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章 紧急停车
    一  兽在说话的时候喜怒不形于色。我在这个角度看的很难受。看着自己的身体正在和别人不停的说话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你能体验到这种感觉吗?

    “感觉到什么?”阿荼被兽问得有些懵。

    “也对,你这样的女神经病能感受到什么东西呀。我实话跟你说了吧。她就要出来了。”兽一本正经的说,此刻再也没有之前那种的轻浮。

    “她?”阿荼在听到兽说这一句话的时候神色有了明显的动摇。我在这个时候不禁想着,为什么这些看起来面瘫的人总会有一件事能让他们恢复正常人的神态呢?

    “哎呀呀,你还是比较怕她呢,那你为什么不怕我呢?还要打我。就因为我当初欺负你了吗?”兽有些挑衅的说。

    “你若再敢口出狂言,我定诛灭你。”阿荼的声音有些不可抗拒。

    “哎呀呀,厉害了。既然你要打我就陪你打吧。算起来你是我醒来之后见到的第一个老朋友。之前我见到的是谁来着?哦,对了,那个不算。”兽话音刚落,手中的烟尺就化做数道残影向阿荼袭去。

    如果说胡依依走的是萌萌少女风(攻击时候的颜色)的话,那现在的阿荼走的就是一种暗烟女王风。我愣愣的看着发生的一切。

    尤其让我受不了的一点就是,兽好像是在拿着我的身体去硬抗阿荼打出来的尖刺。

    祖宗啊!你别这样抗了,一会打坏了我他大爷的怎么办啊。虽然我现在没有正面与阿荼交手,但是现在的情况比我亲自交手还要紧张。我在这种情况下感觉只能相信自己,可悲催的是我压根就没有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啊。这算什么?

    阿荼见袭来的烟尺丝毫不慌乱。用手中的古朴长剑不断抵挡着兽的进攻。

    “你被关了多长时间了?怎么感觉你这么弱?”兽说。

    “你又好到哪里去了?”阿荼一边说一边用长剑抵挡着。并且在这个时候阿荼将刚才被兽扔到地上的铜钱剑踢了过去。这铜钱剑身上的阳气依旧是十分猛烈,虽说兽完全不害怕这些东西,但是还是躲闪了一下,可能是出于本能的反应吧。

    但是乘着这个机会,原本被兽压制的死死的阿荼却是逃了出来。场上局势瞬间对换。在这个不大的空间中,两个人的交手竟然可以像艺术一样完美。其实这才是让我最不能理解的,我自己的身体到底有大多的潜力难道我自己还不知道吗?为什么我自己控制自己的身体时没有像人家一样表现得这么完美呢?

    这时候那些由阿荼打出去的尖刺竟然在这一瞬间又收了回来。并且让人难以想象的是,这收回来的速度甚至要比之前打出去的速度还要快。

    兽也不知道是怎么防守的。只见这个时候的兽好像是化做了烟雾,并且让我难以捉摸的是那些尖刺从他的身体中穿了过去,并没有对他造成什么实质上的伤害。

    我有些看呆了。

    可是这还不算是最关键的原因。最关键的要属那些被阿荼收回来的尖刺了。

    那些尖刺密密麻麻的镶嵌在了她的那把古朴长剑之上。这时候这把长剑其实变得更像是一个狼牙棒了。

    阿荼也没有做过多的动作,只是很简单,很机械的拿起了这个狼牙棒在兽的身上砸去,不过别看阿荼这么厉害。但是这个时候她的速度是完全比不上我的。我都可以看清的动作难道兽会看不到吗?

    兽轻笑了一下,并没有拿自己手中的烟尺去硬抗阿荼的狼牙棒。似乎阿荼手中的这个狼牙棒对兽能造成什么威胁一样。

    阿荼的狼牙棒砸空了,瞬间砸到了车厢的铁皮上。这时候车皮也发出了嗞嗞的声音。看来这狼牙棒也附带上了之前那些尖刺的腐蚀效果。

    我明白了兽为什么不去硬抗这狼牙棒了,如果这狼牙棒上的腐蚀性东西把这烟尺都给腐蚀了的话那现在这个时候还打个屁啊。不过我纳闷的一点就是这烟尺究竟是怎么幻化出来的。

    好像我身上也藏不下这样的东西啊。

    兽左躲右闪,不知道躲开了阿荼的多少次进攻。那边的阿荼好像也有些气急败坏,一开始的攻击还有些章法,可是到了后来就完全没有章法可寻了。

    好像兽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我在这边看的有些紧张,可是不知道为什么,我自己感觉看到的画面似乎有些闪烁起来,这闪烁的程度还不低。这样的情况我自己是从来没有遇见过的。其实我现在这样的观看状态都好像没有经历过,所以现在的我好像对于发生的一切都是那么的茫然无措。

    在一边的兽却是明显的感受到了一些变化。

    我只见他眉头一皱。

    “嗯?时间这么快?你干涉的也太厉害了吧?”兽自言自语道。我不知道他说的究竟是谁,但是我知道他说的肯定不是我们两个人,因为阿荼正在跟他对战,我就更不可能了,因为我什么都没有做啊。

    或许这是在地府的缘故,总之我感觉这两个人在地府作战的时候都有些肆无忌惮,在一辆行驶的列车上打得你来我往也真是不容易。

    只是我在心里面有些难受,刚才在车厢中的那两个鬼魂就这么死了,或者说是魂飞魄散了。如果仅仅是死了也还有转世投胎的机会,可是按照刚才的情况来看,那妥妥的是魂飞魄散啊,真的是死的连渣都没有。

    “算了算了,时间也到了。不知道是不是地府方面的原因。这次出来见了见老朋友已经很不错了。不过在我走了之后你可别想打那小子的主意,哪怕到时候我冒着风险也得将你打趴下哦。”兽邪魅的笑着。我从来没有想象过我自己的脸竟然能做出这样的表情来。

    阿荼刚才被挑起来的战意似乎在这一瞬间被磨平了。

    “想走?”阿荼皱着眉头说。

    突然在这个时候列车发出了很强烈的震动,并且我陷入了那种昏昏沉沉的感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