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二十九章 算命
    “我就想看看你啊。”那个声音说。

    “我不认识你啊。”我说。

    “你一定会想起我来的,虽然不是现在,但是我相信。”那个声音说。

    “许多人都跟我说过。”我说。

    “说过什么?”那个声音问。

    “别人说我的身体里还住着一个人。”我说。

    “不,你就是你。”那个声音又说。

    “我现在越来越搞不明白了。”我说。

    “搞不明白就不要去管这些了。上一世你操心的够多了。”那个声音说。

    “随便吧。看够了吗?”我说。

    “看不够。你想要让我帮你算一卦吗?”那个声音说。

    “嗯?”我纳闷着。这什么意思?难道这个家伙还是一个算命的?不对劲啊,算命的也不应该是这个样子,这个人和阿荼谈话的时候不是还要想办法整死命运吗?那算命这种东西有可信度吗?

    “这和命运是两回事。”那个声音说。

    嗯?这是?

    这种情况我怎么好像在哪儿见到过呢?就好比胡依依,传说中的读心术。这种功夫怎么变得这么简单了。

    “读心术?”我疑惑的说。

    “不是读心术。是卦。”那个声音说。

    卦?未卜先知吗?

    “没错。”

    得,别想其他的了,这个技能我发现比读心术还要厉害。

    “那你帮我算算。”我有些无所谓的说。

    “好。”这个时候我发现了一道白光从屋子中出现了。

    隐约间有一些卦象的组合。我是看不到那个人,所以不能肯定他是不是手中在掐算着什么。

    “你是道士吗?”我说。

    “怎么,非得是道士才可以算卦吗?”那个声音说。

    “道士不是多数嘛。”我说。

    “你什么时候能醒来了你就知道我是谁了。”阿荼说。

    “我觉得我能睡一辈子了。”我说。

    “那可不是由你来决定的。”那个声音说。

    “嗯?”我说。

    “好了,算完了。”那个声音说。

    “这就算完了?”我疑惑的说。

    “嗯。”

    “那结果是什么?”我有些好奇。我记得在我小的时候有人给我算过一卦,说我这个人将来必定大富大贵,啥事都不用干就等着数钱那种。

    虽然我这都活了二十多年了,但是跟这个有关系的事情我是一次没遇到。

    哪有什么大富大贵?都是骗人的。

    但是这个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地府中的人并且还给我算了一卦,所以我对这个东西还是挺期待的。

    “给我说说呗。”我问。

    “我知道就可以了。你还是不要知道的好。”那个人问。

    我在这一瞬间就把脸变了变。这他大爷的,什么个情况。我对这个算命的产生了严重的怀疑。

    人家那些算命的别的不说,起码也得问一下生辰八字什么的吧?她什么都没问就开始算,算完了还不告诉我。这是什么个道理?

    我在心中想了半天也没有想明白这是一个什么情况。

    “你去吧。我能告诉你的就只有八个字。有惊无险,一路小心。”那个声音说。

    “额。”我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看完了吗?”阿荼看了这边一眼。

    “完了。”那个声音说。

    “那就没什么好谈的了。我这个状态维持不了多久。”阿荼说。

    我笑了笑。她这个状态维持不了多久是个什么意思?我记得第一个说这个的就是阿荼的那种理性形态。

    不过这个时候我也在心里产生了一个很大的疑问,那就是阿荼的这三种形态之间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关系?虽然我觉得这三种形态变换是没有规律的,但是她们好像又在遵守着一个什么规则。总之对于阿荼的这三种形态我是越来越看不明白了。

    “走吧。等他什么时候醒来了,我就什么时候出来。”那个声音说。

    “好。你记住你答应过我的事情。”阿荼说。

    “嗯。”那个声音说。

    在这个时候那边的房子里又出现了一道白光。

    “走吧。”阿荼的声音又有了一个质的变化。

    并且阿荼身上的那些烟色蛛网状的东西已经褪去了。现在的她好像已经不是那个烟暗女王了。

    她的变化有些快,所以我在一时间还没有适应过来。

    “你是?”我问。

    “阿荼。”阿荼彬彬有礼的回答。

    “呼,终于不是那个魔头了。”我放松的说了一句。

    这时候我跟阿荼已经要走出那个房子的范围了。

    这个时候的阿荼应该是回复成之前那个理性的阿荼了。不得不说她这个样子才是我最喜欢的那种样子。最起码这样的人你可以放心的交流。

    虽然说萝莉型的没有攻击力,但是也不好交流啊。女王形态就更不要说了,动不动就要想办法整死我。这样提心吊胆的日子我是再也不想经历了。

    “你在想什么。”阿荼问我。

    “没有想什么啊。”我回答道。

    我刚才在心里想的东西虽然对于这个阿荼来说是积极正面的,但是谁能知道这个阿荼清醒的时候剩下的两个阿荼会不会听到一些什么。不管怎么说,只要让她们听见了,那总归是一件麻烦事。在这个时候还是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好。

    “可能是我感觉错了,对不起。”阿荼向我微微曲身的说。

    “额,别别别。没啥对不起的。”这阿荼突然转换成这种处事方式我在一时间还反应不过来。

    倒不是说我反应太慢了,而是这两个人的处事方式让我真的有些接受不过来。

    “阿荼,在那边关着的真的是一个人吗?”我问。

    “关?”阿荼疑惑的问我。

    “那边的小房子里不是关着一个人吗?”我给她指了一下。

    “也不是关,她又不是不能出门。”阿荼说。

    好了,这个时候我是认定一个事情了,他的那三种形态在一时之间是反应不过来的。说一句很科幻的话。那就是上传速度有些毛病。所以这个时候他们是不知道刚才发生的事情的。

    “她说她吃下了死咒果。”我说。

    “什么?”哪怕是这个时候的阿荼都没有想象到这一点吗?我疑惑的想。

    “没错啊,她自己说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