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一十八章 黑尺
    我一脚踢开了他。由于他现在只有上半身,所以他对于我的威胁也不是很大,只是我略微有一些生气而已。我见过许多丑恶的嘴脸,但是现在我面前的这个让我更加恶心了一些而已。

    我忍不住朝他吐了一口唾沫,他依旧有些痴傻的对我笑着。我没空搭理他,四下寻找着逃脱的机会。广场上一直回荡着犬吠声,两波狗在那边打的不亦乐乎,可是我一个人在这里实在是有些慌,这帮狗只要抓住一个机会就能冲上来把我撕成碎片,我现在只希望这两波狗可以打的时间稍微长一点,这样我就可以有足够的时间去寻找出路。

    这广场上到处都是人类的残肢,最恐怖的是这些人身上被这些恶犬吃点的部分就会在很短的时间中重新生长出来,但是自己却不能从这些恶犬的口中逃脱。以前的时候可能还好一点,因为那个时候至少会有新人进来,这些恶犬还可能换换口味什么的,但是自从这列车修建完毕以来苦了的可就是这些最后进入这里的鬼魂了,整天不断重复着被恶犬啃食的命运,只有他们自己能体会到这样的感觉。

    广场上的血腥味实在是太浓郁了,让我有些喘不过气来。

    这时候在我面前突然站起了几个人来,我知道他们是魂魄,但是这突然的站立让我有些难受,这帮魂魄已经要开始恢复过来了,只要他们一恢复过来我怕他们不会是第一时间想逃走,这或许就是一种习惯,在一开始的时候他们可能还会考虑一下怎么逃脱的事情,但是这么长时间过去了他们也不知道经历过不知道多少次,当他们发现逃不出去的时候他们就会开始绝望,随着他们不断被恶犬啃食他们心中的怨念也肯定是会逐渐增大的,所以当他们站起来以后看到一个没有经历过这一切的新人时会做出一件怎样的事情来?具体是怎样我可能不太清楚,但是一定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就对了。

    我手中的剑指符不断的凝聚,直到完全在我手中凝结出青芒来。那些魂魄只要狞笑着靠近我都会被我用剑指符一个接一个的捅死。如果被那些恶犬吞噬掉的话可能还会有重生的机会,但是如果被我剑指符给整死了,那可真的就是魂飞魄散了。

    我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或许这样的举动才是对他们最好的解脱?

    就在我一路高歌猛进的时候那些恶犬好像注意到了我,几条恶犬不分青红皂白的就朝着我扑过来,不光是这些恶犬,那些被恶犬啃食过的人类表现得更加可怕,他们在欢呼,真是他大爷的,还能不能讲点素质?

    好在过来的恶犬相比之下并不是很多,至少我一个人是可以应付下来的。不过代价就是我手中的符咒要耗光了。最后的几张符咒脱手而出,甩在了那几条恶犬的头上,我顺势利用手中的剑指符砍瓜切菜般的将其劈倒。

    在做完这一切的时候我的身体有些虚弱,真他大爷的,这身体还是抵抗不住这么多狗的轮番进攻啊。

    越来越多的恶犬朝我这边赶来了,之外在小巷子中追我的那些狗看来还是有些扛不住广场中这些狗啊。现在我算是弄明白了,在外头的那些狗差不多就是属于那种失败者,所以广场这块地盘就被别人完全抢占了。我还指望着它们能够多抵挡一会的,站在看来我真的是想多了。

    广场实在是有些空旷,我想找个墙壁靠一下都找不到地方,鬼魂和恶犬不断的朝我袭来。我逐渐有些招架不住了。乱拳打死老师傅这句话可不仅仅只是说一说而已啊。很何况我又不是什么老师傅。

    这些狗的战斗力实在不怎么样,但是奈何数量实在是太多了。

    我只能以我目前最快的速度进行躲藏。

    可是不论这些恶犬从数量还是体型上来说我与它们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所以我能做的并不是很多,甚至就连躲藏的地方也实在是很有限。

    剑指符的威力我已经是将其利用到我所能做到的最好了,可是这依旧没有什么用,恶犬和鬼魂终究还是将我包围了起来。

    它们并不急着动,但是往我这边靠近的恶犬也是越来越多了。这时候有一个鬼魂狞笑着,可是还没有等他再笑几声就被一只恶犬愤怒的扑倒了,随后直接开始撕咬起来,在猝不及防之下这鬼魂发出了一声惨叫。我情不自禁的笑了笑,随后对着他哪里吐了一口唾沫。

    这只是出现的一个很意外的情况,很多的鬼魂还是用一种极其恶心的表情在看着我。

    我心头那种愤怒的情绪越来越明显了。都是人,虽然你们已经死了,但是你们觉得能看到我被这些恶犬撕咬就觉得很舒服吗?

    说实话,如果不是那些鬼魂的阻拦我甚至都有可能直接逃出去了。

    他大爷的。

    这也就是小爷没有一件趁手的家伙,如果老头给我的那把铜钱剑还在的话,我不管咋样都得上去拼一下,可是我光有剑指符,想要冲出这样的包围圈实在是有些困难。

    我必须得想办法,我头上的汗有些抑制不住了,开始往下滴。

    每一次呼吸都让我有些难以接受。

    这时候一条恶犬朝我发动了进攻,我没来的急做出反应。

    当我发现的时候我已经来不及躲避了。我下意识的闭上了眼睛。

    我感觉自己是要交代在这里了,可是我却听到了恶犬的惨叫声。

    当我睁开了眼睛,我却发现在我的身前竟然悬浮着一把烟尺。

    这烟尺不是我在之前的时候见到过的那种吗?

    这时候剩下的那些恶犬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它们自然是不会惧怕我的,它们只是有些惧怕我这烟尺而已,似乎这烟尺给过他们很大的痛苦记忆一般。

    我试着动了动这烟尺,我发现这烟尺在我手中竟然是没有重量的。

    那些恶犬虽然警惕,但是依旧包围着我。

    这烟尺,究竟是怎么出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