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二章 坠落
    一跳车,嗯。啥是跳车?字面意思就是从车上跳下去,但是这车可不能是停下来的车,那样的话叫下车。如果我没理解错的话她是让我从车上跳下去。

    跳还是不跳这是一个问题。

    可是,跳你大爷啊,这是火车,而且是比阳间火车还要快的火车,我看不清楚周围的环境,这要是跳下去指不定会发生什么呢。

    我不跳!但是这个时候我脖子上抵着的这个尖刺怎么办。

    “快点!”阿荼看着我说。

    哼,如果不是这个时候她用尖刺比着我脖子的话我早就逃跑了。

    “那个,咱们能不能商量一下,别跳了行吗。”我有些尴尬的说。

    “三。”这个阿荼怎么跟我高中认识的女同学一样啊,动不动就倒数三二一,这个时候给我吓得。

    我犹豫着,但是她的尖刺似乎并不打算给我留下足够的时候。我甚至都可以听见这尖刺腐蚀空气的嗞嗞声了。

    在车厢那边的鬼差我已经听到了他们的动作,可是我在这个时候也不敢呼救啊。

    “跳!我跳!”我赶紧先把这句话说出来,生怕她一时哆嗦把尖刺刺入我的脖子,这样的话死的得有多冤枉啊。

    “咦?哥哥你在干什么?哇,我不要跳车!”阿荼用一种极其甜蜜的声音对我说。

    我脸上的表情瞬间凝固了。

    大佬!你到底是要干什么?

    这时候在车厢那边的鬼差也把车门打开了。

    “你们两个鬼,我们要问你们一点事情。嗯?这是什么?怎么这么重的阳气?”这时候一个鬼差疑问的说。

    他说的自然不可能是我身上的活人气息。他指的自然就是地上那把铜钱剑上发出来的阳气。

    “哥哥就是他们要抓我。”这个时候阿荼在我耳边声音极小的说。

    我点了点头。可是我敢怎么说?难不成我还要跟鬼差干一架?我他大爷还没厉害到那个程度呢。人家怎么说都是地府公职人员,如果得罪了他们不说以后还能不能过阴,如果我还阳了这些鬼差半夜拿着大铁链子去锁我魂怎么办?我可没做好跟整个地府对抗的准备,就连胡依依她老爹都得掂量掂量吧?

    所以说现在的两方都是我得罪不起的。别看阿荼现在又变成了小姑娘模样。要知道这个家伙刚才可是拿着一个尖刺对着我的脖子的。谁家正常的小姑娘能干出这事儿来?

    那鬼差见我们不说话,并且好像也看出了这个房间里好像经过了激烈的打斗。所以下意识的拔出了腰间挎着的鬼头刀。

    他如果不拔的话也可能不会出现接下来的事情了。

    一个尖刺好像是瞬间出现在那个鬼差的手中的。就在他握刀的那个地方。

    尖刺的出现瞬间打断了鬼差拔刀的动作。刚拔出来的鬼头刀就咣当一声倒在了地上。随后就传来了那个鬼差的惨叫声。

    “快!她就在这里!”鬼差喊着。

    这个鬼差叫出来之后另一个鬼差好像也反应了过来。但是还没等他走两步就被尖刺刺穿了。当然并没有在致命的地方,只是在小腿上。这个鬼差虽然通知不了其他人了,但是他们两个的惨叫声还是可以将那些鬼差吸引过来呀。

    这边的阿荼还是那个小萝莉的模样,给人的感觉刚才那些尖刺并不是她搞出来的鬼,但是我却清楚的知道,这些尖刺除了她以外还有谁能够整出来呢?

    那名先倒地的鬼差狠狠的瞪着我,并且还看了那把铜钱剑一眼。

    我的心里一凉。这个鬼差不会把刚才发生的一切都怪罪到我头上来了吧?

    不能去朝他解释,这个时候他已经有了一种先入为主的思想,如果这个时候我向他解释的话只能把情况整得更糟糕。

    车厢中已经传来了跑动的声音,不用想了,这一定是那帮鬼差的跑动声,这两个鬼差的惨叫已经把神经本来就绷得很紧的鬼差们召唤过来了。

    我看了一眼我旁边的小阿荼,狠了狠心,朝车外跳了出去。

    不是我想不开了,而是那帮鬼差要是真的出现了我肯定是百口难辩。哪怕后面查出了我并不是这里的罪魁祸首也没用,因为我这个时候本来就是一个偷渡者。查出了我对胖子也不好。

    所以这个时候跳车似乎成了我唯一的选择。

    也不知道是不是命运在开玩笑。在我往下跳的时候阿荼因为没站稳所以也跟着我跳了下来。

    外面烟乎乎的一片,并且让我感觉很难受的一点就是在这里根本感觉不到任何风的存在。并且我自己也好像在不停的坠落。就如同神话传说中的无间地狱一样。我根本不知道自己要坠落多久才可以停下来。自从我在车上往下跳的那一瞬间好像就已经注定了一些事情。就比如我特别自信的感官也在这个时候失去了作用。

    周围似乎一切都是烟暗的。

    我有些后悔了。

    我记得以前看过一个故事。

    有一个外国的军官,在处死犯人的时候都会给他们两个选择,一个是直接了当的一刀解决。再有就是去一个烟暗无比的山洞中去。

    大多数人都会选择直接了当的一刀解决。只有很少一部分人会选择那个烟暗无比的山洞。

    过了不知道多久,有人就问起了那个军官,“那个山洞到底有什么。”那个军官的回答让许多人大跌眼镜,那就是那个山洞中其实什么都没有,一个正常人只要在其中摸索一两天就可以直接走出去了,但是人们更害怕烟暗,更怕未知,所以他们宁愿选择看的见的死亡。

    他大爷,想到哪儿去了。我怎么在这个时候了还有闲心思去想这些事情。

    我忍住告诉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自己肯定能有落下去的一天。

    我一直在数数,甚至我都感觉自己要睡了一觉了。

    可是突然在这个时候我感觉到了腰间传来了一阵剧痛。

    紧接着我得身体感觉到了一个柔软的事物掉到了我的身上。

    这轻轻的一压在平时可能并不会感觉到什么,但是在这个时候却是给了我无比的痛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