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六章 犬潮
    我静静的在这里躺着,不想再动一下,刚才那种生与死之间的博弈实在是太让人紧张了。现在想想刚才打死那条狗的时候幸运的成份占据了绝大多数。

    这还是我刚到这个村子中遇到的第一条恶犬,我相信这个村子既然能存在这么久了,那么这里头的恶犬数量绝对不少。可能有比那条狗强的,也可能有比条狗弱的。但是不管是那一个对我来说都不是什么好消息。

    我必须赶紧调整自己的状态才行。再来几条狗的话我估计按照我现在的状态来说是抵抗不住的。

    但是我在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既然我可以用剑指符伤到它们那么我的符咒也应该可以。这次来地府的时候身上本来就没有带着我之前存放的那些符咒,但是至少可以像宛家岗那样用别的东西代替,虽然效果可能会打折扣,但是聊胜于无。

    我稳了稳,随后把那件小烟棉袄整了下来。这东西暂时是用不上了。我索性就把这件小烟棉袄撕碎了开来。这衣服虽然不知道是什么材料制作的,但是撕起来还是很轻松的。刚才肩膀上被那条狗咬开的伤口还没有愈合,也不知道回到阳间之后需不需要打个狂犬疫苗什么的。

    我拿着布条,用手沾了点肩膀上的鲜血,开始在布条上写画了起来。时间在地府来说并没有太大的价值,在我写画的期间并没有那条狗来妨碍我。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练习,我画符的速度也是越来越快,没有黄纸,没有朱砂。只能用这些替代品了。

    这会儿功夫我已经洋洋洒洒的画完了十几张符咒。在这些符咒上面有的地方很淡,因为我肩膀上的伤口开始愈合了。我想要再画下去的话只能是强行把伤口弄开。这也不是我想做的,实在是形势所迫。

    我用剩下的烟色布条简单的包扎了一下伤口,随后我怀里揣着那十几张符咒小心翼翼的站了起来。

    在这里不得不提一个东西,这里是原本地府中废弃的一个地方,所以胖子在交给我的地图上并没有把这里详细的路线画出来。如果我想要在这里打开局面的话就只能自己一步一个脚印的试探出来。

    我尽量避免与那些狗进行正面上的接触,能绕过去就绕过去。在我起身探路的这个时间,我已经遇见过好几条落单的恶犬了,这些犬比我第一次遇到的那只要小了许多,还好,那条狗只是个例。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地府这个环境待得足够久了,所以才导致这些体型比较小的狗看起来有些呆呆傻傻的。

    这时在我面前出现了一条恶犬,体型属于那种小型犬,差不多哈巴狗那么大的。

    正好我在这个时候可是试一试我的符咒对它们来说到底管不管用。那条狗静静的躲在了蹲在了地上,虽然不知道它在干什么,但是我手上捏着的那张符咒准确的甩在了它的身上。

    一阵火光闪过,那条狗连声音都来不及发出就已经化为灰烬了。我心头一喜,果然有效!

    我摸了摸手中的符咒,当成是宝贝一样藏在了手中,因为这个时候我手中的每一张符咒都有可能是关键,所以在没有必要的情况下我还是忍住不要用符咒了,能用剑指符解决的东西就用剑指符解决吧。

    我畅通无阻的走着,其实一直有一个念头在我的脑海中挥之不去,我在之前的时候就已经听到过有魂魄的惨叫声了,可是那魂魄究竟在哪儿?虽然这里荒废了那么多年了,但是要知道魂魄在地府时的寿命是无限的呀,而且我不相信地府在修建一步少火车的时候特意来恶狗村清理掉了那些魂魄。因为如果有这个时间的话为什么不去把那些狗的魂魄带走呢?

    我在行走的过程中一直考虑着这个问题,同时随着越来越深入,我也越来越小心。

    这时候出现的狗好像越来越少了,这些狗究竟藏到了哪里?按道理来讲不是应该越往里走遇到的恶犬也就越多吗?可是为什么我走的越深入所遇到的恶犬却越少呢?事出反常必有妖,我紧紧的握着那些符咒,生怕突然窜出来一个大型恶犬把我一口吞了。

    越往里面走那些房屋也密集,那些胡同也就越多,其实我很不愿意在这样的环境下行走,因为如果在胡同那头蹦出了什么生物的话我就只能往另一头逃跑,我说到底只有一个人,我能抗多少狗?

    如果两头同时出现了之前我遇到了的第一条狗那样的生物,我怕是要凉了。

    面前似乎只有一条路,并且在周围林立了好多的房屋,这样的环境就是我最不喜欢的那种,可是没有别的办法,我只好硬着头皮上了。

    这时候在这条小巷子中忽然传来了一整啃咬的声音。

    这是有恶犬在啃食着什么东西吗?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那些魂魄。可是一想又觉得有些想不通,这么长时间了为什么都没有惨叫声传来?

    我呼了一口气,慢慢的走出了这个小巷子。

    可是当我走出去的时候才看到了让我一辈子难以忘怀的场面。

    在这条小巷子通出去之后是一个比较大的广场。然而这广场上自然是不可能有老太太跳广场舞的。

    这里就好像是一个血肉磨坊。在广场上密密麻麻的分布着大小不一的恶犬。有特别大只的,也有比较小的。光是我能看见的地方就差不多有上千只了。而这些恶犬的确是在啃食着那些魂魄。那些魂魄被恶犬啃食的残缺不堪。并且还能隐隐约约的看见森森白骨。

    广场上全是鲜血。都是那些魂魄弄出来的,恶犬在撕咬着。魂魄在蠕动着,可是那些魂魄脸上竟然全部都是一副木讷的表情。也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被这些恶犬啃食的次数过多了。

    整个广场弥漫着浓郁的血腥味。这血腥味有些呛人。只有几个魂魄偶尔惨叫一声。

    整个广场!到底是有多少被恶犬啃食着的魂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