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四章 恶狗村
    一我不知道还怎么处理这边的阿荼了。因为她现在的样子明明就是一个人畜无害并且还拥有着极强治疗能力的辅助啊。我觉得撇下她不会是一个好的选择。虽然这个家伙在之前有过想要弄死我的念头,但是我还是狠不下这个心来。

    在之前胖子和我谈到这恶狗村的时候就曾经说过这里的凶险。说是通往地府最恐怖的一站也不为过。当初因为修建一步少火车站的时候绕开了这边所以所以在后世的人抵达地府的时候是没有经历过这一站的,换句话说这里是被完全荒废的一个地方。而且让我有些无法接受的是从火车上跳下来竟然好死不死的落到了这里,想绕过去吧还绕不过去。

    我想的有些头疼。

    这恶狗村中住的不是人,不是鬼。而是一群饿得发疯的恶狗。并且这些狗不是让人虐待死就是死于非命的,又或者是被人放血炖了狗肉吃。总而言之这里狗全部都是被阳间的人害死或者是间接害死的。于是阎王就把这些狗放在了这里,专门惩戒那些阳间来这里的恶人。可是这些毕竟是狗啊,是畜生,它们哪里能分清是好人还是坏人?更不要说它们是饿了这么长时间的狗了。于是只要是走进这里的人不管好人坏人都得让它们咬上很长时间。

    其实我还有一种看法,每个灵魂不是都有转世为人的可能吗?可是这些狗的机会在哪里?让它们一直在这里当狗,那么它们又哪儿来的公平呢?

    不知道为什么,我在这个时候又有些多愁善感了。

    “你能在这里等等我吗?我先去前面看一看。”我说。

    “哥哥,我怕。”阿荼说。

    “前面很危险啊。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回来,我先去看一看。”我说。

    “那,哥哥可不许骗人。”阿荼似乎有些不相信我,她还伸出来自己的手要跟我拉个钩儿。

    我叹了一口气,与她拉了个勾。随后看都没看她一眼的往前面走出去了。说实话窝对她还是有一些不放心的,生怕她又变成之前那种人格分裂的状态,普通的人格分裂就分裂吧。我还能应对,可是我面前的这个她不光能把人格给弄分裂了,就连她自己的实力都行,这我找谁说理去。我只好先去前面看一看,然后走一步看一步了。

    手机也没有信号,想咨询一下都没有办法去咨询。

    我所在的地方离那个村庄隔得也不是很远。所以按照我现在的速度应该很快就可以到达那个村庄了。

    我心中的忐忑感已经越来越明显了,我只敢让自己的目光接触到前面的土地上,我生怕我往后面看一眼的话我会怂,这样的话我怕是一辈子都得在这里徘徊了。而且,我还是个活生生的人。又不是灵魂,它们可以不用吃饭,可我还得吃呢。

    路开始有些变化了,之前的土地有些灰白的。但是越接近恶狗村的时候这里的土地就变得越红。是血的颜色。可是鬼魂也是会流血的吗?

    我已经完全走进了这个村子。在我的左手边就是一个木制的房屋,虽然看上去很破败,但是至少有一种古朴的感觉在其中。

    在房屋前面就是一块光滑的青石。也不知道这里具体是荒废了多少年了,空气中竟然弥漫着些许的血腥味。

    我屏气凝息,生怕自己的一点儿动作会带来蝴蝶效应。

    我小心翼翼的摸索着。这里好像也没有那么恐怖啊。除了空气中出现的这些血腥味以外也没有别的什么了。这里不是饿狗村吗。怎么根本就看不到恶狗呢?就连恶狗的叫声我都没有听到啊。

    如果这里真的那么安全的话那我这样直接走了会不会有些那啥?我摇了摇头,把自己脑海中的这个想法抛了出去。开始认真的思考接下来的打算。

    我静静的靠在了一块青石边上。

    这时候突然传来了一个人得惨嚎声。

    这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我一机灵。我直接从地上跳了起来。开始寻找这声音的来源,这时候要是蹦出来几个恶狗给我扑倒了那后果就不用多说什么了。所以我在寻找得时候只能紧紧得贴着墙。并且四下注意着,我现在得精神集中度可以说是空前绝后的。

    这时候我的脸上突然有水滴落了下来。我警惕得用手抹了一下,并且用鼻子嗅了嗅,但是我并没有闻出什么来。就在这个时候我不经意得抬了一下头。就是这一下抬头差点让我魂不附体。

    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没错,在我背靠得这个房屋之上藏着一个瘦得皮包骨头的恶犬。你们以为这是重点吗?

    它还有一双散发着红光的眼睛。这是重点吗?也不是。

    它得体型,好像有一点儿大。

    怎么描述呢。大概就是两个人那么大。

    我后来才知道,这里的恶犬虽然不能真正得把那些鬼魂吃掉,但是只要让它们吃掉一个魂魄自己得体型就会大很多。

    这条恶犬的体型,它到底是吃了多少人?我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而且我刚才想到了一个恐怖的事情,那滴在我脸上得东西不就是这条恶犬流得哈喇子吗?

    我下意识得就想要往后头躲。可是那条恶犬就好像是有预谋得一样,往我要落得那个地方跳了过去。

    你们想象一下,一个两个人高得生物,从屋顶上直接跳下来得破坏力吧。

    不过好在我得反应也不慢,这个时候一个驴打滚躲了过去。

    那条恶狗得眼中冒着精光。我虽然躲了过去过去,并且还跟它保持着一段距离,可我还是不敢再动一动啊。这让我想到了一个冷笑话,‘你有猪吃的多吗?没有,你有狗跑的快吗?没有。那你是不是猪狗不如?’

    他大爷的在这个时候我居然可以想到这个东西。

    可是这也间接得说明了一个问题。我跑不过,我真的跑不过啊。

    普通得狗我都跑不过,更何况这个体型得狗呢?

    我要是真得有这个想法得话我怕是要死在这里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