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零九章 车厢激斗
    现在已经不是警惕不警惕的事情了,我觉得再这样僵持下去的话我自己也应该怕是要复制这两只鬼魂的结局了呀。

    我手中的剑指符已经迎面朝着她打出来的尖刺拍了过去。在我的印象中,剑指符好像是无坚不摧的,但是在面对这些尖刺的时候好像展现出了一种无能为力的感觉。

    剑指符的青芒在面对这些尖刺的时候竟然隐隐的出现了一种碎裂的感觉。一截又一截。感觉那尖刺已经冲着我这边袭来了。

    我感觉不能抵挡,所以在这个时候我选择了撤退,在我一扭身的瞬间被压制住的尖刺好像突破了限制,以一种极快的速度弹射了出来。

    我心头一凛。这尖刺不简单。

    “活人入地府,怪哉。”阿荼在这个时候突然说道。

    我有些忍受不住,身后背着的铜钱剑也在这个时候出鞘了,阳气在一瞬间笼罩了整个车厢,或许我是在阴间待的时间有些久了,所以导致我感受到了这种强烈无比的阳气。这阳气在阴间的出现就如同在烟暗中突然出现的熊熊大火一样,那么扎眼。

    如今的我也管不了那么多了,只求在这个时候能撑下来再说。

    阿荼的脸上缠绕着烟气,我有些看不清楚她的脸。这个时候她面无表情。并且手中也不知道何时出现了一把长剑,这是典型的中国剑,虽然我平时也喜欢刀剑,但是我更多的是喜欢那些华而不实的刀剑,她用剑往我这边一指。

    “诛!”

    随后在她身后的暗影中突然发出了许多的尖刺,并且在这个时候朝我刺了过来。

    我左扭右扭竟然躲不过这样的攻击。索性我也就不躲了,只能凭手中的铜钱剑去抗衡一下,可是不论我怎么抗衡,这尖刺还是可以刺到我,似乎在这一瞬间我陷入了绝境。

    难不成今天就要死在这里了?这他大爷的也太凶残了吧?莫名其妙出现了一个这样的怪物让我怎么去抵挡。

    我紧闭着双眼,在我闭眼的前一秒钟我似乎看到阿荼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并且产生了一种特别熟悉的感觉。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我听到了尖刺的声音,似乎就要冲着我这边打过来了,铜钱剑也无力抵挡,我不知道该怎么描述。可是这这个时候我心中出现的那种无力感让我不得不认清了现实。这个叫阿荼的生物我压根就打不过啊!

    眼中那种燥热情绪突然的出现了。而我却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刚才明明是一张人畜无害的萝莉脸怎么突然就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

    我安静的等待着死亡,也好,正好是在地府,死了也可以方便一些。

    不对,我想到了刚才那两只鬼魂的结局,如果我在这里死了怕不是我的魂魄也要被她打散啊,就像是刚才的那两只鬼魂一样。

    我渐渐的有了困倦的感觉。怎么时间变得这么缓慢了?难道这就是人在临死的时候必须经历的感觉吗?可是我为什么都过了这么长时间了都没有感觉到疼痛?

    我睁开了眼睛,却是被眼前的场景吓了一大跳。我正是以一种叫做上帝视角的目光看着车厢中发生的一切。

    这是?谁?

    我的身体好像在由另一个人操控着一样。

    我不知道这个人谁,虽然在后头知道了这个家伙叫兽。

    “哎呀呀,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呀。不好意思啦,美女。”兽用我的身体说出了这样的话。

    其实说实话,这个时候的我是心理崩溃的,可是我的身体是在阴间,但是我的意识就好像在外太空看着远程直播一样诡异,并且让我难以接受的是,这个身体还不是又我控制的。

    或许是感受到了我身上发生了变化,面无表情的阿荼却是在这个时候紧紧的皱了皱眉头。

    “是你?”阿荼说。

    “嗯,好像是我啊。你要整坏我的家我可不同意。嗯?这是什么玩意儿?”兽说。

    随后我在这边看到了一个让我无法接受的事情,兽把我手中那些的那把铜钱剑扔掉了,并且在这个时候突然在他手中幻化出了一把烟尺一样的武器。

    兽紧紧的握着烟尺。

    似笑非笑的看着阿荼。

    “哎呀呀,虽然我们以前算是战友,但是这个时候已经不是当初了。你这样做让我很为难呀。”兽说。

    “活人入地府,必诛之。”阿荼说。

    兽明显的楞了一下。

    “这里是地府?”兽说。

    “可笑。”阿荼说。

    “等等!你又发神经了是不是?你怎么会在地府出现?”兽的反应也太大了一些。

    “既然不是战友,那何不拔刀相向?”阿荼话音未落,她身后阴影中的那些尖刺就朝着兽砸了过去。

    兽用手中的烟尺轻松的打翻了那些尖刺。我有些无语,那些对我有着致命威胁的尖刺就被这个叫兽的家伙轻松化解了?

    “你敢跑出来,不怕他们抓你回去吗?”兽纳闷的说。

    “抓我?哈哈!谁敢?”阿荼最后两个字咬的极重充满了一种难以阻挡的霸气。

    “呦呦呦!不是当初在我屁股后头哭鼻子的小丫头了。长大了呀。”兽说。

    “你不也一样吗?怎么现在躲在一个凡人的身体里?”阿荼说了一句让我听不懂的话。凡人,究竟啥是凡人?

    “你个女神经病。别打了啊,你可打不过我。再说了,我现在可不想跟你打,我还没醒呢。”兽无奈的说。

    “关我屁事。”阿荼用一种肉眼看不到的速度冲着兽袭来,接下来,兽就被顶到了车厢的车皮边上,竟然把车皮撞出了人形。

    这他大爷的是我的身体啊!

    兽受到了这样的撞击好像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站起来身,用手中的烟尺扫了扫周围,这时候阿荼像是感觉到了什么,迅速的朝后面掠了过去。本来狭小的空间就不适合打斗,而且被他们这么一搞,车厢整体都有些略微的变形。

    但是在这个时候火车仍然在行驶,好像没有受到什么影响。

    “说你是神经病还不承认。你真的什么都感觉不到吗?”兽在一边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