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七章 你是阴阳先生
    火车也不知道到底行驶了多长时间了,总之在这段时间里火车并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看来这站确实挺长的。要是平常在阳间的火车上至少还有手机这个东西可以玩,但是要是在这个地方的话就没有手机了呀,我身上最多也就装着一个诺基亚的东西,偏偏这个手机还没有任何可以供你娱乐的东西。

    我在这个时候找到了一个算是打发时间的东西,那就是跟胡依依互相发短信,我背对着那几个人,手机也被我调成了静音,所以我的这个位置在车上的几个人是发现不了的。

    胡依依在那边骂了我好长时间,因为我在给她发短信的时候正是她呼呼大睡的时候她一个劲的埋怨我为什么要打扰她睡觉的节奏。可是我现在不跟她说话的话我又怎么去打发着无聊的时间?

    “卖零食瓜果,炒饼炒面了。”一个乘务员推着一个小车从过道走了过来。

    这火车上竟然还有卖这种东西的?但是有一个问题存在啊,就算卖东西这样的情况在阴间的火车上确实可行,那么还有一个尴尬的事情啊,这帮人都是穷鬼,家里烧的钱应该还没有到他们身上,所以在这个时候他们就算是想买那应该拿什么东西去买呢?

    地府的圈钱能力到底是不比阳间的一些企业差。我听那个乘务员说竟然可以通过赊账的方式来购买,你如果想赖账的话他们也不害怕,只要你不怕自己的下辈子背上因果的话你就随意。

    我把这个事情通过短信的方法告知了胡依依,胡依依给我发了一个大笑的表情,也不知道她究竟为什么这么开心。

    “来,小妞,给我来两份。”黄毛说。

    那乘务员点了点,把东西交给了那个黄毛。这黄毛手特别不老实,竟然还想在那名乘务员的屁股上拍一下。

    当然他没有得逞,这个时候那名乘务员已经离开了。似乎推着小车在列车上走的速度特别的迅速。我甚至都有些佩服这些纸人了。让这些纸人动起来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原理呢?

    我不解的想着。

    那黄毛吃的挺香的,在之前我就说过了,鬼魂其实是感觉不到饥饱的,吃东西纯粹也就是为了**和兴趣而已,你可以想象一下,当吃饭都已经变成了一种兴趣的时候究竟是多么恐怖的一件事情。

    可是那个黄毛丝毫意识不到这一点。像他这样的人大概会被判个差不多吧?

    我这样想着。

    虽然我一直在运用着手机,但是这并不能影响我四处眺望的习惯。那名女性在看到黄毛的餐盘时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

    我搞不明白那名女性的想法,但是此刻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我继续跟胡依依进行着一场叫做尬聊的事情。

    “操,这火车上的饭菜真特么难吃。”黄毛嚣张的说。

    在他旁边的文职男也不敢多什么,只是礼貌性的点了点头。

    可是好像这样的点头并不能改变什么东西,黄毛还是我行我素的。

    这黄毛的行为真是越来越让人讨厌了。

    俗话说的好,酒足饭饱思**。这个时候黄毛看那名女性的眼光也有一些不一样了。车上一共五个人,只有两个是女性,他不可能对一个老太太产生什么**吧?所以符合条件的似乎只剩下了那一个人。

    我看的特别无语,这特么都是些什么人啊,自己都死了这么长时间了,还能有这样的想法?

    我看了那名女性一眼,心想如果那个黄毛在一会有什么举动的话我可以直接把他拿下。我权衡了一下,如果在这个时候暴露出来好像也不是什么不能接受的事情。

    我暗自下定了决心。

    那黄毛在不停的靠近那名女性。这些鬼魂在阳间的时候都应该有过自己是清新的状态。所以对于自己死亡的这个事实应该自己都有了心理准备。所以他在这个时候也有些肆无忌惮了。

    我虽然穿着小烟棉袄,但是铜钱剑一直在那个小木盒里头放着。而且我因为是肉身进入地府的。所以我可以随时随地的画出掌心符来。说句实话按照我现在的状态来说,想要一巴掌糊死这个家伙也就是分分钟的事情。可是如何善后就是我该考虑的问题了。

    黄毛离那个女性越来越近,那个女性的脸上已经产生了一种叫做厌恶的情绪了。

    就在这个时候列车中好像突然暗淡了下来。怎么回事?这是火车过隧道了?不然也不会出现这样的情况啊。

    我在心里想了一下,可是突然觉得有些不太对劲。

    在阳间的时候过隧道的火车一般都是得在有山的地方才可以吧?可是,地府有山吗?就算是地府有山,但是在这个地方说成什么也不会出现山这种东西吧?

    就在这时候我好像突然看到了一个让我震惊的东西。

    隧道好像是已经过完了。列车中再次出现了光亮,可是唯一有一点不同的就是那个黄毛好像消失了。

    刚才列车中突然变烟的情景也就持续了一小会儿的时间。按照这个时间来看的话那个黄毛是不可能走到其他车厢的。

    这个时候我看见了那个女性擦了擦嘴。并且收起了一个石头一样的东西。

    我确认到了自己的所见所闻。

    在刚才那一瞬间的天烟我看到了。那名女性身上散发出了一阵暗淡的光。随后她做了一件让我吃惊的事情。她把那个黄毛吃掉了。

    没错,活生生的吃掉了!就在那么短的时间里。

    “哎,大家能在这里遇到也算是一种缘分。除了这位老奶奶大家看起来年纪都不大,都说说自己是怎么来到这里的吧。”之前那个看起来文质彬彬的男人说。

    我心头一震,这话刚才那个男人不是说过了吗?怎么这个时候他又说了一句这样的话?

    我陷入到了一种莫名的紧张感之中。

    这时候那名女性擦干净了嘴,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我皱紧了眉头,想看看她要干什么。

    “你是阴阳先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