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一章 难离
    “没有没有,你听错了。”虽然不知道为什么但是我在这个时候还是把我梦境中那个神秘人的事情透露给任何多余的人知道。

    阿荼点了点头,并没有过分的询问这个事情。

    我呼了口气,这样也好。

    “命运能随意掌控别人,不论他们有多努力,只要命运的一个念头就可以让他们的努力付之东流。你不觉得太不公平了吗?”阿荼问我。

    我不禁哑然。这就是命运吗?

    掌控别人,可是命运真的有那么无聊吗。

    我曾经听过一句话,输家总是抱怨自己已经尽力了。我就不相信命运会显得无聊去掌控那么多人。可是我对阿荼说的话又有些认同,真的不知道自己现在的心情是什么样的了。

    “你见过命运?”我疑惑的说。

    阿荼睁开了眼睛,盯着我看了一会。

    “你很快也该醒了,我见没见到过你到时候就清楚了。”阿荼说。

    我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我醒了,什么才算是醒了?难不成我现在真的就是活在梦里吗?我真正醒了的时候究竟会是一个什么样子?到时候现在的我还会不会存在?在我想到这里的时候突然感觉到了一丝紧张。

    “你怕什么?”阿荼说。

    “我怕?”我说。

    “看你的样子好像在怕什么。”阿荼说。

    “没有了。”我说。

    “那就好。”阿荼说。

    我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为什么这个时候脑海中突然划过了许多的东西,但是这些东西很繁杂,我甚至都无法捕捉到一个画面,就如同逝去的流星一般。

    我情不自禁的将难离举了起来。看着这把烟尺,自己的情绪也在逐渐的平稳下来。

    “隔阴阳,掌万物。难断离分。”阿荼沉吟道。

    “这就是它名字的由来?”我疑惑的问。

    因为在之前这名字让我有些接受不了,在不知道出处的情况之下很容易把整个名字的意境弄混了。

    “当难离横空出世的时候,随之出现的九个字。”阿荼说。

    “怎么这么玄幻呢?”我开玩笑的说。

    “当初出现的时候就是这个样子,我没有夸张。”

    这时候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东西,法器?这个难离是法器?

    “难离,是不是一个法器?”我有些疑惑的说。

    “法器么?算是吧。”阿荼好像在心中定义了一下法器的概念后对我说。

    “那这难离和那十个法器来比究竟那个厉害一点?”我想到了之前和小华讨论的时候他说起过的十**器。

    “十**器?”阿荼问。

    这阿荼好像并不知道这十**器是什么意思,所以我在这个时候只好给她解释了一下。

    “隔阴阳,掌万物。那个厉害你自己不能判断吗?”阿荼说。

    “这么厉害?”这把烟尺真的能这样?我不禁在脑海中幻想了一下这六个字的分量,这他大爷的好像比什么东西都厉害啊,隔阳阳可以还有一些疑问,但是掌万物这六个字就真真切切的描述了一下这个东西的厉害了。

    “可惜,从来没有人见到过。”阿荼补了一句。

    我刚刚燃烧起来的信念瞬间就崩塌了。这什么鬼啊。先是给我画了一个很大的烧饼,然后跟我说,这烧饼就只能看看,你自己还拿不到的。

    这不是坑人呢么这不?

    看着我落寞的表情阿荼笑了笑。

    “你难道不相信自己可以办到吗?”阿荼说。

    “不是我不相信,最起码你得给我一个相信的理由吧?”我说。

    “等你醒了自然就知道了,何必在这个问我。”阿荼说。

    我心中一凛,又是这句话。

    什么叫等我醒了?又是这种模糊不清的话。

    “这把叫做难离的武器究竟是怎么用的?”我问。

    “以前的你好像是用来砍的。”阿荼说。

    这个阿荼一直在说从前的我。可是按照我的推论来看她至少是存在了上千年的生物了,如果按着她的思路考虑下去的话我好像也是应该存在了几千年的人物啊。以前的我难道真的是什么牛叉的人物吗?

    我想了想,在地府不是有一块叫做三生石的东西吗。大不了我在那上头看一看自己的前世不就什么都清楚了吗?

    我那些难离使劲的甩了甩。别的不说,这没有重量的属性倒是不错。并且还有一种无坚不摧的属性在其中。至少我感觉这难离要比我的剑指符要强多了。

    我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能不能把剑指符跟这把叫做难离的烟尺结合在一块呢?如果真的结合在一起的话那战斗力不是瞬间就提升了吗?至少我在这个时候是感觉一加一是要大于二的。

    说动手就动手,我在手中画好了剑指符,将难离放在了手上,可是当我使用剑指符的时候才发现,剑指符的青芒并没有出现在难离身上。

    我陷入了沉思。其实这并不是我一个人想出的东西,在最开始我接触到道法的那本古书上就有这些东西的记载。意思就是说剑指符配合剑是可以发挥出更强的威力的。

    虽然我手中拿着的是一个像烟尺的东西,但是我感觉剑指符也应该是可以在这上面发挥作用的呀。一定是什么地方出现了问题。

    不过我也有些好奇,难离好像真的是一把钝器,虽然是一把尺子的模样,但是更多的地方并不是棱角分明的,而是一种更加圆润的东西。

    我纳闷的想了想,这么圆润的东西究竟怎么样才可以直接砍呢?

    “你的做法不对。”阿荼看出了我的意图。

    “你知道我要干什么?”

    “剑指符不是这样用的。”阿荼说。

    我有些疑惑,她难不成见过这剑指符?

    “那应该怎么用?”我问。

    “这个我就不知道了,我虽然见过,但是我没有用过。”阿荼的回答让我有些无语。

    她说了等于没说啊。

    不过她刚才和我说的这些东西至少透露了一些信息给我,难离这把武器确实是很厉害的东西,或者说是法器,而且剑指符也是可以配合使用的。只是我还没有掌握到窍门而已。

    “我的时间不多了。”阿荼很突然的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