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十九章 买纸人
    “你发什么呆呢?你身上是怎么回事?怎么出了这么多汗?”胡依依紧张的问我。

    我纳闷的想着,刚才到底是出什么事情了?我感觉自己的全身都好像是湿透了一样。

    “我靠,这什么情况。我刚才好像是睡着了。还是你现在才把我叫醒的。”这时候我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不对劲。,纳闷的说。

    而且我脑海中没有任何可以使用的情报。好像我在这个时候什么都感觉不到的一样。甚至最难受的一点就是我把刚才的记忆弄丢了。

    我懊恼的想着。

    “或许就是这个样子了,行了别担心了,命运又不是光安排坏事,有的时候还不是会安排一些好事?你现在发愁是真的一点用没有。别想了。”胡依依在一旁安慰着我。

    “也好,我去准备一下吧,不管我要去地府过阴的事情是不是命运安排的,但是那个倒霉孩子我还是要救一下的。”我说。

    “嗯,要不是我送你?”胡依依这个时候不知道为什么,说出了这样的话来。

    我听得有些纳闷,“啥?你说反了吧?应该是送你才对吧?”我说。

    “哼哼!战五渣。”胡依依说。

    “咱们能不提战五渣的事儿吗?”我满脸烟线的说。

    “行了行了,又不是要把你怎么样了。快回去吧,休息一下去过阴,然后把那个倒霉孩子弄回来。”胡依依特别有排面的说。

    “那你还呆在这里?”我问。

    “嗯哪。行了行了,你快回去吧,刚才小华都打电话问过我了。你要是不回去我估计那孩子能急疯了。”

    “不是,我怎么感觉这么微妙呢,小华不是一个男的么,你说他等我等的能急疯了是几个意思?”

    “那个孩子长得像个美女,性格也像是一个美女。他不敢自己一个人睡的,你上次没回去他就是一个人看了一晚上的《海绵宝宝》才撑过来的。”胡依依无奈的说。

    “啥?”

    “嗯,没错就是这样,不然我怎么会把他安排到你哪里去呢?”胡依依笑着说。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

    “好吧,我回去。这也太奇葩了吧?”我说。

    “快走吧。”胡依依目送我离开。

    我站在了乔江北的楼下,回头看了看这栋建筑,这建筑里的灯光已经熄灭了很多,最终只剩下了顶楼的那一层,那层就是乔江北的办公室,也不知道胡依依在这里是打算干什么。

    天气好像已经阴沉了下来,虽然是夜晚但是我还是能看的到。这时候一股风刮了过来,我紧了紧衣服。现在已经逐渐度过了盛夏,夜晚突然吹来了一股风还是挺冷的。【】

    等我回到宿舍的时候看见小华果然是看着《海绵宝宝》。我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这么喜欢看这样的动画片,难道就是因为他的长相?

    说实际的,在夜晚的时候突然看到一个古装美女在你的宿舍里面看《海绵宝宝》是一种怎么样的体验?虽然我有点心猿意马,可是考虑到这家伙是一个公的我就有些无奈了。

    当我回来了以后,小华就把《海绵宝宝》关掉了,虽然过程中一句话都没有说,可是等我洗漱完毕之后就发现这个家伙已经是睡着了。而且是属于那种睡的特别迅速的。

    我无奈的摇了摇头,这个家伙是一个妖么?怎么还有这种特殊的习惯爱好呢?

    时间已经不早了,所以我躺下以后也没用多大功夫就睡着了,只不过在晚上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

    我已经很久没有做过梦了,这次都不知道是为什么。

    而且让我感觉到无语的是等我醒过来的时候我就已经忘却了梦境的内容了。

    等我起床之后我下意识的看了下窗户外头,窗外已经是下起雨来。小华还在睡梦之中,睡姿极好,宛如一个真正的美女平平整整的躺着。

    我没有去打扰她。

    我出了门,打了一把伞就往老头的店铺里走了过去。

    等我过去的时候在门口就已经听到了老头斗地主的声音。

    “陈叔,还玩着呢?今天的战果如何?”我问。

    “还不错。”老头对我说道。

    “早饭你是现在吃还是?”我问。

    “现在呗!哎?你怎么来了?我不是放你假了吗?”这老头在这个时候才是突然反应了过来。

    “我这不是得对得起您给我发的工资嘛。所以我就白天来了。”我回应道。

    “呃,好!不错不错。今天这包子味道真行啊!”老头一边吃着冒油包子一边说道。

    “陈叔,我问您个事啊,在这里哪儿有寿材店啊?”我问。

    “出了门右拐,穿过那个胡同倒数第一家就是。”老头专心致志的玩着斗地主后说道。

    “好嘞。我去看看。”我说。

    “你现在去?现在他家可没开门啊。”老头对我说。

    “这都几点了还不开门?”

    “那可不,这家寿材店只在下午的时候开一会儿门。之后就不开门了。你要买什么东西就得那个时候再买。”老头说。

    “哦。”

    “你这是为了过阴做准备呢?我跟你说,你要是真的想过阴的话不需要买这么多东西呢。”老头说。

    “额,不是不是,我怎么可能在这个时候就准备呢,我都没考虑好呢还,当初不是说好了嘛,到时候过阴的话一定跟您说一下。”我说。

    老头点了点头。继续玩着。

    突然我在这个时候想起了一个东西。

    那个胖子好像是要菲律宾的纸人。

    可是我在这个时候怎么去辨认这纸人是那个国家的?

    难不成我进店里的时候就问人家这里有没有菲律宾的纸人?这样说的话不被人家当成神经病就奇怪了。

    “陈叔我问您个事。”我说。

    “问。”老头特别快速的回答道。

    “这个纸人怎么去分辨国籍啊?”我问。

    “啥?”老头扭过头来特别疑惑的问。

    随后我把胖子要的东西跟老头详细的说了一遍。

    这时老头的动作已经不能淡定了,他现在连斗地主都不玩了。

    我有些严肃的看着老头,不知道他要说些什么。

    “小郁,你qq号多少?”老头特别严肃的问我。

    “啊?我qq和这个东西有什么关系吗?”我问。

    “没关系啊,我没欢乐豆了,拿你的qq号玩会儿。”老头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