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十八章 胖子的小心思
    “别说话?”我问。

    这个时候我不知道胖子说的是什么意思,同时我也很好奇胖子说的究竟是现在不玩说话还是到了阴市以后不要说话?虽然这个问题在我明白过来以后显得很蠢但是这却是我在那个时候最真实的想法。

    “到了阴市以后别说话。那个地方人多眼杂,有很多鬼差都是在那个地方的,虽然这种偷渡的方式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让别人撞见了总归是不好的。”他说。

    我点了点头同意了他的说法。

    都说黄泉路不好走,但是我除了感觉累一点以外也没有感觉到其他的什么呀。看来不光是这条路的问题,人的心态在这个时候也是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的。

    如果这个时候走这条路的是一个鬼魂的话,那么它的心中一定是感慨万千的。每走一步就代表了他又远离了人世间一步,所以才会有了黄泉路不好走这一说吧。我在心中想到。

    但是不论我怎么想都想不明白的一点的就是那些彼岸花。太好笑了,为什么自己会产生这样的情绪。

    随着我们的前进,路上的行人也是越来越多了。

    在路边竟然还有一个茶坊。虽然上面写着茶坊两个字,但是就跟古时候押解犯人路过的那些驿站差不多。

    在这里摆着几张桌子,桌子上坐着几个跟胖子同样打扮的人,看起来这些人应该都是鬼差没错了。

    而跟我一样穿着烟色小棉袄的人却是在一边站着。

    这些鬼差不急不缓的喝着茶水,到现在这个时候我才注意到,他们喝的这茶水不就是老头店里头的哪一种吗?

    这时候不敢有多余的动作。因为胖子已经说了,像这样的偷渡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但是被人家抓了一个现行总归是不好的。

    “呦,我说这是谁呢,这不是老张嘛。刚回来?”胖子向前面走了过去。冲着一张桌子上的某个人说。

    这时候桌子上的一个鬼差开始说话了。

    “胖子,不是我说你。你整天游手好闲的也不知道你的外快都是从哪儿赚来的。”这时候那个鬼差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胖子。

    “嗨!这不是做一些买卖嘛。兄弟,过来吧,这是自家人,没事的。”胖子在这个时候对着我说。

    “嗯?”我下意识的疑问了一句。

    可是还没有等我说话胖子就过来把我拉到了桌子那边。

    并且把我按了下去。

    随后之前跟胖子说话的那个鬼差给我倒了一杯茶。

    “兄弟是阴间干什么的?”那个鬼差一边倒茶一边跟我说。

    “额,救人。”我说。

    “阴阳先生?”那个鬼差的眉头皱了皱。

    我没有说话,这时候还是胖子给我打的圆场。

    “嗨,差不多,只不过没有签证。只能通过这样的方式过来了。”胖子笑嘻嘻的说。

    “哦,你收了人家多少东西?”那名鬼差问。

    这个时候我注意到在这边桌子上喝茶的那些鬼差都一言不发的。要么继续喝着自己手中的茶水,要么就往四周随意看着。

    这时候我大概是明白了,这些桌子上的鬼差大概都是跟胖子工队中的那些人差不多。所以在想明白了这一点以后我倒是可以放开了。

    周围也没有别的人,这些茶水好像是这个鬼差自己弄出来的,所以这个茶坊好像就是一个供人休息的地方而已,说白了这里应该是不提供茶叶的。

    之前和我一块站着的穿烟色小棉袄的鬼魂依旧是一动不动的。

    胖子在那边正跟那个鬼差谈的正欢,虽然不知道他们谈话的内容,但是从他们两个人的表情上我就大概知道了他们是在聊什么少儿不宜的内容。

    我注意到胖子用手给那名鬼差比了一个数字,刚开始那名鬼差并没有做出什么举动,后来胖子接连比出几个数字之后那名鬼差终于是笑了笑。

    “那我们先走了。”胖子笑着说。

    “这里离阴市还挺远的,小兄弟不再休息一会吗?”那名鬼差对我说。

    我在这个时候本来是想要在这里休息一下的,因为走了这么长时间毕竟腿都走酸了。可是我却看到了在一边一直给我使眼色的胖子,我在这个时候才意识到事情并不简单。

    “不了,早点赶路吧。毕竟受人之托。”我尴尬的说。

    这时候那名鬼差也没有说什么话,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就让我们离开了。

    直到我们走出去了好长一段距离之后我才问了问胖子刚才究竟是发生了一些什么。

    “你问他?”胖子看着我说。

    我点了点头,想听一听胖子要怎么说,但是在这个时候胖子却是出乎意料的冷哼一声。

    “怎么了?”我问。

    “别提了,这个家伙和我是死对头。”胖子一脸无所谓的说。

    “啊?”

    “很奇怪?”胖子不解的说。

    我虽然没有说话但是也现在的表情绝对是稳稳的出卖了自己。

    “你也别想那么多,这个家伙跟我一样也是干这方面生意的。只是我有一次把他抓到了,后来为了这事情还弄了不少矛盾出来。今天正好遇到他了,为了不必要的麻烦我就跟他谈了谈条件。”胖子一字一句的说。

    我在这个时候却是听得有些纳闷,既然是死对头那为什么在刚刚的时候还表现的那么亲密?好的跟一个人似得。

    我在心中想到。

    “我也必须得让他抓到一次才行。”胖子意味深长的说。

    我听得越来越迷糊。为什么做这生意被人家抓到了还不收敛一下?而胖子这边也非得让人家抓到一次才行呢?

    或许这胖子是看到我迷糊的样子。所以又给我解释了一下。

    “哎,那个时候年少无知,不懂得这些,现在自己想明白了,做这一行你不能光考虑自己,大家都得有把柄在对方手上才行,都是做这一行生意的,如果你有什么不好的不好的想法不就是断别人财路吗?大家都有对方的把柄才会放心。之前一直没有机会跟他说,今天既然遇到了,就顺水推舟了。”胖子笑着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