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二章 雨女再现
    看着这些水字我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身影就是那名自称雨女的人。

    在我的印象里好像只有她拥有这种控制水的能力。

    “雨女?”我问。

    这个时候那些水竟然也发生了变化,这些水珠在桌子上又组成了一段字。

    “谢谢。”这是那些水珠组成的字。

    这些还不算完,随后发生的事情更让我有些难以捉摸了。

    那些饮水机里的水竟然凭空的从水桶之中飘散了出来。

    这些水本身是没有颜色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雨女法术的变化,所以现在的这些水竟然变化成了蓝色,这个时候在一旁的小华也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

    这些水逐渐变化成了一个人形。

    看身材应该是一个女性的身躯。

    “你是雨女?”我问。

    这时候那个蓝色的人影点了点头,这个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这雨女究竟是从哪儿蹦出来的。

    总不可能我傻到认为雨女真的是从那个饮水机那边蹦出来的吧?

    “你,从饮水机那边出来的?”我疑惑的问道。

    “只要是这个世界上有水的地方我都可以随意的出现。”雨女的声音有些不同寻常,我在听到的时候竟然产生了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

    而且我仔细琢磨了她的话以后突然产生了一种细思恐极的感觉。如果她真的可以这样做到的话那么如果有人洗澡的话她是不是也能随意出入呢?

    我记得《红楼梦》里说过一句话,那就是女人都是水做的,可是那只不过是一句形容,可是这雨女真心是水做的呀。

    我清了清嗓子,随后对着雨女说。

    “你突然出现是准备干什么呢?”我想了想实在是想不出应该要和她说些什么,所以只好礼貌性的问出了这样一句话。

    “他撑不住了。”雨女在这个时候对我说。

    我不禁一愣。她在这样的情况下说出了这样的话,所以她说的他自然是指那个富二代,不然还能有谁呢?

    “他怎么了?”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脑海中就不断的在思考,按照他现在的情况的来看,除了自己的魂魄丢在地府了以外还有一个更加棘手的东西,那个妖物,好像在一直缠着他。

    之前的时候还好,一直被雨女看着呢,可是看这个雨女的状态就知道她应该是快要撑不住了。

    之前一直忽略了这一点,这雨女差不多是一直在给那个富二代吊着一口气呢。如果她现在撑不住了那么富二代自然也是撑不下去的。

    我心头一凛。

    “什么意思?”我问。

    “那个妖物弄出来的煞气我有些抵挡不住了,如果这个时候再不把他的魂魄带回来我没有办法继续帮他了。”雨女略微有些虚弱的说。

    从胡依依哪里听来的东西。

    雨天这种东西虽然基本上属于不死的无敌的那种,可是本身没有战斗力,并且自己本身抵抗不住地府的阴气。

    如果不是我一开始就知道这一点的话我自己也不太可能答应去过阴。

    “我就在这几天去过阴然后把他接回来,怎么样?”我说。

    “谢谢你。”雨女说。

    我自己都不知道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我竟然在这个时候说出了这样一句话。

    其实这也不是第一次了,在之前的时候我自己就大概想到了这个东西。有时候我自己都有些控制不住我自己,而且发生的一切还偏偏给我一种理所当然的感觉。

    在和胡依依一块的时候我甚还想过这样的情况是不是中了胡依依的幻术了。

    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在终于是感受到这一点的恐惧。

    这也就是现在这种情况。如果有一天我理所应当的感觉自己可以杀人了那还了得?

    本来是社会的大好青年,结果就这样进局子了,而且还要面临吃枪子的情况。

    “等等,我收回我刚才说出的那句话。”我越想越害怕,甚至都有了一种极其恐惧的感觉,这时候我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如果这是命运的力量为什么它非得让我去过阴呢?

    虽然我不太懂这个所谓的命运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存在,但是我觉得自己的命运还是不能够掌握在别人的手里,最起码要掌握在自己的手里才好。

    “嗯?”雨女在这个时候给了我一个十分疑惑的感觉。似乎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这么说。

    小华也是知道这件事情的,所以当我做出这样的举动时他也是一脸疑惑的看着我。

    “可能说出来你不相信。我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好像有人在刻意安排我的行动。本来一些我不想说出来的话就说出来了,本来我不想做的举动我就做出来了,我也感觉很奇怪。所以这件事情我就只能先这样搁置一下,随后再给你回复,你看怎么样?”我紧皱着眉头说。

    雨女的脸我是看不到的,这个时候出现在宿舍的只有一个水人而已。

    而且我在这个时候想到了那个神秘人,不知道为什么这雨女在这个时候竟然给了我一种神秘人的感觉。

    雨女看了我好久,也没有说什么话。我在这个时候感觉特别的尴尬,不知道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总之时间是挺长的。

    宿舍中的那个水人消散了。其余的水分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出现在了水桶之中。这雨女就这样走了?

    我坐在了椅子上,周围出现了一种窒息的感觉。

    这样的感觉并不是来自雨女的,而是这种被掌控的感觉。

    我都不知道现在自己所做的一切究竟是不是命运在搞鬼。

    “郁哥,你怎么了?”小华在这个时候问我。

    我有些理解不了,现在的我似乎有些类似于神经病。我看见一些东西的时候脑海中似乎能同时出现两种声音。

    并不是在人们口中相传的居住在内心的天使与魔鬼。

    而是真真实实的两种声音。

    这样的感觉我好像在宛家岗的时候就出现过。不过那个时候脑海中出现的是一种类似于梵文的东西。

    可是现在这样的感觉究竟是什么东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