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一章 跳车
    一  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也才发现,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已经回到了我的手中。

    并且我正在经历火车上的这场震动。我在阳间也没有经历过火车碰撞的情况啊,虽然我不确定这个时候是不是发生了火车碰撞这回事,但是用脚趾头想一想也知道,这时候发生的震动肯定不会有什么好事。

    我站定以后才发现刚才的震动对于阿荼来说并没有什么影响。我放眼看去,阿荼身上任然环绕着烟气,并且神情冷峻的看着我。

    “那个,别!误会!都是误会!刚才那个不是我!”我大声说道,生怕她听不见似得。

    她没有举动,只是冷冷的看着我。

    “别过来,咱们有话好好说呗,别动手啊。”

    她正在一步一步向我走来。

    我有些无奈,他大爷的刚才控制我身体的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怪物?为啥刚才的他可以压着这个叫做阿荼的人打。

    阿荼离我越来越近。我的心也是沉入了谷底。难不成刚才发生的那些只是缓解了一下我的死亡时间吗?

    这时候阿荼在我面前停了下来,她没有说话也没有动手,可是我的心却是提到了嗓子眼。

    但我突然注意到了一个情况,那就是阿荼身上环绕的那些烟气消失了。

    阿荼睁大了眼睛看着我。

    “哥哥,你是阴阳先生对吧?”阿荼有些呆萌的问我。

    我靠!

    什么情况?这难道就是刚才兽叫她女神经病的理由?这他大爷转变的也太快了一点儿吧?刚才还是一副女王形象差点想宰了我呢,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就变成了一个萌妹子呢?这反差!恕我难以招架。

    “你是?”我试探性的问。

    因为就怕她突然又变成了刚才的那种模样。如果是那样的话我感觉自己是插翅难逃了呀。

    而且刚才兽对阿荼说的那些东西看似是对我的保护,但是也可以反向理解呀。

    这不是帮我拉仇恨吗?

    我冷静了一会儿,看着阿荼并没有什么恐怖的举动之后才开始理她。

    “我叫阿荼啊,哥哥你能不能保护我。有人追我,要把我抓起来。”阿荼有些柔柔弱弱的说。

    她用这种语气说话的时候我竟然不忍心拒绝。但是我又想到了她刚才的那种状态。在刚才她可是化身为分分钟把我秒杀的人物存在啊,我觉得自己小心一点是没有错的。

    “谁在追你?”我在心里想着。谁可以追她呢?这里可是地府啊。能有本事在这里追人的不就是只有地府的人吗?再结合刚才兽说的话,我几乎可以确定了一个事情。那就是这个叫做阿荼的人肯定是地府的囚犯。没错。我真的是这么认为的。我不想再跟她有什么交集。

    但是我仅仅是没理她这么一会儿她就已经哭的梨花带雨了。我哄过女生,但是我自己没办法盯着她的脸来看呀,一看就是一个小萝莉,这样的情况我该怎么哄?

    并且这个时候火车还没有启动。自从刚才停车了之后火车就再也没有启动的意思。刚才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这时候我好像听到了什么声音。好像就是从我们前面的那个车厢传来的。因为刚才阿荼跟兽对战的时候腐蚀了一些金属门,所以在这些门上还留着几个小孔。我可以通过这些小洞来观察那边发生的是什么。

    我示意阿荼不要出声,她只是点了点头。至于她到底会不会出声我就不知道了。

    我趴到了门上,通过那个窗口来看了看我们上一个车厢究竟是发生了什么。

    我在小窗口中看到了一些东西,鬼差!并且是有好多个鬼差。这些鬼差在上一个车厢不断的搜寻着什么。

    “听好了,要是今天还找不到那位祖宗的话,那咱们就别想其他的了。以后还想要升职?想都别想。你们两个人直接去下一个车厢。”这个看起来是一个鬼差头子的人说。

    其实我很早以前就知道了,这些鬼差的头子不是七爷和八爷吗?怎么我从来没有见过?当然后来我见到他们的时候才明白了为什么,不过这都是后话了。

    现在言归正传,我想了想这帮鬼差要抓的人大概就是阿荼没跑了。那么现在这个情况我他大爷到底该怎么处理啊?

    我习惯性的拿起了手机,想要把短信给胡依依发过去征求一下她的意见。可是不论我给她发了多少短信,她都没有回复我,忘记了呀,这个家伙好像是去睡觉了,这可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

    “你们两个怎么还不去啊?”那个鬼差头子看着那两个按兵不动的小鬼差也不知道自己的内心究竟是有有多挣扎。

    “队,队长,我们两个人见到她以后要干什么?我感觉我们打不过她呀。”一个小鬼差有些呆呆傻傻的说。

    我听了有点想笑的感觉。

    “你们打不过?呵!我都打不过,咱们等他们过来支援就可以了,懂吗?”鬼差头子大声喊到。

    那两个小鬼差被训得体无完肤。

    无奈之下他们只好往后门走去。

    其实说真的,我刚才看到这两个鬼差的时候心里莫名其妙的开心也不知道是不是我自己的人品太坏了。

    那两个鬼差好像要过来了?我忍住了笑意,并且准备在这个时候装一波完美的鬼魂,因为团战一定是可以先把他们打崩了的。

    有句话怎么说着。想要干的事情最好是说出来,别在心里思考这些事情。

    因为我在这个时候突然意识到了一件很恐怖的事情。那就是阿荼竟然不哭了,而且她身上又出现了那种烟色的蜘网般的东西。

    我去他大爷的,这个时候我一个人好像有些扛不住了,一想到我刚才所看见的东西,我的心里就有些发光。

    这时候她突然拽了我一下。

    并且把尖刺用一种独特的方式抵到了我的喉咙。

    “别!咱们有话好好说行不行?”我只能尽力的这么说下去了。

    “走!”阿荼之重复了一个字。

    “走哪儿去?”我有些纳闷。

    “跳车!”阿荼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