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七章 黄泉彼岸
    灰蒙蒙的天,这样的场景似乎只出现在过我的梦境之中。

    胖子在一边猥琐的笑着。“兄弟,之前给我烧过来的那两个实在是太爽了。谢谢你了兄弟。”

    我看着这个胖子心头产生了一种厌烦的情绪,尤其是这种环境下。这个胖子怎么能这么猥琐呢?

    在黄泉路上实在是看不到任何的风景和色彩。一片灰蒙蒙,除了压抑剩下的还是压抑。

    “咱们现在该怎么走?”我问。

    “这里就这么一条路,还能怎么走?”胖子收起了之前那种猥琐的笑容,看着他现在的正常模样我才是真正的放了下心。要不之前他老是那种猥琐的模样我总感觉这个家伙不是个好人,跟着他迟早要犯罪。

    我跟胖子就这样在黄泉路上走着。

    这时候我拿出了胖子交给我的地图,果不其然,这张图上标示的那些地点显示了出来。

    但是那个老头给我东西却没有任何消失,这个时候我不禁有了一种上当受骗的感觉。难不成地图这个东西也可以造假的吗?

    我摸了摸背上的盒子,心头不知道闪过了什么滋味。这就是黄泉路了吗?这转变有点太突然了。我在白天的时候还没有想到的自己就通过这样的方式来到了黄泉路上。

    在地府没有烟夜和白天的区别。这里似乎只有这样的景色。他不会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似乎它是一成不变的。

    据传说这里是由阴长生和王方平整出来的,也不知道这两个人到底是有多大的能力,居然可以整出一个死后的世界。

    我跟着胖子在黄泉路上也不知道到底是走了多长时间。总之有一点可以确认的,在这条路上我也不知道见到过多少形形色色的‘人’当我在对这些人产生疑问的时候胖子却是给了我解释。

    “这些都是孤魂野鬼,你别看他们没有你身上的这件小烟棉袄。但是这么多人都不是正常死亡的,这样的情况就必须得等他们的阳寿尽了才有资格到地府准备投胎。在此之前不管他们是在阳间还是阴间他们需要做的就是等,等自己的阳寿尽了就算是熬出头了。”胖子说。

    我听着胖子那种语气感觉到无限的感慨。人啊,到底怎么才能算是阳寿尽了呢?

    我们两个人继续在这条看上去奇长无比的黄泉路上走着。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直到我走的有点腿酸了的时候这里才算是有了其他的色彩。

    后来我才知道,真正的鬼魂在这条路上走的时候是不会感觉到累的。正因为我现在是一个活生生的人所以才会在这里感觉到累。

    火红色。

    在道路的两旁出现了火红色的地毯。直到后来我才发现,那些东西哪里是地毯啊,那些明明就是花。

    这些东西恐怕就是这条路上仅有的色彩了。

    “这是彼岸花?”我问了问身边的胖子。

    胖子点了点头。他并没有对这些花发表什么看法。不过这也就是他,我在这个时候却不是这么认为的。

    不知道为什么,我觉得这些彼岸花好像是在嘲讽我一样,或者不是。但是我在面对这些花的时候心头产生了一种伤感的情绪。

    我不记得自己曾经有过爱情呀,可是为什么自己面对这些彼岸花的时候会有这种感觉。

    “花开一千年,花落一千年。花叶生生永不见。”胖子说。

    我听胖子说话的时候心中那种伤感的情绪又出现了。

    脑海中一直出现了一个画面。

    画面中的好像是我,我好像在指着这里的彼岸花对着一个女孩说,“看,这就是彼岸花。”

    虽然这是在我脑海中出现的场景,可是我自己为什么没有一点印象呢?

    再有,那个女孩是谁?我为什么会看不清楚她的脸呢?我靠近了那些彼岸花,花为火红色,可是真的见不到叶子。那些花在我的脸上划过,有一些痒痒的感觉。

    这些花到底代表着什么呢?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那样吗?

    “走吧,黄泉路这么长,这些花也有那么多,何必在这里停留呢?”胖子说。

    我转过了头,看了一眼胖子,随后心事重重的点了点头,有时候就是这么奇怪,我都不知道为什么,明明什么事情都没有,但是在这个时候心中总是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烦躁。

    黄泉路,每个人都要在这里走一遭,可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感觉莫名的烦躁,我不是因为自己在黄泉路上走着,而是感觉到了那些在黄泉路上孤魂野鬼的情绪。

    我知道的,那些孤魂野鬼没有情绪,甚至要比老头店里头的那些东西更加的可悲。但是我就是硬生生的感觉到了。

    眼泪从我的眼角划过,这个时候胖子看见我落泪的时候竟然一只手抓了过来。把我的眼泪擦干了。

    “大兄弟,你要记住,在地府千万别哭,鬼魂哪儿有眼泪啊?鬼魂哭出来的只能是血。上一次带着一个人来过阴,哭的比你还厉害,他是被吓着了,结果被其他同行看到了,扣了我一年的工资,他大爷的。别哭了啊兄弟!”胖子对着我说。

    我点了点头,把眼角的眼泪擦干。

    我是知道的,鬼魂是不会掉眼泪的,要不然为什么那个红衣女鬼会哭出血泪来?

    而且最尴尬的,我现在的身份还是一个偷渡客。要知道人家正常的阴阳先生来过阴都是签证(姑且这么算)的,可是我只算是一个有道法的人而已,我总不能说我的师傅是一本书吧?我自己也没有办法去搞签证。

    我收拾了一下情绪,可能是第一次到了地府的缘故吧。

    再要往前头走的话,应该就要到阴市了,走到阴市之后我再看看能不能找到那个富二代。我从衣服中拿出了那个富二代的照片看了看。

    我们两个人在黄泉路上继续走着,路上也没有遇到过其他的东西,除了那些火红似地毯的彼岸花。

    “到了阴市以后有什么需要我注意的东西吗?”我问。

    “别说话!”胖子严肃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