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五章 打狗
    一那天恶犬一步一步得向我走来,眼中冒着精光,闪烁着红色得眼睛,嘴里还在不停着滴着哈喇子,这个时候如果我说不害怕那肯定是在扯犊子。

    但是兔子急了还咬人呢,更不用说我了。是个人都有脾气。还能让一条狗给活活欺负了?

    我把剑指符准备好了,这条狗如果要是敢扑上来我就拼了。我脑海中也不敢有什么多余的杂念。有任何得风吹草动我都会动起来。

    这个时候就是考验谁得耐心更足得时候了,额,不对这个时候是考验我耐心的时候,因为我现在好像是处于绝对得劣势之中。

    恶狗扑食是什么样子的我相信大多数人都会有印象。我现在就好比它嘴里的一块肥肉。虽然我不想承认这一点,但是事实就是如此。

    我在以前听说过,在山里的猎人遇到野兽的时候就会死死得盯着那野兽的眼睛,如果你不去盯着它,那它就会随时发动攻击。

    这个时候如果谁先抢到了先机那就拥有了绝对的优势,别看现在的在我面前得是一条狗是一个畜生,但是我在它的眼睛中好像看到了它思考的样子。这畜生还有思想的?

    我不得不谨慎对待了。

    这时候我的剑指符已经散发出了青芒。

    好机会。

    这恶犬没有动,我抢先出手。剑指符狠狠得向它得头颅刺过去。

    那恶犬虽然身形巨大,但是也不失灵活。这剑指符被它一闪身躲了过去。随后它的反击也到来了。

    它朝着我狠狠得咬了过来,别看它饿得皮包骨头,这尖锐得大牙齿可不是开玩笑得。

    我在用剑指符刺向它的时候还给自己留了一个退路。我狠狠朝着它撞了过去。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这狗得力气出奇得大,我竟然被它反撞了回来。

    我顺势一滚,滚到了一个破财的房屋前。在慌乱之中也不知道是抄起了什么东西就往那恶犬身上扔去。这也算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只要让我能喘一口气就达到我现在的目的。

    别说,这一瞬间得效果竟然超出了我的预期。我刚才扔出了一块木板,这木板好像还不偏不倚的砸到了那条恶犬的眼睛中。

    虽然这恶犬看上去挺厉害的,但是好在它也怕疼。

    我来不及调整这个位置,所以在恶犬吃痛得这个瞬间也没来的急抓住机会上去给它锤一套。

    就在我惋惜的时候那条恶犬缓缓的朝我转过了身,看来刚才得那一下是彻底把它激怒了。

    我在心里叫苦。这手上也没有什么称手的家伙。就算这个时候我会打狗棍法那你也得给我一个棍子吧?不然是真的施展不开啊。

    没时间再闲扯下去了。这个时候不能怂,今天不是它死就是我亡。来吧,你大爷的。

    手中的剑指符青芒再起。这一瞬间好像这青芒得长度增加了不少,我以前还说过我得剑指符像段誉的六脉神剑呢,时灵时不灵的,可这个时候好像是处于灵得状态了。我心中一喜。

    也有了些底气。

    可是还没等我做些什么呢。那条狗竟然用一种极其无赖得方式折返了回来,并且在我没反应过来的时候扑向了我的脖子。我下意识一扭,虽然躲开了它扑我脖子的致命一击,但是我的肩膀却暴露给了它。它一口咬在了我得肩膀之上,我吃痛之下猛得用剑指符刺向了它。它一声哀嚎,张开了嘴,这才让我脱离了它的撕咬。

    我头上冒着汗,这畜生咬我的这一口还真是厉害。不光是肉疼,还有一种深入灵魂都疼痛。

    我呲牙咧嘴得看着这条狗,但是我忍住没叫,这憋屈得感觉在我心中化作了一种名为愤怒的情绪。

    “你大爷的,今天小爷不弄死你我就把我名字倒过来写。”我愤怒的,失去理智的喊。

    要说我在之前的时候还可能怕一怕它,但是这脾气上来了你给我靠边站,就算是头老虎我也得上去拔它几根胡子下来。你现在不就是一条狗吗?在我面前装什么装?

    我咬着呀,用手指在肩膀上沾了点血,在手心中又将剑指符画得更重了些。这时候我手中的剑指符有些闪烁,但是在闪烁稳定下来之后那青芒反而更加强大了。

    那条狗现在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兴奋。一开始我好像还不明白它为什么这么兴奋,可是我一想就明白了,这恶犬在地府中一直是饥饿的,根本吃不到什么东西,刚才咬我的那一下让它确定了我是那个可以让它吃饱的东西。

    你大爷的还真把我当成是食物了。看着这条恶犬上蹿下跳的样子我就来气。这也就是我手中只能动用剑指符这一种东西,要不是刚才跳车的时候把铜钱剑落在火车上了就凭那上头的阳气怎么着都能把你怼死了。

    况且我这次来这里的时候身上也没有带着符咒,而且这个时候了现画肯定是来不及的。不信的话可以去跟那条狗说一说去,看它跟你讲不讲道理?

    我狠下心来,直勾勾得朝着它走了过去。

    它虽然会思考,但是好像也并不是真正拥有人类的思维,只是一种类似本能的东西吧。

    当它看见我走过来的时候狗脖子竟然一歪,好像有些不理解我的所作所为,它想不明白为什么像我这样一个弱小的人敢主动朝它走过来。

    这个时候我也不知道自己的内心想法到底是什么。在事后想起来的时候似乎都有些害怕,这是一种极其头铁的做法,并且已经是一种失去理智的状态了。

    那恶犬虽然好奇,但是也不是傻狗。它狠狠的朝我咬了过来,想要美美的吃上一顿饱饭。但是咱能答应吗?

    我用左手狠狠给了它的嘴一拳,也不知道到底是出于什么原因,这一下的力气竟然是出奇的大。

    可能都有些打松它牙齿了。随后我也没打算跟它讲什么道理,聊什么医保。我用左手紧紧得握住了它的嘴,右手伴随着剑指符干净利落的划过了它的脖子。

    这狗挣扎了几下,但是我动作实在太快,让它没有反应过来。

    我做完这一切以后像一滩烂泥一样,瘫坐在了地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