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五章 黄泉路走一走
    雨女!这里出现的是雨女。

    当她在这里出现并且看着我的时候让我感觉到了一种尴尬。我虽然看不清楚她的表情。但是我想她一定是十分困惑的。

    “为什么?”雨女问我。

    “啊?”我说。

    “为什么你又改主意了?”雨女在一边说。

    我叹了一口气,十分无奈的说,“谁知道呢?”

    随后我说完之后就离去了,在一旁的雨女我连看都没有看人家一眼。这倒不是说我在这里装高冷,而是我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和人家说话,因为我之前跟人家说的那些话太那啥了。

    而且吧,我自己的脸皮还比较薄,所以我实在是不会处理这种情况之下的事情。

    我一步一步走了出去,这时候雨女也没有说话,我只能感觉到她在一直看着我而已。

    这里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完以后天都已经烟了。所以我走到胡依依家的时候心里还略微有一点苦涩,算了,不就是去一趟地府嘛,有多少人是活着的时候就去过地府的?想到这里的时候我的心情稍微的被拯救了一下。

    当我再一次推开门的时候,我却是被眼前突然出现的东西吓了一大跳。

    “这是啥?”我问。

    这时候我看到的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些类似于碎肉的东西。

    “咳!这就是你呀。”胡依依说。

    我被吓了一跳。这一堆碎肉不可能就是我吧?我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种感觉,那就是我自己是一个灵魂,这堆碎肉不可能就是我的身体吧?

    胡依依在这时候读到了我的想法。

    “不是你的肉身啦,你怎么那么蠢?感觉不到自己的肉身是不?这是分身啦。”胡依依说。

    这时候我才松了一口气,可是我这个时候突然有了一种疑惑,难道这就是分身的制作方式?这么恐怖吗?用一堆碎肉制作出一个我来?

    “依依,这个分身制作出来以后是由你控制还是我控制?”我问。

    “你会控制吗?”胡依依睁大了眼睛问我。

    “不会啊!”

    “那不就得了?当然是由我来控制啦。不过你放心啦,这分身制作出来以后总是有些呆呆傻傻的,控制起来也不可能是那么得心应手的,周围的人可能认为你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别的当年你是不用担心的。其他任何地方都是和你一模一样的,包括什么指纹啦,血型啦什么,这些东西都是一样的。”胡依依在一边给我解释到。

    “好吧。你来控制就好了。”我无奈的说。

    “伸出手来。”胡依依说。

    “干嘛?”虽然我不知道胡依依要干什么,但是我还是老实的把手伸出去了。

    这个时候胡依依也把手伸了出来瞬间把手变化为了爪子,在我胳膊上一划就划出了一道伤口。随后血从伤口处流了出来,胡依依把这些流出来的血接了起来。这伤口还跟以前胡依依给我划开的一样,酥酥麻麻的没有一点儿疼痛的感觉。也没过多长时间,被胡依依划开的那个伤口就已经开始愈合了。

    “制作分身得需要你的血液的。咦?你背着的是什么东西?”胡依依看到了老头给我的盒子。

    “这个?”我指着背上的盒子说道。

    “嗯呐。”胡依依点了点头。

    “这个是那个老头给我的东西,说是让我走的时候再打开。”我说。

    “好吧,现在打开看一看吧。”胡依依把我的那些血液拿到了一边,看着那个盒子对我说。

    我想了想便同意了胡依依的建议。

    反正这个东西我早晚得打开,早打开一点跟晚打开一点有什么关系呢?

    我把盒子放到了桌子上,随后把盒子打了开来。

    这盒子被打开的时候我才看清楚了这个盒子中装的东西是什么。

    是剑。

    不过这剑和平时我们见到的那些不一样,这剑是用铜钱做出来的。也就是铜钱剑,不过这剑挺长的,怪不得我觉得那么沉呢。

    这把剑通体乌烟,而且剑身之上还缠绕着一层柳树皮。

    这柳树皮就是为了掩盖剑身上存在的阳气才存在的,因为我要去地府,所以这阳气还是有必要隐藏一下的。这一点在以前老头说的时候我就已经知道了。

    不过现在的我还看不出来这把剑上存在的阳气到底有多么厉害,现在还在阳间,所以拆开来看看应该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吧?

    我做了决定,把剑上缠绕的柳树皮拆了下来,在这个时候剑身上存在的那些阳气真正的被解放了出来。

    这时候我才感觉的到,这剑上的阳气扑面而来,让我有些受不了。这阳气真狠啊。

    胡依依这个时候却是在一边点了点头。

    “这铜钱剑上的阳气可真厉害,要不是这仅仅是一把铜钱剑的话我甚至都以为这是一把法器了。”胡依依说。

    我不禁楞了一下,在小华哪里知道了关于法器的一些事情以后我大概对这法器有了一些了解。要是胡依依这么说的话我就大概知道这把烟色的铜钱剑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地位了。

    我拿柳树皮把铜钱剑又裹了起来。

    随后我就在箱子里寻找着,这老头不是说还给我写了一些东西吗?

    这些东西到底是什么?

    我找来找去最终在盒子里找到了一张散发着阴寒气息的东西。

    这个东西我怎么看起来那么眼熟呢?

    “这个东西好像跟那张地图很像啊。”胡依依说。

    她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起来了,胖子交给我们的地图不也是这样吗?都是得到了地府才能看见。

    我在这一瞬间就对老头的身份产生了怀疑,这老家伙到底是怎么弄到这样的材料的?我在哪里瞎想了大概一秒钟的时间,终于是让我想通了,这个老头在晚上开店的那段时间里要收到这样的东西恐怕也不是那么难。

    虽然话是这么说,但我还是挺感动的,这老头专门给我搞了一份地图啊这是。

    我把老头的这份心意牢牢的记在了心里。

    “我联系了胖子,他大概稍微晚一点的时候会过来接你。”胡依依对我说。

    我点了点头,不就是黄泉路嘛,说走就走呗,吓唬谁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