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百三十章 路上闲聊
    “还是躲不过。”阿荼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

    “躲不过什么?”我问。

    “我们当初一起看到的。”阿荼说。

    “啊?”

    阿荼没有说话,我在这个时候突然想到了一件事情,在之前阿荼跟那个人谈话的时候透露出来的信息。

    阿荼好像在很久之前跟“我”看到了一些什么东西。之后那个时候的“我”好像就被阿荼给捅死了?我在这个时候已经接受了这个事实。他们谈论的那个就是我的上一世吧。

    “我们看到了命运。”阿荼说。

    “这个我知道啊。”好像有很多人都见到过命运似得。虽然我没有亲眼见过,但是他们只要一讨论就给我留下了一个想象的空间。

    之前我还说命运有多神秘,现在看来命运也就是一个人罢了。

    “不,我们真的看见了命运。”阿荼说。

    “不就是那个人吗?”我疑惑的问。

    其实我这样说的话也没什么问题。因为在此之前所有人都是那样说的。

    “其实那不是命运,或者说是不完整的命运。”阿荼犹豫的说。

    “哈?”我被她的这一套说辞整得有些头晕。

    “你觉得我们的一切都是被设计好的吗?”我问。

    “设计好的?”我说。

    “就是说,我们的一切都是被人设计好的。”阿荼想了一会儿后说。

    “不太可能吧。设计,谁设计的?难不成他还知道我在这个时候会说出这样一句话不成?”我说。

    “也不是没有这个可能。”阿荼特别认真的说。

    “这就是你们所说的命运了,对吧?”我疑问道。

    “正常人理解的命运就是一种虚无缥缈的存在,不论我们为此牺牲了什么,但总之到后来我们终于证明了命运其实是一个人。如果一直这么下去的话,我们也算是有了一个目标。可是在那一天,我,还有你都看到了,那个叫做命运的家伙,她的命运其实也是被注定的。”阿荼略思索了一下后说道。

    “你是说,命运也有了自己的命运?”我问。

    “如果那天我们都没看错的话,是这样没错。”阿荼说。

    “可是为什么呢?为什么要千方百计的杀死命运?”我觉得自己又绕不出这个圈子了。

    “如果在你身上发生的所有不幸都是有人刻意安排的,你会怎么做?”阿荼问我。

    她这么一问竟然让我陷入了沉思。

    我不禁想到了我小学时考试成绩不理想被家长揍的情景,也想到了第一次有喜欢的人却不敢表达的情景。如果说这些全部都是被一个人安排的,那么这个人究竟是有多可恨?

    也或许是我的生活太平淡了吧,所以并没有什么太多让我感慨命运的事情,虽然我平时的口头禅里有辱骂命运的成份,但是那纯属我自己瞎说的。

    阿荼,在我脑海中出现的那个神秘人,还有刚才房子中出现的那个人,他们都想要杀死命运,那他们在此之前究竟是经历过一些什么呢?

    当一个人身处高位的时候他是绝对接受不了别人在自己头上作威作福的。我虽然还不确定那个古神究竟是一个怎样的地位,但是现在想来这个称号的地位绝对是属于顶尖的。所以我感觉命运这个东西的存在就是在严重的鄙视他们。他们或许能改变一些其他的事情,但是自己的头上一直悬挂着一把命运的利剑,这样的感觉又有几个人可以接受的了呢?

    “你现在的说法和之前,和之前他们说的好像有些不一样。”我想了一会儿之后说道。

    “你是说她们两个?”阿荼微笑着问我。

    “嗯。”我说。

    “她们不知道这个事情。”阿荼说。

    “额,有句话不知当问不当问。”我说。

    “问。”阿荼好像知道我要问什么,但是这个时候她还是这样说了。

    “你们三个,究竟是什么关系?”我疑惑的问。

    “我们都是阿荼。”阿荼说。

    “可你们三个人的性格好像完全不一样啊。”我说。

    “人的本性有三种,恶的是一方面,善的又是一方面。而最后一方面就是传说中的童真。这三种本性被我分离了出来,让他们轮流颠倒,所以我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每隔一段时间我还会变得控制不住自己,就好比现在这个样子,我现在这么说,你明白了吗?”阿荼给我又解释了一遍。

    “本性?分离?这怎么分离啊?”我疑惑的问。

    本性在某种程度上来说不就是一种性格吗?如果性格这个东西真的那么好控制的话,那为啥还会有人因为一时冲动去打人呢?性格这种东西我感觉自己是没有办法去分离的。

    “我的法器叫隔断。我的这些本性应该也就是他帮我分隔开了。”阿荼说。

    我愣了一下。她说这句话究竟是什么意思?

    她的法器难道说是可以分隔一切的吗?那要不为什么连所谓的本性都可以分隔开来呢?

    “法器可以分离开本性?”我问。

    “别的法器自然做不到。可是我的法器可以。你想让我帮你做一下吗?”阿荼对着我说。

    我有了明显的一愣。不行,这当然不行了。

    我自己的本性是一个什么样子我又不是不清楚。属于烂泥吧扶不上墙的那种,要是真的给我整出这样的东西我才怕我恶的哪方面整出什么可怕的事情来。

    阿荼的这种行为太可怕了,以后要远离她我觉得。

    我跟阿荼在这条由着死咒果包围的地方已经走了不知道多长时间了。

    直到我们走到了一条河边。

    我一看到这条河就想到了在宛家岗发生的事情。

    不行我对于河这个东西实在是有些处理不了。

    “我们要是想从这边过去的话,至少得需要一只船。”阿荼说,这个时候我在听到阿荼说话的时候用以及我自己的眼睛瞅了一眼。

    这面前出现的河流简直是太清澈了。

    在之前,地府不论出现什么样的变化,这边的东西都是不变的才对。

    所以当我面对这些河水的时候显得有些急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