次遇见他的时候我似乎是跟他说过我是在上学,不过这个时候却是有一些尴尬。

    “我已经实习了好不好?总不可能上学上一辈子吧?你这是打的什么标签啊?”我忍不住说。

    这时候我的话似乎有些伤到了他。

    “额,对不住哈,职业病职业病。”胖子说。

    我感觉自己出了一身的汗。这家伙!

    “怎么样?有问题吗?”胡依依问。

    “问题应该是不大,只要不是像您一样就可以。”胖子说。

    “好。”胡依依回答道。

    “至于过阴的目的我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只是我在这个时候想要问您一个问题。”胖子说。

    “问!”

    “我能在他身上感觉到道术,既然他能够掌握道术的那过阴应该是没有问题和毛病的,可是为什么您偏偏让我来帮忙?”胖子问。

    “他半吊子,没有一个正经的师傅,所以他现在能会这么些东西就已经不错了。”胡依依替我解释道。

    我在听到胡依依说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预料到了,这个家伙肯定说了什么好话,果不其然,胡依依这个家伙在替我解释的时候抹烟我。

    虽然真实情况和她说的差不了多少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