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八十八章 遭贼了
    “哼!”胡依依冷哼一声之后就不再多说什么了。

    我无奈的笑了笑。

    “这么说,最关键的事情就是把那个富二代带回来问清楚他的事情以后就可以把你二姐的事情处理一下了呗?”我说。

    “理论上是这样的没错。”胡依依从冰箱里拿出了两个冰激凌递给江燕一个然后自己拿着一个。

    “我的呢?”

    “最后剩下两个了,你不会无耻到和我们两个抢东西吃吧?”胡依依说。

    我撇撇嘴,反正这个丫头不管怎么说都是她占理。

    “那我先回学校了,有什么事情的话再联系我。”我说。

    “你待一会儿呗,你回去又没有事情做。”胡依依皱着眉头问我。

    “那,那我在这里能干什么?”我满脸烟线的说。

    “额,那你还是回去吧。”胡依依用木棍挖了一勺冰激凌之后说道。

    “那你们俩慢慢玩,我走了。”我说完之后就从胡依依家走出去了。

    最后是江燕关的门。

    这两个女生在房间里会干些什么呢?我的脑海中不禁浮现出了江燕那张没有表情的脸,你说这样的冰山美人与胡依依这样凶残的生物在一块会不会发生什么让人脸红的事情呢?

    “哎呀!”我正想的欢呢却没有注意到脚下,一脚踩空之后,我在地上狠狠的摔了一跤。看来不能在背后乱想别人的东西啊,尤其是这种难以启齿的,并且还有一些羞羞的东西。

    靠!这牙怎么有些松了?

    不光是摔了,最要命的是把牙给撞松了,这可千万不要掉了啊。补个牙挺贵的。

    我用手摸着这颗牙,竟然还摸了一手的血,破相了吗?

    我郁闷的想着,不过这牙齿也光是松动,估计没什么大碍吧?

    回了学校以后去一趟医务室,医院离这边相对来说有点远,以我现在的状态实在是懒得去了,就勉强相信一下那个校医吧。

    等我回到学校以后嘴里的血已经不流了,可是要命的一点就在于牙齿还是有一种松动的感觉,这样的感觉很不爽,能理解吧?

    我朝着医务室走了过去。

    等我走进去以后我又看到了那个不负责任的校医。我记得第一次见到胡依依之后的发烧就是他给看的吧?

    我坐到了校医对面。

    “怎么了?”校医弄了弄鼻梁上的眼睛,低着头问我。

    “额,牙弄的有点松了。”我说。

    “怎么弄的呀?”校医抬起了头。

    “摔了一跤好像是碰到牙了。【】”我含糊不清的说,没说一句话我都感觉自己的牙齿特别疼。

    怪不得以前听别人说过一句话,牙疼不是病疼起来要人命。

    “哦,张嘴让我看看。”校医说完就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小手电筒。

    “啊!”我张大了嘴。

    这时候校医一只手握住我的下巴,另一只手打开了手电筒照着。

    “疼不疼?”校医问这句话的时候我真想拿大耳光子抽他。废话,不疼的话谁会过来找你啊?

    心中想的毕竟是心中想的,这样的话自然是不能够说出来的。

    “疼。”我用一个字回答他。

    这时候校医略微思索了一下,随后对我开口。“没啥事,回去用凉水敷一下就好了。一会给你开点止疼药。”

    我靠,就知道这个不靠谱的校医会这么说。无论啥病都是用凉水敷一下,这也太草率了吧?

    他说完以后就要给我去拿药,我心里有一种很难受的感觉,我感觉自己的牙可能是要保不住了。

    这时候医务室的门被人敲开了。

    进来的这人让我为之一愣。不光是我,就连进来的那人也愣住了。

    我们四目相对不知道该说什么。

    这时候还是校医打破了僵局。

    “怎么了?”校医说。

    这个校医在问别人病情的时候老是用这句话来代替,而开的方子就是让别人回去用凉水敷。反正用凉水敷一敷也不会出什么事情对吧?他到底有没有医师证?我怎么感觉我们学校的校医是一个假校医呢?

    “额,买点感冒药。”来的那人说。

    “你要那种?”校医说。

    “来一盒康泰克。”来的那人说。

    校医点了点头,反正他正好要去给我拿止疼药,正好顺路的事情。

    校医走了以后,在这边只剩下了我们两个人。

    “杜峰?你怎么来了?”我问。

    没错,这个家伙就是我们话剧社的前社长,上次他来的时候就已经有些出乎意料了,所以当我现在在医务室见到他的时候就表现的更加惊讶了。

    “还不是上次说的那个事情?”他说。

    “哪一出话剧?”我问。

    “你牙怎么了?”杜峰好像是发现了我的牙。

    “额,别提了,摔的。”我不好意思的说。这个时候别指望我说实话,总不能让我跟他说我是因为在心里头yy胡依依和江燕的剧情才不注意被摔了一跤吧?

    “哦。”杜峰简单的回应。

    “你怎么了?感冒了?”我问。

    “快别提了。前两天我住的地方遭贼了。想想就让我火大。”杜峰气恼的说。

    “嗯?你住的地方遭贼了跟你感冒有什么关系?”我在心里盘算了好久,也没搞清楚这是一个什么样的逻辑关系。

    “遭贼以后,在我哪里放的所有古董,一件不剩,全都被偷了。然后我就去酒吧喝了一晚上。然后,喝多了就在外头着凉了。”杜峰说。

    “………报案了吗?”我说。

    “那肯定报了啊,不说别的,就那些东西最起码也得几十万呢。给我气的,不光感冒了,你看这牙,都给我整上火了。我也牙疼。”杜峰特别郁闷的说。

    我感同身受的回应了他一句。

    “行了,不说这些了。这几天排练的还不错。有时间过来看看?”杜峰说。

    “啥?你都丢了几十万的东西了你还有心思排练呢?”我吃惊的说。

    “算了,丢了都丢了还能怎么办?难不成一直哭着吗?”杜峰说。

    “你这心思真的是够豁达的。”我眯着眼说。

    “嗨!这事情搁在谁身上都受不了,但是你得会调节。对了,我整的这个本子缺一个女主角,你哪里有没有妹子推荐一下?”杜峰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